盧亭魚人

不能求證的香港傳說 影像就是唯一的真實

攝影展「新香港傳說」

和家豪初次見面,是一場在大學舉辦的電影放映會,身上掛著兩部相機的他引起了眾人注意。大抵在2018年,社會氣氛慘淡,通常舉辦這些校內電影放映,都是一些「社運常客」前來參與討論。

電影放映後完畢,家豪在自我介紹時提到,他在菜園村事件首次以攝影介入社會運動。他怔住了,憶起當時地政拆村時,沒有被主流媒體報導的片段,當時有位婆婆剛去世,頭七未過,屋卻被地政拆了,只剩下一張遺照留在地上,「當影得愈多,見到唔公義嘅野又會愈多,同時又會想再做多啲野。」當說起這些較為沉重的事,家豪的輕聲依然很輕。他又笑言,當初「玩攝影」是為了追求一個攝影發燒友。女生追不了,自己卻愛上了攝影,一切都只是巧合。

皇室堡狐仙

再之後,家豪接續關注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的一串連土地議題,一群視藝及文字工作者組織了「新界東北Style」,他亦積極參與其中。家豪笑著瞇起了眼睛,細數著在北區坪輋的花草樹木、村民的團結。「坪輋嘅街坊最遲知道要被發展,所以佢哋一直都有好好咁種野,入到去好似世外桃源咁。」而他每天花上兩小時乘車走到坪輋村,與村民相處時找到了人與人、人與環境的連結,「香港人本身可以有好多生活的選擇,但政府的政策下,選擇變得好單一,就會問係唔係只可以咁呢?」

不能求證之事 成了新香港傳說

2019年運動爆發過後,社會有不少失落感,這對家豪來說不是第一次了。從來關心土地議題、基層議題,都經歷多年低谷,才迎來一次「小勝」。於是,他也在今年決定「扚起心肝」去籌備第一個個人展覽,以「新香港傳說」為題,為這座城市帶來出口。他拍攝了三十多幅黑白作品,展現香港出現過的都市傳說,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出作品。

作品以黑白灰階呈現,家豪希望增加作品與現實世界的距離感,留白使觀眾有更多想像。「呢兩年香港發生咗好多好唔make sense嘅事,同我哋一直認識嘅香港好唔似,例如死因無可疑呢五個字,大家都會若有所思,好似都市傳說咁。」香港有不少出名的都市傳說,如「辮子姑娘」、「高街鬼屋」、「蘭桂坊人踩人的預言」,家豪的構想是都市傳說的重點不是真假,當「故仔」流傳過,有人談論過,它就已經存在了,「係當時社會心理狀況嘅載體,反映當時嘅人有恐懼,有諷刺時弊加鹽加醋嘅野,喺歷史書都搵唔到呢啲內容。」

石龜下海

參加過「香港故事館」的社區導賞團後,家豪意識到歷史是由掌握權力的人所寫的,「去影好多都市傳說嘅建築物時,都發現掌權嘅人話拆就拆,拆咗就冇咗段歷史。」這些片斷化的民間記憶,需要被保存,「社會發生好多野,你唔可以話佢假,只係你冇辦法證明到佢係真,因為有好多野都追查唔到,報導唔到,就冇得討論落去,我想保留呢個面向嘅視角。」

匯豐銅獅都市傳說

被木箱圍封的匯豐銅獅一相被沖灑到最大,中正地放置在展館的正中央,是家豪最喜歡的作品,亦在創作時感受到世事的不謀而合。

「相傳,坐落在中環滙豐總行大門前匯豐呢一對銅獅史提芬同施迪一郁(只要有一動),就會有大災難。好似喺二戰時,日本軍隊拆過對銅獅子,但最後唔成功,要運返香港。1983年,匯豐需要重建,銅獅暫被移至皇后像廣場,當年香港便發生大股災。」

直至2020年1月1日的元旦遊行期間,示威者把紅色油漆淋上銅獅子的獅身,入黑後銅獅子亦一度起火,最後銅獅子需要維修,維修人員便找個木箱暫時圍封銅獅子。家豪認為巧合之處在於2020年1月過後便爆發了疫情,限聚令、禁飛接踵而來。

採訪期間留意到,當家豪要親自講述一次拍攝過的都市傳說背後之典故,他的表情會漸漸僵硬起來。家豪稱自己是膽小鬼,憶起影「高街鬼屋」時的一則奇怪經歷。高街鬼屋原址現時被改建為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惟當局為了保育,把其中一面牆完封不動地留在原址,與新建的社區大樓格格不入。當家豪拍攝過後,準備離開時,感到頭痛,一陣臭味撲面而來,久久不消散。之後他發現無原無故有多張廁紙揳在他的襪子內,「根本無可能揳喺襪與腳之間,我全日都只係用袋裝紙巾,邊度嚟廁紙呢」,他形象當時發現廁紙時覺個事件十分詭異。

景物消失 攝影介入保留記憶 

有繪畫經驗的家豪解釋,攝影是一種減法藝術,和繪畫不同。繪畫是由無到有的過程,攝影是減法的過程,「其實係用攝影去理解都市傳說,第一步係本身座都市傳說嘅建築物或原址要存在先,要影嘅野,先可以再去剔走啲不需要嘅部份。」

「呢個正正都係都市傳說嘅紀錄要盡快做嘅原因,因為好多與都市傳說相關嘅建築物都一一被拆卸,存在就已功德無量,因為地標一消失,老人相繼過身,就會愈來愈少人講起呢個都市傳說,影得到相關物築物或地標已經好好。」

15十月(十月 15)10:0028十一月(十一月 28)22:00「新香港傳說」New Hong Kong Legends香港國際攝影節衛星展覽 之一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