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撇除演員的身份,王宗堯也是一個香港人。(Desmond Chan 攝)

 

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他曾到龍和道的佔領現場。 (網上圖片)

 

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共鳴來自共同的經歷、共同的回憶,這一幕是屬於香港人的。(劇照由發行商Golden Scene提供)

 

不飲鴛鴦的王宗堯 做對的事演香港人的戲
問他是否愛飲鴛鴦,原來他平時都不怎飲咖啡。電影中,他覺得最美味又最想吃的是用大米米漿做的 pig intestine (豬腸粉)。(劇照由發行商Golden Scene提供)

 

時間要回到 2019年 五月,王宗堯收到短片《鴛鴦》的劇本 — 一位經濟科中學老師 John 在學校Tuckshop的自動售賣機前,與第一天上班的英語老師Ruth「邂逅」。他替她挑了鴛鴦,還為她蹲下接住掉下來的罐,說是怕有聲音,其他老師會以為是學生。他當時是在飲紙包檸檬茶。

 

記者  陳零

攝影  Desmond Chan

 

遇過最好的人

《鴛鴦》是獨立電影《夜香.鴛鴦.深水埗》的四之一,由梁銘佳和太太Kate Reilly 共同執導。短片以香港地道美食穿梭,夾雜男女眼神來回笑意曖昧,本來可以看成很純粹的愛情片。

王宗堯,本來也可以是很純粹的香港演員。他於2003年入行,後到台灣發展,2006年參演鄭有傑執導的《一年之初》,演員名單包括出爐金馬影帝莫子儀、金鐘視后柯佳嬿、亞太影展影后張榕容等,現在都是目前台灣獨當一面的演員。

回港後,他參演 《喜愛夜蒲》系列、《一路向西》,曾跟導演彭浩翔、王晶合作,到過內地拍劇,經已故導演錢國偉介紹,加入過TVB綜藝節目組。

時間回到 2014年12 月,王宗堯在金鐘龍和道出現。當年的雨傘運動,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抗爭運動之一。同期,他參演的香港電視網絡 (港視) 劇集 《選戰》剛播出,劇中飾演的張癸龍,是特首參選人的競選團隊主任。後接另一齣 《導火新聞線》,他出演突發記者輝爺。

 

命運共同體

在外國,知名演員表達對社會的關心,對政治、對選舉的投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的確是。Leonardo DiCaprio 早於1998年成立個人名義的基金,關注瀕臨絕種野生動物,拍片呼籲美國人投票選總統,上屆美國總統選舉亦聯同Robert De Niro 為競逐總統的Hillary Clinton 站台、抨擊總統 Donald Trump 對氣候暖化的取態。

王宗堯也提到,曾主演《心跳 500 天》(500 Days of Summer)、《潛行兇間》(Inception)的美國演員 Joseph Gordon-Levitt,近日製作短片《不眠香港》 (Hong Kong Never Sleeps),展示反送中運動的片段。「除了名利,演員關心社會,對社會有想法、有控訴,想透過作品表達自己的聲音,是很平常的。」今天的他,是從前點滴的總和。

 

「陳水扁 (競選總統)時,一起 (遊) 行過,香港就反國教 (2012年) 開始,之後 HKTV (港視) 無牌發,接連發生許多不公義的事。」

 

他認為,個人抱持的價值,影響所選擇的作品,而作品則呈現個人的世界觀:「好多事是自然發生的。如果我每年等拍賀歲片,我是不會行出來 (參與公民運動)的,因為個世界根本沒有這個元素。」他說,目前最喜歡的角色是《選戰》的張癸龍。
自2014年,他就被內地封殺。事實上,當年曾支持雨傘運動的藝人 —— 黃耀明、何韻詩、杜汶澤等等,都先後給內地封殺。這是本地藝人的哀歌,王宗堯跟他們是命運共同體,其後的作品,寥寥可數。

 

去年在另一次訪問,王宗堯提到,這幾年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所做的都代表了自己:「首先要相信自己所相信,然後選擇想做的,那怕是正面或反面的角色,都希望是可以喚醒觀眾的作品。」他說要make the right choice,選擇喜歡的演出。

浪漫的金鐘

《鴛鴦》是他喜歡的劇本,有他想表達的信息。他以標準英國英語口音演出,多少反映他的教育背景 —— 在傳統名校英華中學畢業,後到英國讀大學。他多次公開表示感謝當日的美術老師葉太的教導:「她是一位很好的老師,教我們art appreciation 與社會關係,將我們的道德價值觀shape up (建立)。」他也提過父親曾送他到台灣工作,讓他明白藝術工作者應有的社會責任:「與《一年之初》的演員一起做 workshop ,他們是學院派,對演員態度、責任,看得很重要,也教了我許多做人道理。」

 

《鴛鴦》是穿梭香港的吃吃吃 —  飲鴛鴦,吃西多,但最動情、動人,是在金鐘KFC 那段漫不經意 — Ruth 問John 怎麼帶她到那店吃炸雞,他答:「不一樣的,因為這一間是全世界最浪漫的 KFC。」

後來收集了觀眾的「民意」,大家都說時近黃昏,John站在天橋,望著夏慤道那幕,是最喜歡、最鼻酸的。王宗堯則說:「相信經歷過2014年的,都應該明白劇本的含意。」留白,往往引發最多胡思亂想,也最浪漫。

 

 

立法會案被改控暴動罪

過去一年多,王宗堯就如許多香港人一樣,參與反送中運動,表達公民對政府、對公義的訴求。

 

時間回到 2020年六月九日,王宗堯由原來被控於去年七月一日「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改控在立法會大樓與其他人士參與暴動,最高刑期亦由監禁3個月,變為監禁10年。他審慎、精簡地說,沒有罪,不會認罪。

 

即使漫長的審訊,是無比折騰。

 

他坦言,情緒曾走進幽谷,在人前大哭,那與他本身含蓄、內斂的性格,有極大的反差。「有好多因素的,進行審訊、運動後創傷,加上疫情,令自己的狀態跌到一個位,會質疑怎樣再為大家帶來任何娛樂,還有甚麼 (電影、劇集) 值得拍,值得有開心的理由嗎?那與表演事業相違背。」
他亦跟去多香港人一樣,對未來沒有了幻想:

 

「太多未知數,以前可以有三年、五年後計劃,現在連一個禮拜、一個月後,也想像不了。」

 

現實雖殘酷,但他還是有想法,有計劃的,只是心態變得隨遇而安。

今天的香港,是正常還是荒謬,只剩下問號和感嘆號。

報道記者

  • 香港大學英文系畢業,曾在主流媒體當文字記者,無甚作為,後到中文大學修讀音樂,依舊無作為,現為獨立記者。

Go to top
回上一頁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 /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