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太當日被控「刑事恐嚇」,翌日提堂。(和你報圖片)

土木工程署落刀 落馬洲大陸式強拆 :
無交出收地圖則 無視石棉瓦之毒 村民未取祖先骨灰甕照拆

【北部都會區】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特別提到「北部都會區」的計劃,把落馬洲、新田及古洞一帶發展成港深創新及科技園。計劃宣布一個月後,被納入創新科技發展的落馬洲河套地區,土木工程署立即操刀率先強拆落馬洲下灣村。

是次清拆行動並沒有向居民交出圖則,交待清拆範圍,亦沒有張貼中文收地公告,整個清拆行動由土木工程拓展署主導。清拆過程中,土木工程拓展署竟無視石棉瓦的危險,漠視地政人員的建議強行清拆,最後連給村民時間回祖屋收拾神主牌、骨灰甕的機會也沒有。村民形容突如其來的「大陸式強拆」,到目前連發展的地圖也沒有看過。《誌》到下灣村現場了解收村的來龍去脈。

記者在收地的第二天到場採訪,有警車在村口戒備。走進村內可見有十多名外籍保安員駐守民居出入口。記者欲上前了解時,曾遭到不知明人士出言阻撓,問「你邊度㗎?呢到新田,你唔係住呢到,入嚟搞屎棍」,記者曾入村靠近了解,即有大漢惡言相向。收地日子愈近,氣氛漸趨緊張。

莫太當日被控「刑事恐嚇」,翌日提堂。(和你報圖片)

莫生一家五代落戶落馬洲下灣村100年,三年前收到地政消息將會收地,多年間政府曾提出不同的方案,包括移動收地的範圍,免去拆除莫氏一家的物業。在一年多前,政府部門曾親口向村民承諾,協助保留及鞏固剩餘的房子,讓他們繼續居住,並讓他們在村內放置兩個貨櫃房,供放置雜物。

政府部門卻在收地前 兩天(10月16日)突然反口,表示「做唔到」承諾,並派員在周四(10月28日)強拆祖屋、營運中的飯堂。莫生的子女向記者表示,「係一次一次嘅絕望,今次唔會係最後一次。佢今次咁樣收得我哋,下次可以係其他嘅村。」

家正是未來「科技園」門口

莫生一家早於百前落戶落馬洲下灣村這個邊境地區。百年前,莫生的媽媽在下灣村開士多,供過境人士購買乾糧。其後,下灣村發展成雜姓村。在母親去世後,莫生繼承了土地,並在這十萬多呎土地上興建了數間房子供一家十三口居住;又興建了一家飯堂,供附近地盤工人進餐,家後亦有一塊蕉林,種滿蕉樹和荔枝樹。

根據去年十一月立法會文件,莫氏一家隣近「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下稱:科技園)的用地,他的家正是「科技園」的入口。(見圖)紫色位置將會是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所在地;藍色粗框的將會是河套區外圍的跨越河曲行車橋,而事主的居所就是所標著的粉紅色範圍,在發展計劃中被列為河套區B區,將會是「科技園」的入口。

圖片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第一批次發展、 河套地區第一期主體工程之圖則,工商事務委員曾在2020年11月17日就文件作出討論。粉紅色範圍是事主住所,最新的發展圖被劃為「科技園」的入口。

莫氏的土納入發展的計劃,可追溯至2007年。政府在2007年的施政報告中初次指出,發展落馬洲河套地區,指香港政府將與深圳市政府緊密合作,充分利用河套地區的土地資源,滿足兩地的長遠發展需要,並加強港深兩地在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策略位置。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曾在去年十一月十七日提交文件,構思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發展藍圖。

根據2015年的《落馬洲河套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的政府網站,下灣村被納入河套區B區。至2020年工商事務委員會的文件上,就列明下灣村的範圍將會用作興建跨越河曲行車橋。而莫生現時居住的位置相信會建議行車橋的橋墩。

政府部門出爾反爾 從未交出最終發展圖則

莫生在三年前得悉,政府要發展河套區,被告知下灣村是河套區的入口,有地政職員到場通知將有收地行動,惟當時該職員未有說清楚會進行人口凍結調查。當時,莫生與地政署、土木工程拓展署西拓展處、新田區議員文美桂及不同持份者開過不少會議。

當局曾向他表示,不會把他們整塊土地用作發展,可幫他們保留半間房子,並會在村口一塊非發展空地上放置兩個貨櫃房,以供放置雜物。莫生兒子氣憤地細訴政府部門在過程中多次「畀假希望」,「佢哋去到(今年)10月16日,先到我哋講『做唔到』(上述方案),原因都冇。」莫生女兒補充,「我哋本身都傾向相信部門會做到個方案,因為牽涉我哋一戶人,地方唔大,部門喺九月仲貼住啲紙喺我哋飯堂,話會有善後方案,鞏固返我哋間屋。」

因半間房子遭拆毀,莫生只能睡在雜物房的鐵架上。

政府部門原訂在10月18日再次收地,但當日未見任何職員出現。莫生一家還預計政府會按一貫的收地程序,例如再次張貼公告,由地政接洽等,怎料地政卻於本周四(28日)在毫無通知下,帶同200多名職員到場收地,用吊車拆毀祖屋,又被圍封了半間屋。現時,莫生一家只剩下一間睡房、廚房及洗手間的範圍可自由進出。收地的第一天,莫太被指涉恐嚇工作人員,令人受驚,被警方以「刑事恐嚇」罪即日拘捕,今早(30日)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遭到拘留一天後獲准保釋。

莫生的住所有一半被圍封,目前只有另一半範圍可以出入。

當記者問及莫生有否收到政府部門的發展圖則時,莫生兒子無奈地表示,被土木工程拓展署的王姓工程師一拖再拖,新田區議員文美桂亦得悉此事,

「我追咗佢哋一年,一張圖則都無見過。講緊要拆我屋企,我都要知你發展到邊個位㗎?但冇囉,乜都冇。所以之前(部門)話研究可以移過少少發展,就唔影響我哋,原來全部都係想氹我哋落嗒。」

目前,莫氏一家只剩下半間房子可暫住。

莫生兒子的居所昨日早上(29日)在未得到通知情況下被拆,其屋頂為石棉瓦,環保署到場叫停工程。莫生兒子已不被批准進行其居所範圍,須由工作人員幫助執拾物品。


土木工程人員無視石棉瓦危害健康 環保署到場叫停

記者在收地的第二天到場採訪,看到他們所營運的飯堂已成頹垣敗瓦,地上亦有一堆已破爛的石棉瓦片。莫生兒子表示,地政署今早在無通知下,派員到場把他的房子拆毀,他表示,地政職員早知屋頂是石棉瓦(註1),須由環保署採樣化驗後才能動工,否則會有可能吸入極微細的石棉纖維,危害健康。莫生的兒子表示,「我已經叫停咗佢哋唔好拆,要等環保署化驗,28天內有結果,大佬我哋仲住緊喺度。」最終,環保署人員到場,叫停工程。不過,莫生兒子已不被批准進行其居所範圍,須由工作人員幫助執拾物品;而他的寵物犬隻被安置到鐵籠及雜物房內。

莫家的祖屋一大部份已被拆卸,現場可以當中有屋頂連接屋頂的橫樑部份留在瓦礫堆中。莫氏一家的神主牌和祖先骨灰龕仍留在旁邊的房子當中,工作人員現時不准他們進入現場,否則是肆闖政府地盤範圍。

大陸化強拆 家人未能取回骨灰甕

莫生的女兒補充,土木工程拓展署職員第一天到場拆卸祖屋時,只給他們十分鐘執拾神主牌。她亦向在場負責的楊姓工程師稱,「80年代屋個頂係石棉瓦,唔好拆住,要睇睇先。」惟她憶述基建副組長楊女士向在場廿名員工指示「唔理佢哋喇,五點前要搞掂,照拆」,不消一瞬間,飯堂和祖屋都被拆毀了。而他們祖先的神主牌、骨灰甕仍在已被圍封的祖屋內;飯堂的所有煮食器具都未能趕及運走。

因收地期間所有會議都在平日的下午展開,大部份文重要文件都以英語列明,莫生女兒諳熟英文,遂在兩年前辭去工作,為的就是不希望被部門欺騙,「所以貼喺村入面嘅收地文件都係英文,你貼俾邊個睇呀?老人家絕對唔會睇得明。」

多次被不知明人士叫「出嚟傾下偈」 被人凌晨上門騷擾

到訪莫生剩餘的半間屋時,不難發現屋外有不少被剪斷電線的閉路電視,莫生解釋,最近一年家人不斷被人滋擾,包括有不同不知明人士連續多晚駕車到場拍門著「x你老母,阿鳳(莫太)出嚟傾下喇」。莫生兒子向記者展示閉路電視片段,清楚顯示四、五名不明人士在拍門不果後,即時用手機通訊軟件向莫太發送粗言穢語錄音。莫生一家指被恐嚇到麻木了,

「因為我住呢度,我知好多嘢。不過,如果我哋講出嚟,我哋唔止係受害者,我哋會變做死者。」

目前,相關政府部門開出條件,莫大的兒子和女兒分別以一人公屋單位作為賠償方案;部門亦就擁有商業登記的飯堂賠出五十多萬。不過,莫太、莫生及其母因曾經購買居屋,故不獲任何賠償,現時亦未知當局有否最新安排。

莫生兒子早上眼見工作人員清拆他的居所時,不禁紅了眼眶:「佢哋俾咁多希望我哋,我哋原本都諗住可以住喺度,變細咗都無所謂,但而家被迫走,養咗八年嘅呢五隻狗狗又可以點呢?」

落馬洲河套地區的發展計劃是由規劃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負責,今年四月,林鄭月娥及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聯同土木工程拓展署、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蕭赤虹到河套地區視察,而根據莫氏的描述,今次整個收地行動均由規劃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負責。

(註一) 80年代的舊式村屋上蓋均常以石棉瓦片建造,石棉瓦片須由專門人士妥善處理,避免在過程中釋出極微細、浮游於空氣的有毒石棉纖維。因此,除非經註冊石棉顧問證明物料不含石棉,否則,為安全起見,理應採取謹慎態度,將所有可疑物料視為含石棉物料處理。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