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發茶餐廳裝修兩個月重開。

四十年老店合發茶餐廳翻新 拆下歷史壁畫重開

旺角有大誌

隨港區國安法於2020年七月一日落實後,座落旺角鬧市的合發茶餐廳,店內有記錄着香港這兩年社會運動的人和事的大壁畫,隨着捉摸不到的「紅線」,老闆選擇拆卸壁畫,藉此進行內部大維修,以便重整旗鼓再繼續營業。


老闆Eric 本身是一名室內設計師,因緣際會,接手存活於旺角舊區有40年已久的「合發茶餐廳」。Eric 說原意想發展多另一門生意,選擇飲食業因「食」是人的基本需要,而茶餐廳這檔次是普羅大眾最能負擔得起。這行生意只是會存在「賺多與少」的問題,相對其他行業比較穩陣,而他初心選擇經營地點是以市區為主,至於元朗、天水圍、屯門等距離太遠的地點則不作考慮。

店內掛有撐住香港的標語。

一切在心中


於2018年年初,剛巧合發茶餐廳老闆娘退休,這一切乎合Eric 想要的條件。他隨即頂手「合發茶餐廳」。Eric頂手餐廳之後,沒想過半年後竟發生了一場將香港翻天覆地的社會運動。當時一些畫面令Eric為之動容,便將其記錄在餐廳的鏡面牆身。鏡面上有於生離死別的一雙情侣、揮舞旗幟的年青人、有手牽手的學生、有吉祥物⋯⋯他將這一切溶入餐廳的鏡面作畫。

國安法公布後,他迫於無奈地親手抹掉幾隻有機會「犯法」的字眼,心情也只有一片無奈。「原來區區幾隻字,這個國家已容不下,可以控告你顛覆國家?但是為了在這裡繼續生活,這種政治狀態下也不需要作無謂的堅持。」Eric向記者說道。直至 2021年的九月,他決定是時候需要拆卸扔掉鏡畫,問及是否感到可惜,他說「見仁見智」。他認為,它曾存在過就可以了,很多東西都可以係有記念價值,卻不一定要實物保留,所有盡在心中。

昔日插畫已一一抹去。

冀求不要推倒舊區


合發茶餐廳這次翻新代表歷史的落幕。某天,Eric與熟客閒談,稱合發上手店主已做了二十年,再加上他也頂手做了近四年,殊不知熟客卻說自己已有40歲,但幾歲大時,其父親已經常常帶他到合發茶餐廳吃什扒餐,在熟客眼中這餐廳容貌一點也沒有變過,合指一算合發茶餐廳已四十多年歷史。雖然如此,這裡是否應該保育?可惜它沒有外國某些建築物的歌德式裝潢、沒有家傳互曉的歷史故事,也沒有所謂「傳統本土文化」。

廟街美都餐廳擁圓身建築外牆,內有紙皮石地板及柱位,傳統入榫木製家具,二樓一列綠色鐵窗等,但是,合發茶餐廳就只剩下給予人們殘舊而失去懷舊之美。

況且,它的新裝修會加入清新簡潔的裝潢,亦留了一邊牆身請畫家設計新的畫作,內容也是圍繞這兩年香港所發生的事情。被問到會否擔心因新裝潢引起麻煩,Eric只表示不想擔心太多,如果香港人事事都懼怕政府政權的打壓、連講幾句說話都會被捕的話,生活在這裡已經沒有意思。簡單而言,他認為每個香港人應該擁有基本個人自由,他不會刻意寫上不法字眼强行抵觸法律,去挑戰政權,但會盡量表達自己想表達的訊息。

「合發茶餐廳」雖然處身於旺角廣東道近朗豪坊,雖位於地標之旁,但在旺角屬比較舊的區域。Eric本身不是居住在旺角區,所以對這區沒有舊街坊的特別情懷及强烈的歸屬感。最後,Eric 盼望旺角不要變化太多,不希望政府以重建旺角為名强拆舊樓。每個城市除了豪宅區也應該有供市民消遣的地方。對香港還有沒有信心?可說是無。且看一或二年,這裡會變成什麼的模樣。

後記

經過差不多兩個月的裝修工程,於十一月三日合發茶餐廳重開營運。「新」合發帶有清新簡潔的裝潢。天花的蛋殼形似的吊燈,看似向牆上大形壁畫互相呼應出光明及希望感覺。而插畫是由插畫師阿塗操筆,人群互相幫助爬上山,阿塗與老鷹坐在山頂帶着眼淚遙看遠方的城市。

新插畫由阿塗操刀,寄喻「黑夜縱黑,終會破曉」。

援引《孤星淚》對白:

悲慘之世,焰猶不絕。黑夜再黑,終有終結,黎明將至。

“For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

there is a flame that never dies.

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Les Misérables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