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民主抗爭 緬甸新生代談冷靜與熱情之間

二月民主抗爭 緬甸新生代談冷靜與熱情之間
二月一日緬甸政變已超過兩個星期,緬甸全國出現示威遊行,軍政府多次在凌晨截斷網絡,國內謠言不止。示威的十九歲少女Mya Thwate Thwate Khaing 中是實彈?還是橡膠子彈?十五日凌晨北部克欽邦的城市密支那(Myitkyina)開了真槍?中國一日兩架飛機飛到緬甸,緬甸網民質疑「難道又運Sea Food(海鮮)?」「緬人皮膚哪有這樣白?」,中國軍人是否已混入緬甸軍隊? 每次復網之後,緬甸情報一片混亂,國內國外唯一可以核實的斷網期間用手機的影像,全球緬甸人在網絡彼此互傳,證實當時發生的時地人。在台北的緬甸華僑Thomas Chan 接受《誌》訪問指出,他所知的、未確實的訊息比刊登的新聞還要多,但他們守住「一條線」:「上一輩經常跟我們說,要從1988年汲取經驗,和平非暴力,不要上土匪政權的當。」在槍桿子的政權下,新一代有《We shall not surrender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的革命激昂,也有他們的冷靜。

跟1988年一樣的事

二月十四日晚上,緬甸火頭處處,突然斷網絡八小時,眾說紛云,有說縱火事件是釋放出來的重犯所為,但事實卻無從核實。上周,緬甸軍政府釋放2萬名重犯,他們是曾經搶劫、強姦、毒犯等重犯,在民主已降臨的時代,我們聽起來令人毛骨棘然的事,但27歲的Thomas Chan 表示在1988年  「8888民主運動」之前,軍政府已用這一招,釋放重犯四處犯事,挑起民眾怨憤,破壞昂山素姫全國和平遊行示威運動的氣氛。

 

 

「父母經常跟我們說1988年的事,軍政府向毒犯毒針,使他們失了常性,有些在頸邊打,有些要他們吸毒,緬甸國內現在有共識,我們只要抓,不行私刑,看看犯人身體有沒有針孔,特別是頸部。我們千萬不要對他們用暴力,他們是被灌了毒而已,失了常性。」

 

 

記者追問Thomas Chan 下去:政府就是迫你們用暴力呀,你們可以忍耐?

 

「1988年,軍政府就是用重犯惹怒了群眾,以暴易暴,他們最後用槍,數千人犧牲了。」Thomas Chan 謹記上一輩的教誨,學習緬甸歷史,對於四處搗亂的事件,先查證犯人身份,再忍耐,勿用私刑,亦要Factcheck訊息,不流傳假消息。 二月十四至十五日,一連兩天,晚上也有由中國昆明飛往昂光的航班,惹來緬甸人在網上瘋傳:「又來運Seafood(海鮮)!?」他們諷刺中方說謊,實際不知運什麼軍事用品或軍人來緬甸。另外,在示威多張現場圖片拍攝到軍人的皮膚白晳,緬甸百思不得其解,「緬甸人的頗膚沒有這樣白的,而且你跟他說緬甸話,他們都在迴避」。言之鑿鑿的流言、疑惑不斷,未求證的事紛紛攘攘,《誌》記者接觸的海外僑民,他們手機中流傳的訊息是「中方介入」,周二網絡的用字已升溫到「中國入侵」。

 

Thomas Chan 認為中國必須要解釋清楚,的確緬甸多個種族,不會有白皮膚的人,但他強調「要小心分析,軍政府利用反中情緒不是第一次了。」

1962年防軍總參謀長奈溫發動政變,開展近半個世紀的的軍方統治,在經濟上兼行「緬甸的社會主義」,排除外資。1967年煽動緬甸人反中情緒,策動了一場反華排華的暴力運動。

Thomas 慎重的說:「這次要很小心,好好核實資料,昆明來仰光的飛機是真的,中方需要解釋。」

 

一些不為國外人不知曉的消息,諸如軍人混入警察消息,Thomas 說這些消息他倒是相信。Thomas 收到當地的消息,部分警察是站在民眾一邊,他們縱使不加入隊伍,也不會開真槍,因此他相信部分軍人已混入警察隊伍,向示威者施以暴力鎮壓。

 

 

緬甸謠言不止的社會運動,Thomas Chan 指要冷靜核實資訊。
謠言不止的社會運動,Thomas Chan 指要冷靜核實資訊。

跟1988年不一樣的事

「2021跟1988年完全不同,新一代感受到沒路可退,上一輩不想走回頭路,緬族以外的種族也支持這場運動,連一直政治冷感的華僑與藝人也站出來⋯⋯,這是前所未有的」,這種「大團結」可以從零碎的新聞及影像印證。緬甸不同區分的警察高舉三只手指,表示支持民主;曾經公布軍政府的斷網命令的挪威電信(Telenor) 提前公開預告軍政府下令截斷網絡;在緬甸佔七成市場日本麒麟啤酒公司宣布放棄緬甸市場,震驚日本市場⋯⋯。

 

不知不覺間,1988年的抗爭歌曲《We shall not surrender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其抗爭靈魂遊走到不同階層、年代、種族及地域,Thomas 深信緬甸人今次不緬甸人不會退縮。

 

二月十四日軍政府突然立法,示威有可能重囚二十年,緬甸人怕嗎?

 

Thomas 說:「緬甸人叫他們做土匪政權,土匪立的法,我們不會守,軍政府在國際上已進退兩難,我們抗爭的人並沒有少,總是是少了,也是準備打持久戰。首先,公務員罷工起來,還有⋯⋯。」訪問台灣緬甸華僑、日本僑民,像 Thomas 新一代緬甸人從國內的「不合作運動」到海外的「國際戰線」,有全盤的考量,最重要的是他們共同連結的不止是痛苦,是革命的歷史。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