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島淪陷 坪洲居民勸港人珍惜寧靜小島

  1. 「別人恐懼時貪婪」街招提字經紀 分析樓市不死傳說
  2. 疫情下蝸居的哀歌—迫遷、無口罩、收入大減
  3. 復課無期:小六生Yuki獨自填滿紀念冊的回憶
  4. 全球疫情蔓延時 外傭少主心相連
  5. 香港要惜土:復耕農放下鋤頭了Dirty Team
  6. 靜聽維港海浪的藥房老闆:內地客如 「恐龍絕跡」
  7. 政府架空議會 沙田素人區議員:香港根本談不上一個『贏』字
  8. 本地菜需求增 農夫周思中:「希望讓香港泥土越種越靚」
  9. 媽媽新主意 縫紉布口罩給女兒擺檔
  10. 本地鮮菜直送大坑井字街 「靜月」逆境中經營社區健康
  11. $2.5一個土炮「黃罩」 正式投產 黃色經濟圈擴至輕工業
  12. Be Water 的禁酒令 斜槓酒吧老闆一片迷茫
  13. 駿洋邨素食餐廳 等不到黎明
  14. 導師不忘「初心」還兒童愉快的童年 而特首不知道Playgroup是什麼
  15. 疫情下限聚 線上的基督徒生活
  16. K歌小巴踏著「灰色軌跡」 司機高歌自勉
  17. 難以呼吸的現場 記者脫「罩」之日何日來
  18. 離島淪陷 坪洲居民勸港人珍惜寧靜小島
  19. 外遊卡滯銷 檔主「逆風」賣本地卡求存
  20. 小學老師變身口罩採購員 危難中平常心面對
  21.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22. 此君堯不同彼君堯 黃店Youtuber:光復香港之前先光復自己名字
  23. 港人情緒響警號 斜槓社工用靜觀迎接「第二場」疫症
  24.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舞台劇演員在最壞的時代消毒小巴 
  25. 邊爐家族一度火燒連環船  火鍋黃店老闆外賣自救實錄
  26. 太子雷生春隔籬有間青花亭 建築美食融薈中西做好本土客
  27.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Ren住在坪洲五年,回想搬離市中心,其中一個原因是想脫離海量的消費訊息。(陳汝輝攝)

封關政策之下,連續四日的復活節假期,香港人旅行的心癮難當,紛紛湧至郊區避疫,令一眾離島居民卻無法安心。周一是長假期最後一日,記者乘船到坪洲探訪島民Ren Wan,甫登島便瞧見離島獨有的手寫直幡告示牌迎賓,粉橙色底黑色毛筆字寫上坪洲鄉委會的「溫馨提示」,呼籲遊客及居民在島上須戴上口罩,但不少人一登島便除罩相見,懶理告示,街坊長者卻在附近曬太陽。 採訪:尤金 攝影:陳汝輝 「明明醫生專家都呼籲減少外出,但這幾天大家好像全忘記了。其實當有一百個人來避世,這裏還能避世嗎?」坪洲居民Ren說,島上好多老人家居住,而長者自覺不會出島所以無須戴口罩,故有遊客不戴口罩,令她尤其擔心老人健康,「其實坪洲不是郊外,這裏有很多居民,遊人卻好似意識不到這件事⋯⋯,我只覺得他們同理心不夠。」而手指山和北灣是口罩垃圾重災區。 隨住Ren 沿坪洲僅有的大街走,有店舖和民居外都貼有告示,呼籲人戴口罩和保持安靜,但仍有遊客不戴口罩,在別人家門前興奮拍照,偷拍民居,甚至出手亂摸人家的樹,她有時亦會出聲勸人戴回口罩,「真的很吵,我們好似變了『動物奇觀』(任人參觀)」,她無奈道。

坪洲鬧搶厠紙荒

要數到坪洲的物資「淪陷」,是疫情初期二月中。當時全港陷入廁紙荒、盲搶米,有市區人到坪洲的超市搶廁紙,山長水遠來搶廁紙的人手機不離手,捧着廁紙在碼頭打卡,一邊開Live公告天下;亦有人一個人搬了六條廁紙上船。「因為坪洲的貨本身需要山長水遠搬來,讓坪洲人購買,而且坪洲好多老人家住,他們就只在島上購物,所以會影響他們的生活。」Ren說,幸好搶購潮沒持續太久,超市來得及補貨。

坪洲手指山上好似沒有「限聚令」這回事,遊人除罩相見打卡。(陳汝輝攝)

爬過長斜路,遠離人潮,終於來到Ren所住的村屋,廳堂外是一片半放任打理的花園,桑子樹剛熟透,落滿一地暗紫,園內種有檸檬樹、薄荷葉,一叢到手香荗密得足以躲進三個人,還有吃剩發了芽的蒜頭、菠蘿頭正長出枝葉,從花園能眺望海和藍天。「我明白市區人心態,放假好想看到青山綠水,我以前也是市區人,但當你喜歡這地方的靜,沒理由去破壞它的靜吧?」

午飯要先給地盤工吃

Ren 本身是一位的自由工作者,關注環保議題,是主張交換代替購買的換物平台「執嘢」發起人之一。五年前,她由大坑搬來坪洲,「當時想減少引誘,脫離消費訊息」,相比起銅鑼灣到處巨型廣告牌,甚至比起長洲、南丫島等離島,坪洲簡直是「乜都冇」,但她正喜歡這裏的店舖僅能應付基本生活需要,甚少餐廳會開晚市,沒有BB,遊客幾乎黃昏時間便走光,「這裏沒有賣時裝的店,有也只有賣沙灘褲、印有泰國大象圖案的那種燈籠腳,坪洲人連穿的拖鞋款式來來去去都是那一兩款,可能因為大家都是從同一間家品店購買」,她笑道。

黃昏時間,近百名乘客一同乘船離開,準備回中環。

不過住在坪洲五年,近年搬到島上的人漸漸增多,「以往坐船可以隔一個位坐,現在下班時間真的會坐滿,甚至上不到船」。疫症之下,她慶幸自己多數留家工作,盡可能都不外出,最大影響的是島上唯一廚餘回收服務為配合政府防疫政策,自二月初暫停,家中廚餘無法處理,唯有自己研究方法消耗。不過她同時發現了島上小店可愛之處,有茶餐廳張貼告示,在午餐時間優先讓工人吃餐,「因為遊客增多,但附近上班的地盤工人只有一小時午飯,我們讓他們先吃沒所謂,餐廳這樣做很Sweet!」

島上設有離島獨有的手寫告示牌,呼籲人須戴口罩,但成效不大。
延伸閱讀
走進農田 十六場農場導賞疫下解方
Previous Story

難以呼吸的現場 記者脫「罩」之日何日來

Next Story

外遊卡滯銷 檔主「逆風」賣本地卡求存

Latest from 地方社區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