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內戰】如果流血是宿命 他和他的仰光故事 —Z世代共構理想聯邦國


聯合國大會6月18日通過決議案,呼籲成員國「阻止武器流入緬甸」,譴責緬甸軍事政變,促緬甸軍政府承認去年11月的大選結果,釋放包括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等所有政治拘留者。軍政府領袖敏昂上周出發往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出席舉行的莫斯科國際安全會議。

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稱,緬甸在1999年至2018年期間從俄羅斯購買了價值15億美元的軍事裝備,武器進口總額佔其武器進口總額的39%。

有評論指出,俄羅斯在敏昂四天訪問期間,並沒有以國家元首的全部外交傳統禮儀接待,認為此舉是可以冷落緬甸軍方,但亦有評論指俄羅斯正向巨額購買軍事裝備的緬甸軍政府保持友好關係,藉此讓西方國家感到不到,也向中國表示俄羅斯不止中國一個盟友。根據緬甸獨立媒體(Myanmar Now)報道,組織「緬甸正義」(Justice for Myanmar) 稱,自政變以來,在印度的一家軍火製造商巴拉特電子有限公司,向緬甸軍方提供了至少七批用於海岸監視的軍備。

紐約時報報道,軍方在上周在曼德勒襲擊一座武裝平民藏身的建築物,繼而爆發槍戰。這是軍方和武裝平民首次在主要城市地區發生衝突。雙方矛盾繼續升溫,有緬甸的媒體報導由軍政府任命的一名管理員在曼德勒小鎮的一個市場附近被暗殺。

緬甸漸漸遠離國際視野的同時,國內進入內戰邊緣,《誌》訪問在國內的Z世代,如果流血是緬甸的宿命,他們想建構一個怎樣的國家?

軍統時代 捉市民返工

2021年2月1日緬甸政變,至今超過800名同胞命喪於軍政府槍下,縱然國際新聞片段有時播出15秒「一切如常」的市面情況,緬甸人依然過着每個驚慄的晚上。新冠病毒沒有毒得過人心,緬甸流血六十年,戰爭從沒有離開過,Song和Hein 仰光兩個世代屏息靜氣迎接每一天⋯⋯。

Song躲在朋友的家𥚃,躺在梳化滑手機看社交平台,轉發緬甸示威的最新消息,緬甸境內已無手機數據網絡,若不是朋友的家有固網,他根本不能上網看新聞。Song已經在朋友家躲藏了半個月,若不是相信這個朋友,調查過這個社區的連結,他是不敢貿然躲在這裡,如果沒有重要的事,他是不會外出的。23歲的Song與緬甸的Z世代一樣,在一夜之間長大了。這陣子,有一個念頭經常在他的腦內浮現,「年長的人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們也是,但我們比他們清楚如何走過這條路。」

「呯呯呯呯呯——」窗外傳來敲打鐵罐的聲音,從二月政變開始,每到晚上八時,附近鄰居都會用木棍敲響鐵罐,這是緬甸小孩的睡前故事,傳說有惡鬼攻擊村莊,村民一同用棍子敲響家中的容器,希望驅趕惡鬼,讓村莊回復和平。

Hein在家使勁地敲打鐵罐,除了這個,其實他都已經沒甚麼好做了。二月時,政變剛開始,快將32歲的他每天與港人太太Zoe上街示威,晚上就在居住的社區當街坊巡邏隊,保護參與不合作運動的政府及銀行職員,(在緬甸,政府和銀行職員都罷工,不上班,嘗試癱瘓軍政府運作)。

每晚,警車都會駛到參與不合作運動職員的家門前,將他們帶走,強逼他們上班。Hein每當看到警車駛近,便會通知罷工職員,讓他們躲起來。有時,警察人數不多,晚間巡邏隊會合力趕走警察。到後來,警車進入社區時,後面總會跟著幾輛軍車,不論警察還是軍人都拿著槍械。有些時候,軍人和警察會向平民開槍,完全沒有先兆和理由。Hein在社交平台看到,軍人和警察在找罷工職員時,會捉拿同村百多人,更甚者會血洗社區。

Z世代有流血的準備,他們都不想回到軍統的年代。有

實彈社區戰

晚間巡邏隊越來越難當,仰光社區網絡過份緊密,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仰光的小社區總會有一些茶店、賣檳榔和香煙的小商店和小販,整天都有人在街上流連傾談,這群人對社區瑣碎事暸如指掌,誰搬進來,誰搬走了,他們都知道。有次Zoe遺漏了三輪車,街坊去叫Hein把港人老婆三輪車推走。Zoe感到很奇怪,他們倆從沒告訴其他人他們是夫妻關係。

示威初期,仰光街頭都是路障,軍政府利用仰光緊密的社會連結,使出「人民對人民」這招。

軍隊和警察翹起雙手,命令街上的平民把路障移走,恐嚇他們若路障再次出現,便會向所有人開槍。

鄰里開始互相監察,誰都不想惹來殺生之禍。就像幾天前,Hein從家中望出窗外,看到八個男生試著用車胎做路障,不到五分鐘,一輛警察豬籠車便到達現場,幸好八個男生都逃脫了。

有市民在街頭印上三指,寄託自由的願望。

15美元盾牌 擋不了恐懼

Song按下Share鍵,將緬甸示威的英文報導轉發出去。Song有幾個香港朋友,2019年的時候,Song會幫忙轉發香港的反修例示威新聞,讓社交平台的朋友看到香港的事態發展。現在,大家都同坐一條船,香港朋友不斷替Song轉發緬甸的示威新聞。最初的時候,Song只是在現場畫畫塗鴉,寫寫標語,怎想到之後會成為前線「巴打」?

每次出門前,Song都十分害怕,但最後都深呼吸一口氣踏出家門。有一次,Song在仰光三橋區PaDonMar Street差點被抓到。那天,示威者和警察對峙了好一陣子,警察突然快速向前推進,他身邊的伙伴嚇得丟下盾牌便逃。盾牌是金屬造的,是鋼還是甚麼金屬,Song搞不清楚,只知道這個盾牌價值15美元,雖不能抵擋實彈,但抵擋橡膠子彈還是綽綽有餘,棄掉的話實在太可惜了。

他上前拾起盾牌,這時,他感覺到背後的汗衫被人揪著,警察已抓住他了。Song大吃一驚,本能反應地將盾牌猛力向後揮,撞向警察臉上。盾牌反彈跌在地上,警察吃痛放手,徐即又想撲前抓Song,這次Song不顧地上盾牌價值多少,放開腿便跑,幸好盾牌發揮了作用,警察錯腳踏上,摔了一跤,才沒有追到Song。

事情已過了一個月,Song偶然想起警察滑倒的樣子,都會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還是是抹一把冷汗。之後的每次示威,Song和朋友都出席了。雖然同齡的朋友都不喜歡參與政治,但他們總說是為公義而戰,不想不公義的事情在緬甸發生,即使要冒著生命危險。

民不畏死

Song想,在前線示威中死去,大不了是一槍便過去,相比起死亡,獨裁政治下,沒有靈魂的生活比死亡更加可怕。若他死了,他的精神和意志會由其他示威者和他的爸爸繼承下去。他的爸爸是緬甸社運人士,二月的幾場示威之後,軍政府開始找社運人士算賬,他的爸爸也在四處躲避軍政府的追捕。他躲藏的地方完全沒有網絡,每隔幾天,Song才會收到爸爸報平安的電話。至於他的同伴,有些已經到了緬甸郊區,加入了反政府的少數民族軍隊。Song不想到郊區參軍,他覺得應該要有人在省市如仰光、曼德勒抗爭。

窗外敲鐵聲逐漸減退,今晚也有不少人和應一起敲鐵罐,Hein知道他的同伴還在,大家驅趕惡鬼的意志還在,便放下木棍和鐵罐,回房間哄五歲兒子入睡。自2014年從美國回緬甸,至今已經第七年。昂山素姬在2012年當選緬甸下議院議員,緬甸民主現曙光,大量資金和投資者湧入緬甸。Hein深知緬甸還不算是真正的民主自由,軍人還有一定的影響力,這是很脆弱的民主。但Hein跟其他回歸緬甸的有志青年一樣,看到了民主的希望,很想為緬甸貢獻。

Hein的港人妻子Zoe常常陪Hein一起去示威,喊口號時,Zoe總是最大聲的一個,Zoe又會和Hein一起買一些食物飲料,分發給其他示威者。當同行示威者知道香港人也參與示威時,都會感到很高興,覺得外國人也一同抗爭,內心很溫暖。有些示威者也聽說過香港2019年的反修例示威,認為大家目標一致,現今緬甸背後的Big Boss也是中國政府。

今天,Hein在手機社交平台看到仰光市內發生了兩場示威,分別以鞋和紅色掌印為主題,紀念這場革命被捕及死去同伴。近來的示威轉型得越來越快,快得Hein開始跟不上,組織者短時間內通知時間地點和主題,快閃示威,以免被拘捕。活動完成後,拍照上載到社交媒體。有些示威只有十人,但仍然會繼續,緬甸示威者害怕國際社會遺忘緬甸。革命不斷遭到血腥鎮壓,緬甸平民手無寸鐵,Hein希望國際社會盡快救助他們,無論是聯合國的國家保護責任的行動(R2P)還是美國派遣軍隊,他都希望國際社會解救緬甸的水深火熱。

時至今日,Hein知道前線抗爭的話,他跑得不快,怕會拖同伴的後腿。相對於Z世代身處科技日新月異,資訊爆炸的手機年代,Hein認為緬甸Y世代生於「慢」的年代,在傳統教育學習,思想成熟,做事周全,但有時難免思前想後,他慶幸他沒有脫節,Hein能理解Z世代勇武衝動,超過七百緬甸同胞被殺,軍政府已經超越了緬甸人民的底線,Z世代不可能會退讓。反而一些經歷過1988的X世代始終反對以暴易暴,認為得勝一方最終都會獨裁者,和平抗爭才是正道。

我們的烏托邦 — 聯邦國

Song近來沒去上班,還在大學修讀心理學的他之前申請停學一年,到國際非牟利組織實習,他在該組織當聯絡和報告主任,這是他夢想的工作。緬甸是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63%的人口是緬人,國內的少數民族多年來與緬人發生了不少衝突,Song希望投身政治調解緬甸國內多元種族之間的問題。雖然他很尊重爸爸對社運的熱誠,但他還是認為投身政治,用人道的方法去建立長久的聯邦制度,才能讓緬甸發展民主。

不過,他知道軍政府不會讓這些事情發生,否則便難以控制整個國家。

多年來,軍政府都是用「拉一派打一派」的方式去離間國內不同民族。Song居住的仰光沒有炮火,沒有戰爭,他可以安心上學,只要不問世事,便會有安定的生活,有向上流動的機會,還可以使用互聯網。不過,互聯網的防火牆使他難以搜尋到其他少數民族的資訊。緬甸分為七個省(Region)及七個邦(State),仰光和曼德勒這些大省,基本是跟少數民族居住的邦鮮有往來。

Song想,如果國際社會真的擔心緬甸爆發內戰的話,緬甸已戰火連連超過六十年,不過主要是政府軍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在邦內開戰,未有影響在城市內圈養的平民。Song預計即將來臨的內戰,將會跟以往不太一樣,不只是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對抗軍政府,而是全國人民對抗軍政府。Song不隨他的朋友參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就是希望留在仰光等待全面開戰。

然而,一些長輩告訴他,昂山素姬多年以來都堅持非暴力抗爭,大家應該追隨這種和平的價值。Song跟其他Z世代一樣,從小聽著昂山素姬的故事長大,Song也非常崇拜昂山素姬。但戰爭不是Z世代的目標,聯邦民主制度才是。若有一天推翻緬甸軍政權,Song希望重新認識緬甸國內少數民族,聯邦民主制度建立的政府應該認同少數民族的貢獻,讓少數民族參政,讓所有人說出自己的夢想,團結國內所有民族。

軍政府最害怕的是各個民族團結起來,以往,軍政府都以大多數人利益的名義去鎮壓少數民族政敵。羅興亞人信奉回教,多年不獲緬甸政府承認為緬甸國內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沒有公民身份,沒有法律權利,一旦與其他種族與宗教發生衝突,完全沒有法律保障。2017若開邦的羅興亞人種族清洗,Song認為昂山素姬明顯犯了過錯,她錯在於認為軍政府可以協商,她錯在於認為民主發展比聯邦制度重要,犧牲了羅興亞人。

家眷先撤?港府對緬甸依然黃色警告級別

今早,Hein旅居英國的表姐提議他,將太太Zoe和兒子先送到香港,不要留在這麼危險的地方。Zoe搜尋了一下資料,告訴Hein回港的雙人機票竟然索價五千美元,還要在廣州轉機及隔離,現時,從緬甸坐飛機到美國才二千美元,很多國家領事館已經在做撤僑的工作,包機讓國人回國,香港政府至今仍沒有甚麼幫助港人離開緬甸的計劃。天呀,這是甚麼已發展地區的政府?緬甸已到了如斯地步也才是黃色旅遊級別?

Hein看著已熟睡的兒子,心裡有點不捨。雖然年過三十,不及Z世代年青人跑得快,但他還是想留在緬甸直至勝利的一天,看看這場革命有甚麼用得著自己的地方。Hein知道自己的英文不錯,昨天,朋友介紹他跟一個香港記者通電話,說說緬甸的情況。Hein心想,或者繼續留下來當一個倖存者來說說緬甸的故事,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合適的崗位。

Song在梳化上鋪好被鋪準備睡覺,他移除社交平台的應用程式,把手機內的敏感訊息逐一刪除,這是他近來每晚睡前的習慣。這陣子,仰光很平靜,但氣氛很緊張,街道上佈滿警察搜查平民的手機,發現可疑之處便抓走審問。這幾天,Song都在跟不同朋友聯絡,交換消息,他在準備一些事情,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事情,他已做好了犧牲的心理準備。 如果問他是否喜歡戰爭,他一定會回答,不是,他不喜歡戰爭,但若戰爭是唯一的解決辦法,便悲壯地迎接它吧。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