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景關注組成員大多由婦人組織,Rita、芬姐、黃太(左至右)。(黃雅文攝)

富景花園業主立案法團為削減保安人手 強推智慧型保安系統
關注組:返到屋企都要畀人監管

法團之亂

誌 HK FEATURE 專題報道 |

業主立案法團亂象


去年十月,小西灣富景花園準備在業主大會中聘用新保安公司,最後進源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中標,其標書內註明了業主「可考慮選擇轉用智慧型保安系統」。惟法團在去年十一月底跳過諮詢,無視業主的選擇權,強推「智慧型保安系統」,當中的選項有「人面識別系統」,惹來多名業主不滿。

有業主憶述法團主席面對街坊質疑時,將「唔滿意咪簽夠5%(業主聯署)開會囉」掛在口邊,無視居民訴求。數名業主成立「富景關注組」,跟進「人面識別系統」入屋苑的議題,並在最近呼籲業主在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一)到社區會堂參加業主大會,反對法團濫用程序。

因業主不滿法團推行智慧型保安系統,現時裝置上的鏡頭上有黑色膠紙封貼著。(黃雅文攝)

法團跳過諮詢 要求業主一星期內「三揀一」

去年十月,富景花園現屆法團宣布召開業主大會,當中議程包括選取保安服務合約承辦商。

其中,中標的進源保安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進源)有一項「增值服務」,註明「可考慮選擇半年後轉用智慧型保安系統,轉用後,保安人手由45人減至37人,每月服務費由$1,038,055減至$998,655,每月節省$39,400。」但附件中並沒有任何有關「智慧型保安系統」的詳細資料。 

法團在今年一月底發出通告,要求業主於一星期內,在智能卡、鎖匙扣和人面識別(面部及指模)之間三選一。業主黃太落戶富景花園26年,她指,「一開始同法團都可以溝通,我一直有聯絡主席,佢都有話會再諮詢業主先睇下會唔會推行。但去到一月,法團再出通告要我哋三揀一,就知根本冇得傾。 」五月下旬,法團於各大樓正門安裝好所有「智能保安系統」的裝置,事情勢在必行。

有業主認為,現時的閉路電視已足夠。

黃太續補充因為氣憤而成立「富景關注組」,「業主大會通過當晚,全場業主都已起哄,當晚留到凌晨12點先散。第二朝我見到主席,已經叫佢要認真再諮詢業主,先好簽約。」她指法團一直描述保安公司是免費提供「智慧型保安系統」,但原來推行「智慧型保安系統」後,「進源」會減少八名夜更保安人手。黃太感到十分不滿的是法團一意孤行的作風,而且多次向業主隱瞞事實。「其實唔係免費,係你減咗保安人手,畀少咗人工,先加返個我哋唔想要嘅智能保安系統,其實仲幫公司慳咗錢。」黃太道。最後進源更改條款,指在推行智慧型保安系統後只會減省三名保安人員。

投票後多出兩個票箱 法團圖閉門點票

黃太憶述,今年七月十六日,因「富景關注組」收取了多於5%的業主聯署,要求法團召開會議,討論有關應否先拆除「智慧型保安系統」。會議當日在投票區本應只有一個票箱,但完會後,業主發現多出兩個茶色的票箱。惟當時在場業主希望點票。

在擾攘一輪後,管理公司安排法團成員到法團辦事處內進行閉門點票,因業主不滿上述安排,故法團主席當晚宣布流會。事後,法團主席稱,已諮詢鍾沛林律師行,法律意見指當日主席屬口誤,理應是「延會」而不是「流會」,遂宣布延至十一月二十二日(明天)晚上六時續會。而民政署代表當晚沒有出席,關注組成員事後詢問才得知當晚民政署沒有受現屆法團的邀請旁聽會議。

不過,法律意見補充了一點,指因明天的會議是延會,故不會再收取新的授權書。關注組伍先生補充,他們翻查《建築物條例》及諮詢民政署意見,均沒有提到延期的會議不能收取新的授權書。伍生提出業主大會投票前,一貫做法會說明場內一共有多少個票箱及其放置的位置,惟當晚法團跳過了這個步驟,已令不少業主起哄,更遑論要進行閉門點票。

會議定於工作日下午六時 指延會規定不能再收取新授權票

現屆法團將延期會議日期定在星期一的晚上六時,選擇的地點為社區會堂,在疫情下最多只能容納300人。「其實唔再收新授權票係好唔公平,特別係聽日個月係set喺6點,未放得切工,再加上社區會堂可以容納嘅人數又少。」關注組成員芬姐及Rita提到,民政署職員曾到訪屋苑,指屋苑範圍內的籃球場及周邊的公共空間均適合召開會議。她們指,民政署曾發信給現屆法團,指社區會堂不適合作為業主大會的場地。民政署職員曾到訪屋苑,指籃球場及周邊的公共空間均適合召開會議。

伍生對開會場地深感不滿,說:「事實係成個package都唔公平,佢哋會話社區會堂得三個時間可以預約,所以要6點開會好似係理所當然咁。但背後嘅問題係點解要用社區會堂,唔用彈性下大嘅籃球場呢?」他不滿法團舉動更加業主參與的成本。「對於多唔多人嚟參與會議,唔係樂唔樂觀嘅問題,係公唔公平嘅問題。」

邨內出現流言,若業主簽署了聯署要求開會討論「智慧型保安系統」,就不能再繼續使用屋苑智能卡。

他眼見通知延會後,街坊議論紛紛,曾收集500多名業主簽名,要求法團處理相關不公安排,但法團一如以往,不為所動,「當你生病了,醫生說你沒有得醫,你都會再拎過second opinion,睇下有冇得醫,唔會只係聽一個法律意見走天下,根本用嚟做擋箭牌。」

關注組成員溫生曾參與第一屆法團委員,他提醒各個關注組成員,其實在屋苑法團未成立前,所有有關屋苑的大會都在籃球場進行,唯獨今次是例外。

保安恫嚇街坊 簽咗聯署要收返你張匙卡

對於法團強推「智慧型保安系統」,Rita則指在更換新保安公司後,屋苑內的閉路電視多達百多個,「停車場範圍我都明,咁點解返到屋企都要監管出入先?其實屋苑唔需要去到呢個地步。」

黃太亦理解其他業主的想法,「呢幾年大家對人面識別都會比較敏感,街坊都會覺得有安全問題,會牽涉私隱問題。保安公司話會將資料放喺保安室,有認知的街坊話未必安全。要相與時並進,拍住戶卡都可以喇。」

而關注組成員伍生最反感的是法團在推行是,表露出不尊重業主意見的決策過程。他又提到,有不少街坊向他們投訴,指有保安聯絡一些參與聯署、要求召開會議的業主,表示若業主簽署了聯署要求開會討論「智慧型保安系統」,就不能再繼續使用屋苑智能卡。伍生不明所以,「聯署係要求開會,同用唔用個保安系統係冇無關係,個業主開會都可以投反對拆除保安系統㗎嘛!」

富景成立關注組,反映居民的聲音。

關注組成員僅一人參選 望有更多有心人長期備戰

關注組黃太就此議題嘗試聯絡法團足足一年之久,但在跟進的後期,就更難接觸法團。而法團沒有電郵,業主需要寫信,親身交到管理處,法團及保理公司才會定期處理,「講緊管理委員會講緊兩個月先開一次,我哋去交信去管理處,佢哋都遲過拒收。一個業主有需要求助的情況,要靠本身識佢地就可能搵到。會址長期無人。」

明天的會議,除了討論應否拆除「智慧型保安系統」外,還有法團的換屆選舉。在訪問當中發言最多的黃太坦言,關注組由家庭主婦作為班底,沒有特別專業人士,成立初衷是不滿法團做法,如在將來遇到同樣有心的業主,不排除籌組班底挑戰現屆法團。伍生指,因「智慧型保安系統」一事,聽到愈來愈多居民反映對法團的不滿。不久將來,富景花園同樣要面臨大維修的事宜,亦可見現屆法團的主要班底都會再參選,相信願意在將來籌備參選的人及支持踢走現屆法團的人大有人在。

繼續閱讀專題系列

<< 踢走建制法團 山景新氣象成員全數當選 街坊:未見過山景咁多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