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王逸戰在手臂紋了「赤子」和「不二」二字。

拼命用眼神報平安 賢學思政戰友:只想人月兩圓


今天早上,我收到消息,賢學思政的三位要上庭。早上,雨下又放晴,這樣循環了好幾次。旁聽的公眾隊伍中依舊有人猜想可否保釋,後來有人說都一切結果都是預設,「可以保釋的機會比中六合彩還要低」,他們這樣討論了好幾次。

昨天到被指控的「聚腳點」採訪,她們看著被毀掉的門鎖,表現得不知所措,笑說「又要破產」,還隱約可以強顏歡笑。今早她眼睛又紅又腫,想必昨晚是漫長的黑夜。這個「BOSS」沒法再親口吩咐他們做些什麼,唯有對外說:「或許這便是時代給我們的歷練,願我們都能豁達地活下去,一起面對恐懼、挑戰恐懼、戰勝恐懼。」另一個在組織內經常負責搞氣氛的大男孩願望比較簡單,只希望中秋可以和朋友團聚吃一餐飯。

王逸戰身穿一件藍、白紅的T恤,手持着被捕時穿的黑色外套,陳积森穿了一件肉色的T恤和綠色的風衣;朱慧盈亦身穿了一件綠色外套,綁了一條馬尾。三人看上去疲態盡現。

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賢學思政曾叫市民不裝安心出行,又儲備物資,在獄中招攬跟隨者。(《誌》資料圖片)

背後坐了一堆「戰友」在他們三人步出犯人欄的時候,就已經泣不成聲。這次相見彷如隔世,他們三人向旁聽席一看,拼了命用眼神說話,眨眼也點頭。

認識王逸戰以來,他總是一個很保護身邊人和朋友的人,自己在鏡頭前暢所欲言,但密友和家人都甚少提及,再三提醒記者留意別把鏡頭對準父母和女友。他常說自己的事要自己負責,不要連累家人。這次,王逸戰沒有避嫌,定睛往家人方向看,又再點點頭示意,讓弟弟們都可以好好和他打招呼。 他時而看天又時而低頭,看不清楚他是否掉淚了,但被問及是否明白控罪,他失去了在街頭宣講的氣魄,很細聲地回答,聲線細得連法庭書記也要再次確認他的回答。 

律政司代表站起來說要反對保釋,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陳詞和討論。法官蘇文隆宣布保釋被拒,他們三人表現得十分平靜。旁聽席有一陣嘆氣聲,有人少細聲地罵了一幾句髒話,有人淚水乾了不久又繼續流淚。

散庭了,朱慧盈第一個離開,就連表情都看不清楚,陳积森把握機會望向旁聽席,王逸戰舉手舉手揮別,大叫「撐住」。坐滿半個法庭的千禧後,就拼了大叫「出嚟食飯屌」「記住食飯啊屌」。這些都是給好友最後的囑咐,整個法庭彷如回到他們的會議和派對,大家打打鬧鬧,誰都聽不清楚是誰在發言。然而,這次摻雜着的不再是笑聲,而是哭聲。

在法庭外站了十五分鐘,哭聲還沒有停下,他們互相擁抱,有互相禱告,有的漫無目的在外徘徊,不知所措。律政司代表走出法庭,他們就破口大罵,就算被喝止也不怕,誓要為朋友爭回一口氣。 他們哭到連站也站不穩。 

先放下情緒,為要送囚車,他們早早在法院大樓外準備,遇上警方的警告,散了又聚,退了又退。他們一見到囚車駛出之後就拼命追趕,囚車在紅燈前停下,就把臉龐貼上去,聲淚俱下地大叫,為要讓朋友都看見自己。一個街口又一個街口,他們都沒有停下來,記者在後面追著,警察也追趕,最後都沒有人追到他們,只聽見他們一邊大叫一邊追, 喊叫聲在幾條接到外不段迴盪。

 數架囚車駛出後,這樣也的事情也發生了好幾次,直至天又黑了。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