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騮王分析,野豬習慣了食人類的食物,食髓之味才到城區尋找人類的食物。(野豬關注組提供)

政府重啟殺豬政策 數千隻野豬突變「害豬」 最接近野豬的「鄰居」這樣說

本月初,一名輔警在北角追捕野豬時被咬傷,影片瘋傳。漁護署瞬即宣布,開始定期捕捉並人道毁滅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更考慮恢復已廢除了兩年的野豬狩獵隊,市民批評政府在動物人道政策上完全是開倒車。公眾正醞釀討論,政府已急不及待向外展現強勢姿態。在本月十七日早早向傳媒放風,漁護署與警方在野豬黑點區(見圖)深灣道以食物誘捕七隻野豬後,即場人道毀滅,七隻野豬相繼倒地。在媒體的鏡頭下,七百萬香港人目睹一次深灣道殺豬事件。

政府主動出擊上山殺豬,事件惹來公眾不滿,連一向不多發言的藝人也炮轟此做法不人道。特首林鄭月娥以「市民安全」為由贊成捕殺,行會召集人陳智思更將市區野豬問題升級至公眾衛生問題。全港1800至3300隻野豬突然變成政府的人民公敵,一旦走到城市,政府擺出殺無赦的態度。政府公布在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油麻地貨物起卸區及薄扶林道一油站殺兩頭野豬。

《誌》記者重返北角寶馬山訪問街坊,了解北角野豬的情況,並向「最接近野豬的人們」—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元朗農夫及持牌餵飼馬騮的馬騮王請教,探討近年野豬的習性和在市區出沒情況。對於野豬傷人的數據,記者尋根究柢,從政府的文件發現漁護署根本沒有追蹤全港野豬,沒有全盤的統計數字,避孕政策剛開始了四年,截至2020年傷人數字下降的趨勢,署方亦指出要針對黑點持續落實避孕政策。是次野豬傷人事件曝光後,署方又推翻之前避孕政策有效的說法,重啟殺豬的方案。

香港野豬在市區是否常見?牠們曾經傷害了誰?政府如何選擇性「讀出」他們統計的數字?野豬沒有話說,待最接近他們的人類說出他們的情況。

據漁護署統計,香港有約3千隻野豬,牠們的命運將如何?(野豬關注組提供)

北角難見野豬蹤影 街坊:野豬只為覓食翻倒垃圾桶

野豬成為新聞焦點,源於一名輔警在北角被野豬所傷的影片曝光,網上紛紛攘攘。根據漁護署提供的數字,南區及西環才是野豬的黑點,野豬誤闖北角的情況是否普遍?

《誌》記者在本月多次重返北角寶馬山一帶,在案發現場附近、落戶三十多年的車房職員指他未曾在看過有野豬走到馬路,「畢竟馬路車多,行人路人多,牠們也只是搵食而已」,故野豬翻倒垃圾桶的情況偶有發生。車房職員指,街坊有見及此,都已把私人地方的垃圾桶收起,免得野豬誤闖民居,認為人道毀滅本未免太小題大做。

記者在下午及黃昏時份曾到訪寶馬山天后廟道、雲景道及樹仁大學一帶,居民附近均未有發現野豬蹤影,而近山邊的位置,可見有鐵絲網從底被撬鬆的痕跡,亦有寶馬山居民曾看過野豬在接駁山徑的樓梯位置出現。(黃雅文攝)

那為何野豬又會走到市區呢?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Roni指出,野豬在市區出現是因為有人餵飼,或有垃圾桶吸引他們在市區逗留。另外,人們大興土木也是原因之一,「入侵了牠們的棲息地,見到牠們的機會自然大了」。Roni說,一般在市區的野豬是不怕人的,相反,在野外的野豬多數怕人,聽到少少聲都會走,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被挑釁。

Roni憶述自己初次見到野豬的經歷,「野豬未出現在狩獵隊的視線範圍前是很悠然的,牠搖搖條尾頂走隻花貓示意貓離開。以前未見到野豬時,也會覺得牠們兇惡。那是2013年,覺得流貓原來可完全與野豬和平共處,改變了印象」。

農夫:農田野豬增 殺野豬不能正本清源

在新界西耕作的農夫周思中觀察到,這兩年的野豬出現的次數有增長,野豬亦曾多次跑進農地偷吃及踐踏農作物,令不少農作物失收,農夫們亦在這一兩年間耗資購買圍板,圍著農地範圍。不過,他認為是次漁護署對市區的野豬下「格殺令」並不能正本清源。

「我不會特別憎恨野豬,所以農夫們現時都是選擇買坑鐵板圍起自己的農地,而不是要野豬死。我們應該了解的是香港這個城市可容納多少野豬數量,牠們增加的原因為何?走到市區覓食的原因是因為多人餵飼,還是失去棲息地?牠們的習慣有否轉變?負責調查種種問題的本應是政府部門。」

周思中指,曾有農夫被野豬的獠牙刺穿過大腿,當時是因為野豬走到農地範圍,被多隻狗隻追趕途中,為了引開野狗注意,轉而攻擊比野狗溫和的人類,「野豬的習性是當受到威脅會選擇攻擊眼前最脆弱的物種,牠受到威脅發動攻擊,是野生生物的習性。但這是野豬攻擊事件一旦發生在市民身上而不是警察身上,政府就不聞不問。」

亦正因為此,他更不解漁護署近日提出要在城市誘捕野豬的原因,亦不明為何提出的是人道毀滅,「政府此舉令市民厭惡,是因為部門常常把問題二分化。在未了解野生動物的生態結構之前,就不能提出有效應對問題的方案。所提出的方法根本無法回答大家心中的問題:野豬影響到人類生活的哪一個部份,是行山人士?農夫?還是市區居民?」

南區
中西區
大埔區
西貢區
灣仔區

而Roni 認為,政府將野豬塑造成極兇惡的動物,說野豬會主動攻擊人,這是不公平的,「牠們不會毫無理由主動政擊人⋯⋯總有些原因的,只是我們不理解動物的語言,就覺得牠們是會主動攻擊你」。Roni解釋,「恰當的說法是為何牠們會想去保護自己,可能我們踏入了牠們的家、牠有小孩、牠受傷、我們動作太大,令牠會驚嚇甚至可能會衝撞過來」。

北角發生野豬傷輔警事件,政府開始向野豬採鐵腕政策,重啟人道毁滅的做法。(網上擷圖)

政府在十一月不論漁護署、特首、行會,口徑一致,單靠避孕控制不了野豬繁殖數字,而且有傷人的傾向。漁護署署長梁肇輝在二十一日接受傳媒查問時指,指野豬一年可以生兩胎,一年最多可以生十八胎,「理論上我們是可以加大力度去做這個絕育計劃,但根據我們的評估,無論我們如何加強行動都遠遠追不上牠們的繁殖速度,再加上我們看到有些黑點,其實風險已經相當之高,有些黑點有很多野豬,部分多達四、五十隻,較少的也有十多隻⋯⋯,大家知道有些雄性的、有毛在後面的(野豬)體型龐大,就算牠不攻擊人,只要牠橫衝直撞,特別是撞倒小孩子及老人家,後果不堪設想。」

六月立會文件:「預期野豬的滋擾個案將會逐漸減少」

記者翻查立法會文件,漁護署在2021年六月有一份文件 [《實施野豬管理計劃的進展情況》],當中講述漁護署在2017年底,開始嘗試以捕捉及避孕和搬遷(野豬)計劃處理野豬的滋擾問題,並於2019年至2020年度逐步將計劃恆常化,「搬遷行動能即時緩解野豬造成的滋擾」。根據文件,注射避孕疫苗後,91%的野豬未有再次懷孕的跡象。此外,漁護署表示,他們在全港一百多個地點放置了二百多個新設計的廢屑箱和垃圾桶以預防野生動物滋擾。同時,漁護署亦指,他們會加強執法,定期在禁止餵飼野生動物的地點巡邏,如發現有人違例餵飼野生動物及有足夠證據,便會提出檢控。不過在文件當中,漁護署亦指出他們將繼續觀察這些措施的成效。

野豬滋擾黑點

過去四年各區野豬滋擾黑點有關數字及漁護署就黑點處理個案進展圖表

在同一份文件,漁護署也發佈了2011年至2020年野豬設訴或報告數目。投訴的數目由2011年的225宗升至2019年的1184宗,不過在2020年,即實施了「避孕和搬遷(野豬)」政策後,數目稍為下降至1002宗,六月的文件未見2021年的數據。漁護署亦在文件表示,「已解決或暫時解決約60%的野豬滋擾黑點的滋擾問題,並正跟進餘下黑點」、「部分措施(例如避孕疫苗)於中長期階段會逐步顯現其成效」以及「預期野豬的滋擾個案將會逐漸減少」。

野豬關注組幹事Roni表示,香港廢除了狩獵隊,在人道政策跨了一大步,為何今日開倒車。

野豬關注組幹事Roni指出,香港全球是第一個城市去用避孕和絕育來處理野豬問題,儘量減少野豬殺生,「在2017年至2021年間,是動物權益進步好大的事,特別是對野豬, 因為不再需打打殺殺,用一些文明、和平、大家接受的方法看待野豬」。Roni表示,在2019年時,野豬狩獵隊亦被取締,取締狩獵隊也是關注組的訴求之一。Roni解釋成立關注組的原因,「(我看見)狩獵隊拿麵包去引野豬再用真槍去射牠們。我再做調查,投訴人說野豬吃了先人墳墓前的生果同咬親小朋友,但求證時沒有發現有人被野豬咬過⋯⋯我覺得不公義,為何吃了先人的生果就置豬於死地⋯⋯所以成立了關注組」。

Roni補充,全港本來有兩支野豬狩獵隊,大埔狩獵隊和西貢狩獵隊,但因市民尊重動物的意識提高了,加上團體的反對,加上一些絕育避孕的方案都湊效,所以去到2019年,被署方立令停止了他們的運作。

漁護署朝令夕改? 關注組:推行人道毀滅方案有跡可尋

不過,在漁護署說避孕和絕育等措施將會有成效的五個月後,以及在野豬襲警一事後,於十一月十二日,漁護署公布將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及把捕獲的野豬人道毀滅,又指可能會重啟狩獵隊,以減少野豬數目及野豬滋擾。政府在同日的新聞公報引述漁護署發言人指出,縱使署方已作出各種措施,但野豬繼續在市區個別地點聚集及覓食,造成嚴重滋擾。

同時,漁護署表示「近年野豬傷人個案已有上升趨勢」,在過去十年共錄得36宗野豬傷人個案,而且當中超過八成(30宗)是於2018至2021年間發生。翻查另一份同樣是今年六月的 [立法會文件] ,野豬傷人報告由2016年的2宗升至2019年的9宗,但在2020年時跌到3宗,文件亦形容,野豬投訴或報告「已由 2016 年至 2019 年間每年上升的趨勢,轉為 2020 年稍為有所回落」。文件當時未有提及2021年的數據。 但是,漁護署助理署長(自然護理)陳堅峰則在十一月十五日於港台節目《千禧年代》指,2021年首十個月已有11宗野豬傷人報告。

不少野豬在路上休息,並沒有傷人。根據署長最近公布的數字,截至10月,野豬傷人的數字升至11宗。(野豬關注組提供)

Roni透露,漁護署的「殺豬」做法不是無跡可尋,「在九月時,因為實在有太多人餵野豬,令牠們走來市區,結果9月時漁護處有提議會不會用一些人道毀滅的方案處死一些經常落市區的野豬或具攻擊性的野豬」。

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在本月十八日在《千禧年代》推翻署方替野豬避孕有效的說法,陳在節目指漁護署於2017年底推出野豬捕捉及避孕/搬遷計劃不太有效,因絕育速度追不上繁殖數目。Roni認為,「計劃為何不太有效?政府最好問自己。數量上,漁護署幫了10%,為何沒有效,是因為政府不肯放資源在動物的調查上面,香港有好多野豬出現的熱點,增加資源推避孕絕育計劃之外,可增加人員去巡查和教育,政府有沒有投放多點資源呢」。

野豬走入城市 人類才是源頭?

馬騮山上有不少野豬與猴子共同生活,現年72歲的蔡慶熊是漁護署認可合法餵猴人。他上山見到他的「老朋友」馬騮,還有與馬騮共存的野豬。蔡生指,因漁護署知道他已餵飼猴子幾十年,了解不同猴子的習性,故過往需要上山統計猴子數目時,部門職員便會聯絡他,而近年則交由海洋公園處理統計猴子數目。

被問到野豬在馬騮山的生活情況時,蔡生指,以他理解及觀察,未見有漁護署人員上山統計野豬數目,「不像馬騮般,未曾見有職員到場追蹤野豬。」他表示,通常市民到馬騮山都是為了觀賞及餵飼猴子,而野豬就靠猴子吃剩的食物維生,亦會像猴子一樣,當沒有食物時,便走到山下覓食,「牠們都要生存,要找食物。」蔡生指,市民多以麵包餵飼猴子,故猴子及野豬經餵飼過後,開始習慣人類吃的食物,他們才會到城市尋找人類的食物,蔡生估計他們為了生存,才會進入城市翻倒垃圾桶找食物。 

而環保團體「環保觸角」在本月十八日翻查由2005年至2020年的航空照片,發現近年南區深灣道野豬走到市區,有機會是因為附近的地區發展工程破壞野豬棲息地所致。「環保觸角」在Facebook上載的圖片可以,南區的綠化地帶及郊野的範圍不斷減少。為何南區是香港野豬黑點,看來過度開發也是原因之一。

野豬出沒或滋擾案數

2016-2020年間 漁護署接獲有關野豬的投訴個案及傷人報告數目

環保觸覺FB圖片

About the author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