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說作家文善:一起來解香港的謎 在偵查小說尋找的公義?

當現實尋找不到公義,或要在虛構的世界才見到朦朧的希冀。主張邏輯批判能力的推理小說,可以成為港人的新出口嗎?推理小說之於社會,又有甚麼意義?

 2019至2021年陳浩基、譚劍、文善、莫理斯、黑貓C、望日和冒業每年推出一本香港推理小說合集,名為《偵探冰室》,內容由反修例事件到今年封區「清零」政策都散落在不同的故事。我們在書中品味每個偵查小說的「香港味」,有時有點預言意味,有些情節讓讀者大快人心,也叫人反省運動後的思想形態。其實,在一眾作者之中,文善是90年代移民的一份子,她在加拿大想出香港地道的故事。

推理小說作家文善七月推出新作《不白之冤》,故事講述只有16歲的香港女生阿雪隨家人移民到加拿大一個小鎮後,涉殺害同校的加藉白人少年,被判處終身監禁。16年後,當地一個電視台以此案為題材,訪問鎮上的人、重新審視當年的法庭程序;死者弟弟格蘭亦在網上補充資料,時而反駁電視台的證據。書中以這兩條線索舖陳,讓讀者推敲這「冤案」中誰是真兇。

文善亦早於15歲那年隨家人移民到加拿大,年齡與書中主角阿雪相彷,讀著會好奇書中到底有幾多是文善自身的個人經歷。但文善的成長經歷,卻並非如此晦暗。她坦言,加入「 移民」、「調查報道」等元素,只是為了勾起讀者的興趣,初衷只是寫出「能夠欺騙讀者」的有趣推理小說。

現時我們閱讀,是否一定要讀到有共鳴的書,才能算得上「好睇」?

文善希望香港接觸更多香港的偵查小說。

當一個新移民找一個新祖國 

文善在90年代的移民潮,隨家人移民加拿大,那年她15歲。訪問文善當日,香港時間早上十時,港隊泳手何詩蓓剛奪得奧運銀牌。文善也有看,但這場賽事讓她扼腕不已,加拿大選手屈居第三。比起港隊,她坦承更支持加拿大。「始終人生大部份時間都在加拿大讀書、工作,個距離會近啲。」電腦屏幕各自顯出太陽日光與房燈的光差,映出香港與加拿大兩地的距離。

她自言是幸運的人,在香港也是讀英文中學,讀書方面沒太大不適應,而生活更是非常「OK」:「我移民時撞正移民潮,很多香港人,第一日返學已成班⋯⋯我住的地方較多華人聚居,只要有車是不成問題。20多年前不成問題,現在更不成(問顯),(近年)不同的是要講多些普通話。」加上當時加拿大的中學有課程讓母語不是英語的學生去上課,學校也會帶學生到不同地方認識國家。畢業後,她在當地從事資產估值的工作,接觸主流人,漸漸融入,「慢慢你就會join佢哋做咩,就會適應那種生活。一定不是100%,但始終會習慣。」

書中的冤案主角阿雪,因為種種習慣而無法融入當地小鎮。我一度疑惑,對加拿大有歸屬感的人,是如何寫出阿雪這個人物,還要寫的誤解可以寫得那般細緻?文善看來,更多時是因文化差異而造成的誤解,那未必是歧視,「其實不只侷限在移民,就算是社會不同階層都會有,例如好多時唔同同事之間會講NBA,如果你唔係一個鍾意睇運動嘅人、追呢啲嘅時候,你同同事係冇話題架喎;譬如飲食 愈來愈多元文化,有了選擇後買Lunch就自己買,唔同同事去食;一個主管級,佢都唔畀機會你唔一定係膚色而唔畀機會,而係佢唔識你,同你好少有交流,咁呢個係人之常情⋯⋯呢個未必係種族歧視,但係文化差異嘅對待。」

文善七月新作《不白之冤》

本格派」及「社會派」漸見模糊

推理小說以往隨日本的分類,分為「本格派」及「社會派」,「本格」是日本的漢字,即正宗的意思,一般是指比較重視解謎的類型的推理小說。而社會派很多時都是以推理小說手法講述一個社會議題。文善形容,以往本格派與社會派小說分得很開,大家幾乎是「水火不容」。但她認為,今時今日「本格派」與「社會派」之分已變得模糊。總是笑瞇瞇的文善說,出發點較單純,原先只是想寫一個單純的推理故事。以「偽紀錄片」形式及網民自行拍片的方式,兩線呈現線索,結構是「本格派」。

她直言,不只是推理小說,作家最近數年都有社會意識滲進其中,「(推理小說)尤其是一種標榜要諗嘢的類型小說,通常讀者、寫的作家都好講求,追求邏輯的一種人,很多時都會對社會上不合邏輯的事情更敏感。」

但文善憂慮這樣會令香港讀者失去其他樂趣,「這幾年因為社會環境,反而令香港讀者想讀去了某一個方向。譬如大家都覺得陳浩基的《1367》好好睇,或者偵探冰室,有幾個短篇,陳浩基寫二樓書店,很有共鳴⋯⋯我的短篇寫了些相對無聊的,我寫『李氏力場』,輕鬆的題材。讀者就覺得不是他們想找的東西,他們會想找些更共鳴的,或某些申訴或講某啲嘢。」而日常的題材,關注度少了,因為太輕鬆了。

儘管如此,文善仍然希望讀者除了覺得解謎很有趣、設計很新外,還有一點思考。書中有一節是製作團隊爭論應否尋找兇器,因以紀錄者的角色而言,這已超脫了第三身觀察的角色,當中有一句提到「五十五十是公平,但不是公義。」這段是文善在書中最愛的情節。

譚劍(左)、文善(中)、陳浩基(右)出席講座合影。

推理小說建構邏輯公民?

翻看推廣華文地區推理小說創作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歷屆得獎名單,六屆比賽,香港作家三度奪首獎,而作家陳浩基的著作《13.67》獲導演王家衛買下電影版權,亦賣出美、英、法、義等十餘國版權,可是不少香港人仍不知陳浩基是誰。她直言,香港的推理小說作家很成熟,都出了很多作品,只是任何小說香港都難生存。「相信你問唔同嘅作家,都會話在香港很難生存。其實也不只是香港,全世界問題都是睇小說的人愈來愈少,而家不是小說家互相競爭大家爭銷量,小說是在與其他媒體去競爭,我點樣可以令你睇我本書而不是去煲劇?」

但她認為香港讀者知識上很成熟,尤其是在思考、邏輯那方面在華文地區是很Ideal的讀者群。「譬如我第一本小說,在香港的接受度會比台灣高,不知是我題材的問題還是怎樣,但香港是一個題材很多樣化,可以接受到多元化題材的故事。尤其是我很多之前的小說都講緊商業、金融類,香港就更容易接受到那個世界。」

「其實(讀者)係咪真係唔鍾意推理,又唔係好覺。」

延伸閱讀
中大戰後遺跡:在記憶與遺忘之間 我猶如鬼在山城蜉蝣記錄 

陳萃屏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不一樣的大澳自然體驗 初一十五與海洋有個約會

Next Story

支聯會拒交資料案 前常委梁錦威、陳多偉不獲保釋 押後至10月28日再訊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