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Kiseki Michiko 硝煙後的無意識記錄

如果眼睛是快門,回憶要靠親眼記錄才給成回憶,疫情奪去了日籍攝影師Kiseki Michiko 2020年的記憶,對於此她耿耿於懷。2019年7月Kiseki 為了尋找兒時在港生活的景色,她放自己假期來港拍攝。這場「假期」卻遇上香港不一樣的夏天,她亦被硝煙捲在其中。Kiseki 花了大半年在街頭拍攝反修例運動,在2020年年初離開香港,一別已隔萬重山,日本香港遭遇前所未有的疫情。

「現在的香港究竟變成怎樣?我要親身來香港,要用我肉眼看到的東西記錄下來。」

Kiseki 憑着這份執着,去年捱過14天的隔離,成功在香港落地拍攝。重回舊地,眼前疫情下的香港,對Kiseki 來說十分陌生,「旺角大街寥寥數人,這是香港嗎?」她走勻港九新界,橫街窄巷,街拍香港地道的景色。相中有起不完的高樓、隨街吊掛的豬蹄、隱藏在重慶大廈的「Fuck」噴漆,還有沉思的香港人。香港比以前安靜了,靜得並不尋常。

kiseki 花了兩年時間,出版香港2019年的攝影集《2019香港VOICE》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加入Patreon!
創辦人 / 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Previous Story

47人案代表律師拒出示身份證 「故意阻撓警務人員」罪成

Next Story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1  《逃出香港園》作者提供真槍 教少女跟蹤殺人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