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動畫在邊際尋找破局 三個中佬重提手繪技藝

「做動畫是一門技藝。」

所謂的「技藝」,字典中的解釋是講究技巧性的手工藝術。「技藝」與「技術」,兩詞在理解上也略有不同,前者是包括個體的獨特性,有著反覆嘗試、專注追求最佳品質的匠人精神,後者則較冰冷,多用作形容人們掌握機器操作的專業能力。

大概這是我第一次在香港聽到,有人會把做動畫形容為一門「技藝」。

這個人是馮慶強,「叫我阿強就可以了。」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馮慶強認為宮崎駿的作品主要對象也是「大多數的觀眾」,亦即是所謂的「主流」,但並沒有影響其質素,作品最重要是創作者有否說好一個故事。(陳卓斯攝)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學動畫「不只學軟件」

「我們不是神人,但起碼有經驗,或許我們能教到一些技巧,能夠令想做動畫的朋友在起步時不會太困難。」現在也有在大學任教的朱朱說,「大學的動畫課程內容大部分是集中教授學生如何用軟件,但動畫的原理、手繪的技術、表現力⋯⋯這些都是直接被跳過的。」

朱朱憶述,以前在動畫公司工作時,最大的得著就是會看到一個精良的作品是如何誕生,即使自己可能只是其中的「分鏡」,或者「合成」,甚或「剪接」,從中也會有所體會,「學動畫是要有系統」。

「對,當見識這一個系統學習後,繼而要建立一個敍事的能力。」阿強接著說,「香港很多畫畫很好的人,但他們頂多是插畫師,未完全做到一個漫畫家、動畫導演。」

「插畫師,與漫畫家、動畫導演有何分別,可否多說說?」我好奇地問。

「前者只是畫造型、畫一張圖,可以畫的很美,但只是一張畫,並不是透過連續圖像來敘述一個有時間跨度的故事,漫畫家甚至會考慮翻頁時如何掌握讀者對下一個畫面的預期,以此來製造意料之外的效果。動畫也是一樣,而且要兼顧的還有聲音等的運用。」

阿強特別強調,他並非看輕插畫。

相反,插畫師對圖像的表達力、理解力,要求同樣很高,但以連續圖像的方式,透過戲劇或反戲劇的手段來說故事,這確實是漫畫、動畫本身的媒介特性。

的確,現在娛樂豐富後,人人都有手機,大眾的選擇多了,除了精美的畫功,說故事的能力也是不可或缺。


重拾冒險精神 有危才有機

往常,香港的創作人面對最大的挑戰,排在榜首的必然是資金問題,但當下的他們,逃不過的是內容審查與政治風險。

11月中,有傳媒報導,一位學生電影節中的動畫短片參展作品,因內容涉及「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而未能在公開放映前,取得電檢處發出的核准證明書,被逼取消放映。

面對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創作媒介,也受到如此般的打壓,阿強認為香港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差,「我覺得這是給創作人的真實考驗,其實過往的自由,是否真的讓我們做出很厲害的作品呢?」

很多人喜歡懷緬過去,眷戀昔日的香港,阿強卻主張忘掉以前香港的輝煌故事,「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候鄰近國家的文化未ready、未發展,我們碰巧賺到錢而已。」

「換一個角度,現在才是我們找自由的機會啊!」阿強說,他們以前做廣告的年代,客人要一個三十秒的廣告,多一秒、少一秒也不行,但有了這個框架,他們就知道可以在那裏盡展自由,「以前無邊際的自在,已經無可能再有,那就想盡辦法在邊際中找空間。」

「很多佳作也是體制的眼中釘。」

我在想,那我們就另闢窄道,齊來做「釘子戶」吧。

(特約分享)

活動推薦:

【金田光學】x 【電影文化中心】 x 【文房】

                             —【金田光學—2D手繪動畫工作坊】

【金田光學】本地資深動畫導演陳偉文、鄭崇炘與美術及動畫指導馮慶強組成,旨在傳授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繪動畫技巧,由從事2D動畫創作需要由概念、構圖、分鏡、人物造型等各方面打好基本功,,三位經驗豐富的動畫師與電影文化中心及文房合作,為大家帶來2D手繪動畫工作坊,除了講解有關Full animation,Limited animation, Pose to pose , squash and stretch, anticipation, follow through , over lapping等知識外、展示2D動畫的拍攝台講解原理及運作,從經典的迪士尼公主動畫到《阿基拉》、《攻殼機動隊》,與大家分析及講解當中的創作精粹。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動漫
鄭崇炘(朱朱)本身為quantum studio 2D手繪動畫師及3D動畫師,後加入香港先濤數碼擔任動畫導演及制片,二十年間先後為多個廣告動畫先擔任制片和特效指導,如可口可樂cny泥娃系列,葡萄適系列,麥當勞等,及後展開電影特效制片工作,作品有《刺陵》、《痞子英雄》、《龍門飛甲》、印度電影《Enthiran the ROBOT》和《BAAHUBALI》。(陳卓斯攝)

而Andrew亦是因為小時候是有畫 Flip book(翻頁書)的習慣,在媽媽的朋友穿針引線下,獲得一次參觀動畫公司的機會。

原本 Andrew的媽媽是很不喜歡他花時間在做這件事,每次在暑假完結後,她就把其畫作全部扔掉,「有次,媽媽跟朋友聊起這件事,那位姨姨便跟我媽媽說,這些畫作不能扔,全部都是很珍貴的。」

後來,Andrew 到了 Quantum studio 參觀,「我還記得當時的老闆 John Sinarwi  問我為什麼沒帶作品集來,我還傻傻地回答,我打算來參觀而已。」說完後,Andrew 尷尬地笑了一笑,在後來他補送了自己平日臨摹海報的畫作,如《千年女王》、《高達》、《超時空要塞》等等,非常順利的進了這家香港的動畫工作室。

在獨立與主流尋找平衡   創作前不必「分眾」

「你想想早年的創作人,無論香港也好,日本也好,他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是,當自己的作品做不到一個娛樂讀者的水平時,就會失去一個在公開媒介「連載」的機會,直接被斷生計。」因此,阿強認為或許他們面對這種生活的逼迫,令到他們「能夠訓練到一點本領」。

「現時在香港的動畫也好、文學也好,我有種感覺也是一些很精英的東西,缺少了『大眾』的部 分。」阿強直言,以往香港文化盛行的年代,文學界的倪匡、金庸、劉以鬯等,為了糊口,也會供稿給大報,「他們會以大眾為目標,寫多數人喜歡看的東西」,而在漫畫界,從前有黃玉郎、馬榮成,「先不論他們畫得好不好,但能夠支撐起整個產業的發展,受到讀者歡迎,那就是popular(流行),是大眾化,不是精緻文化。」

但眼底下的香港,相比日本的動畫界,好像偏側了一邊,「我們沒有一個很大的光譜與維度,正常是有人做好pop的東西,又有人做很另類的」,但礙於無人投資,「年輕人亦不相信在主流的世界中,自己的作品可以脫穎而出,加上他們覺得做主流的東西不夠型,所以大家都在做獨立作品,成本可以降低,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內容。」

但當新一批的創作人的底氣未夠時,匆匆忙忙地「做自己」是否一件好事呢?阿強是有保留的,「我們要先搞清楚,所謂『自己』是甚麼?」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大家對『主流』是有偏見的,『獨立』就是有個性,但其他地方是不會存在著這種分歧。」

主流與獨立是可以並存的,「不必在一開始做創作前,已經『分眾』,包容性是重中之重」,「就正如三浦建太郎《烙印勇士》和井上雄彥《男兒當入樽》,主流熱門的東西,也可以非常出色。」阿強補充。

馮慶強認為宮崎駿的作品主要對象也是「大多數的觀眾」,亦即是所謂的「主流」,但並沒有影響其質素,作品最重要是創作者有否說好一個故事。(陳卓斯攝)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學動畫「不只學軟件」

「我們不是神人,但起碼有經驗,或許我們能教到一些技巧,能夠令想做動畫的朋友在起步時不會太困難。」現在也有在大學任教的朱朱說,「大學的動畫課程內容大部分是集中教授學生如何用軟件,但動畫的原理、手繪的技術、表現力⋯⋯這些都是直接被跳過的。」

朱朱憶述,以前在動畫公司工作時,最大的得著就是會看到一個精良的作品是如何誕生,即使自己可能只是其中的「分鏡」,或者「合成」,甚或「剪接」,從中也會有所體會,「學動畫是要有系統」。

「對,當見識這一個系統學習後,繼而要建立一個敍事的能力。」阿強接著說,「香港很多畫畫很好的人,但他們頂多是插畫師,未完全做到一個漫畫家、動畫導演。」

「插畫師,與漫畫家、動畫導演有何分別,可否多說說?」我好奇地問。

「前者只是畫造型、畫一張圖,可以畫的很美,但只是一張畫,並不是透過連續圖像來敘述一個有時間跨度的故事,漫畫家甚至會考慮翻頁時如何掌握讀者對下一個畫面的預期,以此來製造意料之外的效果。動畫也是一樣,而且要兼顧的還有聲音等的運用。」

阿強特別強調,他並非看輕插畫。

相反,插畫師對圖像的表達力、理解力,要求同樣很高,但以連續圖像的方式,透過戲劇或反戲劇的手段來說故事,這確實是漫畫、動畫本身的媒介特性。

的確,現在娛樂豐富後,人人都有手機,大眾的選擇多了,除了精美的畫功,說故事的能力也是不可或缺。


重拾冒險精神 有危才有機

往常,香港的創作人面對最大的挑戰,排在榜首的必然是資金問題,但當下的他們,逃不過的是內容審查與政治風險。

11月中,有傳媒報導,一位學生電影節中的動畫短片參展作品,因內容涉及「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而未能在公開放映前,取得電檢處發出的核准證明書,被逼取消放映。

面對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創作媒介,也受到如此般的打壓,阿強認為香港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差,「我覺得這是給創作人的真實考驗,其實過往的自由,是否真的讓我們做出很厲害的作品呢?」

很多人喜歡懷緬過去,眷戀昔日的香港,阿強卻主張忘掉以前香港的輝煌故事,「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候鄰近國家的文化未ready、未發展,我們碰巧賺到錢而已。」

「換一個角度,現在才是我們找自由的機會啊!」阿強說,他們以前做廣告的年代,客人要一個三十秒的廣告,多一秒、少一秒也不行,但有了這個框架,他們就知道可以在那裏盡展自由,「以前無邊際的自在,已經無可能再有,那就想盡辦法在邊際中找空間。」

「很多佳作也是體制的眼中釘。」

我在想,那我們就另闢窄道,齊來做「釘子戶」吧。

(特約分享)

活動推薦:

【金田光學】x 【電影文化中心】 x 【文房】

                             —【金田光學—2D手繪動畫工作坊】

【金田光學】本地資深動畫導演陳偉文、鄭崇炘與美術及動畫指導馮慶強組成,旨在傳授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繪動畫技巧,由從事2D動畫創作需要由概念、構圖、分鏡、人物造型等各方面打好基本功,,三位經驗豐富的動畫師與電影文化中心及文房合作,為大家帶來2D手繪動畫工作坊,除了講解有關Full animation,Limited animation, Pose to pose , squash and stretch, anticipation, follow through , over lapping等知識外、展示2D動畫的拍攝台講解原理及運作,從經典的迪士尼公主動畫到《阿基拉》、《攻殼機動隊》,與大家分析及講解當中的創作精粹。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動漫
陳偉文(Andrew)1985年投身動畫行業,1993年留學日本東京,兼職動畫師;曾參與多齣日本電視動畫製作,包括《男兒當入樽》、《美少女戰士》、《龍珠》等。1995年加入徐克導演成立的「新視覺特技工作室」擔任執行導演及美術指導, 主要製作動畫電影《小倩》, 該片於1997年榮獲第3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陳卓斯攝)

 因此,當一般人以為是細枝末節的事情,在專業動畫師的眼中是不可輕視的。「比喻我們在講一個女孩子的裙,被風吹起了,在技術層面上可能只是不停loop(重複)那幾幀,但『那條被吹起的裙子』其實是可以有details(細節)的表演。」

阿強說完後,看見我和友人有點不解,他便耐心地順勢解釋,「那條裙子被風吹起了,未必只是飄來飄去,有否飄得傷感、有否飄得寂寞,這些都是觀眾會感受得到的事。」

沒有金像獎的認可  無阻對動畫的瘋狂 

在香港,學習動畫是一件難事,教育方面是缺乏支援的。小時候,我們的家長會覺得畫畫只是一個興趣,到長大後,在整個創意工業的體系中,動畫也沒有被看成「香港電影」的一部分。

「本身,香港這個事事求快的地方,在文化上是無前瞻的,鄰近國家的南韓是發展娛樂事業為國策,日本更厲害,動畫文化是一個產業,而香港本身沒有文化政策,只不過有些廣告、有些遊戲,有些電影需要用動畫去完成,僅此而已。」阿強說。

在金像獎的獎項列表中更是沒有「最佳動畫」,即使在早幾年前,香港的動畫短片作品《暗房夜空》榮獲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動畫短片」,似乎也沒有令動畫這個行業得到關注,一路走來,動畫像霎眼的花火,仿似永被看低一線。

「那就看香港的創作人有多大的能耐,到底我們有沒有那種瘋狂的喜愛⋯⋯」朱朱憶起在自己剛入行時,很多東西也是自學。阿強在旁補充,「以《麥嘜》為例,也是因為當時有人想做動畫,然後邊做邊學。」一個香港傳奇的作品,因而誕生。

「那一種東西叫狂熱。像我的一個朋友,他看動畫片是會拿著搖控器逐格逐格的看,從中分析 當中的「in-between frame」(中間幀)和「key frame」(關鍵幀)。」在這個精細地觀察學習的過程中 ,阿強認為這才稱得上叫熱愛,「到底庵野秀明《新世紀福音戰士》和押井守《攻殼機動隊》所呈現 出來的動畫表現有什麼不同呢?」只要用心鑽研,領悟便會出現。  

「技術」,或許花時間 copy and paste 就能掌握,但作為一門「投藝」的動畫,則須我們反覆地琢磨、鑽研、傳承。這些學問全不是可以輕鬆領略、蒙混過關的。

隱藏式的行業  入行靠運氣

在座各人的入行契機,他們一致認為是「運氣」。

那時剛剛完成學業的朱朱,打了幾份散工後,經朋友介紹,成功進了 Quantum studio 工作,「後來我不再打散工了,動畫成為了我第一份長工。」朱朱自豪地說,「在以前,你不會想到灣仔會有一家二十多人的工作室,大家每天都在畫公仔,然後一個月後會在你家中的電視機出現。」

動漫
鄭崇炘(朱朱)本身為quantum studio 2D手繪動畫師及3D動畫師,後加入香港先濤數碼擔任動畫導演及制片,二十年間先後為多個廣告動畫先擔任制片和特效指導,如可口可樂cny泥娃系列,葡萄適系列,麥當勞等,及後展開電影特效制片工作,作品有《刺陵》、《痞子英雄》、《龍門飛甲》、印度電影《Enthiran the ROBOT》和《BAAHUBALI》。(陳卓斯攝)

而Andrew亦是因為小時候是有畫 Flip book(翻頁書)的習慣,在媽媽的朋友穿針引線下,獲得一次參觀動畫公司的機會。

原本 Andrew的媽媽是很不喜歡他花時間在做這件事,每次在暑假完結後,她就把其畫作全部扔掉,「有次,媽媽跟朋友聊起這件事,那位姨姨便跟我媽媽說,這些畫作不能扔,全部都是很珍貴的。」

後來,Andrew 到了 Quantum studio 參觀,「我還記得當時的老闆 John Sinarwi  問我為什麼沒帶作品集來,我還傻傻地回答,我打算來參觀而已。」說完後,Andrew 尷尬地笑了一笑,在後來他補送了自己平日臨摹海報的畫作,如《千年女王》、《高達》、《超時空要塞》等等,非常順利的進了這家香港的動畫工作室。

在獨立與主流尋找平衡   創作前不必「分眾」

「你想想早年的創作人,無論香港也好,日本也好,他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是,當自己的作品做不到一個娛樂讀者的水平時,就會失去一個在公開媒介「連載」的機會,直接被斷生計。」因此,阿強認為或許他們面對這種生活的逼迫,令到他們「能夠訓練到一點本領」。

「現時在香港的動畫也好、文學也好,我有種感覺也是一些很精英的東西,缺少了『大眾』的部 分。」阿強直言,以往香港文化盛行的年代,文學界的倪匡、金庸、劉以鬯等,為了糊口,也會供稿給大報,「他們會以大眾為目標,寫多數人喜歡看的東西」,而在漫畫界,從前有黃玉郎、馬榮成,「先不論他們畫得好不好,但能夠支撐起整個產業的發展,受到讀者歡迎,那就是popular(流行),是大眾化,不是精緻文化。」

但眼底下的香港,相比日本的動畫界,好像偏側了一邊,「我們沒有一個很大的光譜與維度,正常是有人做好pop的東西,又有人做很另類的」,但礙於無人投資,「年輕人亦不相信在主流的世界中,自己的作品可以脫穎而出,加上他們覺得做主流的東西不夠型,所以大家都在做獨立作品,成本可以降低,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內容。」

但當新一批的創作人的底氣未夠時,匆匆忙忙地「做自己」是否一件好事呢?阿強是有保留的,「我們要先搞清楚,所謂『自己』是甚麼?」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大家對『主流』是有偏見的,『獨立』就是有個性,但其他地方是不會存在著這種分歧。」

主流與獨立是可以並存的,「不必在一開始做創作前,已經『分眾』,包容性是重中之重」,「就正如三浦建太郎《烙印勇士》和井上雄彥《男兒當入樽》,主流熱門的東西,也可以非常出色。」阿強補充。

馮慶強認為宮崎駿的作品主要對象也是「大多數的觀眾」,亦即是所謂的「主流」,但並沒有影響其質素,作品最重要是創作者有否說好一個故事。(陳卓斯攝)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學動畫「不只學軟件」

「我們不是神人,但起碼有經驗,或許我們能教到一些技巧,能夠令想做動畫的朋友在起步時不會太困難。」現在也有在大學任教的朱朱說,「大學的動畫課程內容大部分是集中教授學生如何用軟件,但動畫的原理、手繪的技術、表現力⋯⋯這些都是直接被跳過的。」

朱朱憶述,以前在動畫公司工作時,最大的得著就是會看到一個精良的作品是如何誕生,即使自己可能只是其中的「分鏡」,或者「合成」,甚或「剪接」,從中也會有所體會,「學動畫是要有系統」。

「對,當見識這一個系統學習後,繼而要建立一個敍事的能力。」阿強接著說,「香港很多畫畫很好的人,但他們頂多是插畫師,未完全做到一個漫畫家、動畫導演。」

「插畫師,與漫畫家、動畫導演有何分別,可否多說說?」我好奇地問。

「前者只是畫造型、畫一張圖,可以畫的很美,但只是一張畫,並不是透過連續圖像來敘述一個有時間跨度的故事,漫畫家甚至會考慮翻頁時如何掌握讀者對下一個畫面的預期,以此來製造意料之外的效果。動畫也是一樣,而且要兼顧的還有聲音等的運用。」

阿強特別強調,他並非看輕插畫。

相反,插畫師對圖像的表達力、理解力,要求同樣很高,但以連續圖像的方式,透過戲劇或反戲劇的手段來說故事,這確實是漫畫、動畫本身的媒介特性。

的確,現在娛樂豐富後,人人都有手機,大眾的選擇多了,除了精美的畫功,說故事的能力也是不可或缺。


重拾冒險精神 有危才有機

往常,香港的創作人面對最大的挑戰,排在榜首的必然是資金問題,但當下的他們,逃不過的是內容審查與政治風險。

11月中,有傳媒報導,一位學生電影節中的動畫短片參展作品,因內容涉及「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而未能在公開放映前,取得電檢處發出的核准證明書,被逼取消放映。

面對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創作媒介,也受到如此般的打壓,阿強認為香港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差,「我覺得這是給創作人的真實考驗,其實過往的自由,是否真的讓我們做出很厲害的作品呢?」

很多人喜歡懷緬過去,眷戀昔日的香港,阿強卻主張忘掉以前香港的輝煌故事,「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候鄰近國家的文化未ready、未發展,我們碰巧賺到錢而已。」

「換一個角度,現在才是我們找自由的機會啊!」阿強說,他們以前做廣告的年代,客人要一個三十秒的廣告,多一秒、少一秒也不行,但有了這個框架,他們就知道可以在那裏盡展自由,「以前無邊際的自在,已經無可能再有,那就想盡辦法在邊際中找空間。」

「很多佳作也是體制的眼中釘。」

我在想,那我們就另闢窄道,齊來做「釘子戶」吧。

(特約分享)

活動推薦:

【金田光學】x 【電影文化中心】 x 【文房】

                             —【金田光學—2D手繪動畫工作坊】

【金田光學】本地資深動畫導演陳偉文、鄭崇炘與美術及動畫指導馮慶強組成,旨在傳授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繪動畫技巧,由從事2D動畫創作需要由概念、構圖、分鏡、人物造型等各方面打好基本功,,三位經驗豐富的動畫師與電影文化中心及文房合作,為大家帶來2D手繪動畫工作坊,除了講解有關Full animation,Limited animation, Pose to pose , squash and stretch, anticipation, follow through , over lapping等知識外、展示2D動畫的拍攝台講解原理及運作,從經典的迪士尼公主動畫到《阿基拉》、《攻殼機動隊》,與大家分析及講解當中的創作精粹。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動漫
「Booska 古本屋」是位於基隆街龍祥大慶一樓的小單位,一家主打電影、文學、漫畫、音樂主題的二手創庫,現由店主馮慶強「佛系」打理,不定期開放。(陳卓斯攝)

「唔係整郁啲嘢就係動畫」  千錘百鍊的嘗試與成果

三人說起自己著迷了半輩子的「技藝」,滔滔不絕,你一言我一語,他們說了很多我們不熟悉的名字。

「John Sinarwi 是非常厲害的動畫前輩,亦是我們第一個老闆。」

「許誠毅,『史力加之父』,當時也有製作成語動畫廊。」

「你有聽過黃迪嗎?如無意外,他是香港的第一代動畫師。」

「沒有呢⋯⋯」我急急在筆記本上寫下這個名字的同音字。

「白貓洗衣粉的廣告,是他做的。現在M+博物館也有展出。」阿強補充說,這樣提起,大家就有印象了。

80年代初的白貓洗衣粉廣告,動畫師把卡通白貓與真實的場景結合,觀眾可以看到片中的女士與白貓之間是有情感的交流。

「現在不少電視節目也會做動畫片頭,但觀眾看到的,只不過是一個『郁咗嘅嘢』(會移動的東西)。」阿強說,「拍戲的角色要有戲,我們創造的動畫人物亦然,不只是『識郁』的Template(模板)而已。」

動畫的細節有亮光的東西

「好像之前有同事要畫『曱甴』(蟑螂),即使多害怕也好,也要親自捉一隻來觀察,看牠的腳、觸鬚,在走路時怎樣擺動。」Andrew強調,無論是2D動畫,還是3D動畫,先觀察、研究,再參考其他人的畫法,然後慢慢建立出自己想要的風格。除了角色的本體外,Andrew指顏色也很重要,「你看到唐老鴨那隻黃色和藍色,迪士尼的動畫師們不是亂配的,又例如吉卜力工作室的龍貓,很耐看,不會令人生厭。」潛而默化,這些動畫的角色在日常生活中,也會為我們帶來喜悅。

動漫
陳偉文(Andrew)1985年投身動畫行業,1993年留學日本東京,兼職動畫師;曾參與多齣日本電視動畫製作,包括《男兒當入樽》、《美少女戰士》、《龍珠》等。1995年加入徐克導演成立的「新視覺特技工作室」擔任執行導演及美術指導, 主要製作動畫電影《小倩》, 該片於1997年榮獲第3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陳卓斯攝)

 因此,當一般人以為是細枝末節的事情,在專業動畫師的眼中是不可輕視的。「比喻我們在講一個女孩子的裙,被風吹起了,在技術層面上可能只是不停loop(重複)那幾幀,但『那條被吹起的裙子』其實是可以有details(細節)的表演。」

阿強說完後,看見我和友人有點不解,他便耐心地順勢解釋,「那條裙子被風吹起了,未必只是飄來飄去,有否飄得傷感、有否飄得寂寞,這些都是觀眾會感受得到的事。」

沒有金像獎的認可  無阻對動畫的瘋狂 

在香港,學習動畫是一件難事,教育方面是缺乏支援的。小時候,我們的家長會覺得畫畫只是一個興趣,到長大後,在整個創意工業的體系中,動畫也沒有被看成「香港電影」的一部分。

「本身,香港這個事事求快的地方,在文化上是無前瞻的,鄰近國家的南韓是發展娛樂事業為國策,日本更厲害,動畫文化是一個產業,而香港本身沒有文化政策,只不過有些廣告、有些遊戲,有些電影需要用動畫去完成,僅此而已。」阿強說。

在金像獎的獎項列表中更是沒有「最佳動畫」,即使在早幾年前,香港的動畫短片作品《暗房夜空》榮獲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動畫短片」,似乎也沒有令動畫這個行業得到關注,一路走來,動畫像霎眼的花火,仿似永被看低一線。

「那就看香港的創作人有多大的能耐,到底我們有沒有那種瘋狂的喜愛⋯⋯」朱朱憶起在自己剛入行時,很多東西也是自學。阿強在旁補充,「以《麥嘜》為例,也是因為當時有人想做動畫,然後邊做邊學。」一個香港傳奇的作品,因而誕生。

「那一種東西叫狂熱。像我的一個朋友,他看動畫片是會拿著搖控器逐格逐格的看,從中分析 當中的「in-between frame」(中間幀)和「key frame」(關鍵幀)。」在這個精細地觀察學習的過程中 ,阿強認為這才稱得上叫熱愛,「到底庵野秀明《新世紀福音戰士》和押井守《攻殼機動隊》所呈現 出來的動畫表現有什麼不同呢?」只要用心鑽研,領悟便會出現。  

「技術」,或許花時間 copy and paste 就能掌握,但作為一門「投藝」的動畫,則須我們反覆地琢磨、鑽研、傳承。這些學問全不是可以輕鬆領略、蒙混過關的。

隱藏式的行業  入行靠運氣

在座各人的入行契機,他們一致認為是「運氣」。

那時剛剛完成學業的朱朱,打了幾份散工後,經朋友介紹,成功進了 Quantum studio 工作,「後來我不再打散工了,動畫成為了我第一份長工。」朱朱自豪地說,「在以前,你不會想到灣仔會有一家二十多人的工作室,大家每天都在畫公仔,然後一個月後會在你家中的電視機出現。」

動漫
鄭崇炘(朱朱)本身為quantum studio 2D手繪動畫師及3D動畫師,後加入香港先濤數碼擔任動畫導演及制片,二十年間先後為多個廣告動畫先擔任制片和特效指導,如可口可樂cny泥娃系列,葡萄適系列,麥當勞等,及後展開電影特效制片工作,作品有《刺陵》、《痞子英雄》、《龍門飛甲》、印度電影《Enthiran the ROBOT》和《BAAHUBALI》。(陳卓斯攝)

而Andrew亦是因為小時候是有畫 Flip book(翻頁書)的習慣,在媽媽的朋友穿針引線下,獲得一次參觀動畫公司的機會。

原本 Andrew的媽媽是很不喜歡他花時間在做這件事,每次在暑假完結後,她就把其畫作全部扔掉,「有次,媽媽跟朋友聊起這件事,那位姨姨便跟我媽媽說,這些畫作不能扔,全部都是很珍貴的。」

後來,Andrew 到了 Quantum studio 參觀,「我還記得當時的老闆 John Sinarwi  問我為什麼沒帶作品集來,我還傻傻地回答,我打算來參觀而已。」說完後,Andrew 尷尬地笑了一笑,在後來他補送了自己平日臨摹海報的畫作,如《千年女王》、《高達》、《超時空要塞》等等,非常順利的進了這家香港的動畫工作室。

在獨立與主流尋找平衡   創作前不必「分眾」

「你想想早年的創作人,無論香港也好,日本也好,他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是,當自己的作品做不到一個娛樂讀者的水平時,就會失去一個在公開媒介「連載」的機會,直接被斷生計。」因此,阿強認為或許他們面對這種生活的逼迫,令到他們「能夠訓練到一點本領」。

「現時在香港的動畫也好、文學也好,我有種感覺也是一些很精英的東西,缺少了『大眾』的部 分。」阿強直言,以往香港文化盛行的年代,文學界的倪匡、金庸、劉以鬯等,為了糊口,也會供稿給大報,「他們會以大眾為目標,寫多數人喜歡看的東西」,而在漫畫界,從前有黃玉郎、馬榮成,「先不論他們畫得好不好,但能夠支撐起整個產業的發展,受到讀者歡迎,那就是popular(流行),是大眾化,不是精緻文化。」

但眼底下的香港,相比日本的動畫界,好像偏側了一邊,「我們沒有一個很大的光譜與維度,正常是有人做好pop的東西,又有人做很另類的」,但礙於無人投資,「年輕人亦不相信在主流的世界中,自己的作品可以脫穎而出,加上他們覺得做主流的東西不夠型,所以大家都在做獨立作品,成本可以降低,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內容。」

但當新一批的創作人的底氣未夠時,匆匆忙忙地「做自己」是否一件好事呢?阿強是有保留的,「我們要先搞清楚,所謂『自己』是甚麼?」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大家對『主流』是有偏見的,『獨立』就是有個性,但其他地方是不會存在著這種分歧。」

主流與獨立是可以並存的,「不必在一開始做創作前,已經『分眾』,包容性是重中之重」,「就正如三浦建太郎《烙印勇士》和井上雄彥《男兒當入樽》,主流熱門的東西,也可以非常出色。」阿強補充。

馮慶強認為宮崎駿的作品主要對象也是「大多數的觀眾」,亦即是所謂的「主流」,但並沒有影響其質素,作品最重要是創作者有否說好一個故事。(陳卓斯攝)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學動畫「不只學軟件」

「我們不是神人,但起碼有經驗,或許我們能教到一些技巧,能夠令想做動畫的朋友在起步時不會太困難。」現在也有在大學任教的朱朱說,「大學的動畫課程內容大部分是集中教授學生如何用軟件,但動畫的原理、手繪的技術、表現力⋯⋯這些都是直接被跳過的。」

朱朱憶述,以前在動畫公司工作時,最大的得著就是會看到一個精良的作品是如何誕生,即使自己可能只是其中的「分鏡」,或者「合成」,甚或「剪接」,從中也會有所體會,「學動畫是要有系統」。

「對,當見識這一個系統學習後,繼而要建立一個敍事的能力。」阿強接著說,「香港很多畫畫很好的人,但他們頂多是插畫師,未完全做到一個漫畫家、動畫導演。」

「插畫師,與漫畫家、動畫導演有何分別,可否多說說?」我好奇地問。

「前者只是畫造型、畫一張圖,可以畫的很美,但只是一張畫,並不是透過連續圖像來敘述一個有時間跨度的故事,漫畫家甚至會考慮翻頁時如何掌握讀者對下一個畫面的預期,以此來製造意料之外的效果。動畫也是一樣,而且要兼顧的還有聲音等的運用。」

阿強特別強調,他並非看輕插畫。

相反,插畫師對圖像的表達力、理解力,要求同樣很高,但以連續圖像的方式,透過戲劇或反戲劇的手段來說故事,這確實是漫畫、動畫本身的媒介特性。

的確,現在娛樂豐富後,人人都有手機,大眾的選擇多了,除了精美的畫功,說故事的能力也是不可或缺。


重拾冒險精神 有危才有機

往常,香港的創作人面對最大的挑戰,排在榜首的必然是資金問題,但當下的他們,逃不過的是內容審查與政治風險。

11月中,有傳媒報導,一位學生電影節中的動畫短片參展作品,因內容涉及「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而未能在公開放映前,取得電檢處發出的核准證明書,被逼取消放映。

面對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創作媒介,也受到如此般的打壓,阿強認為香港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差,「我覺得這是給創作人的真實考驗,其實過往的自由,是否真的讓我們做出很厲害的作品呢?」

很多人喜歡懷緬過去,眷戀昔日的香港,阿強卻主張忘掉以前香港的輝煌故事,「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候鄰近國家的文化未ready、未發展,我們碰巧賺到錢而已。」

「換一個角度,現在才是我們找自由的機會啊!」阿強說,他們以前做廣告的年代,客人要一個三十秒的廣告,多一秒、少一秒也不行,但有了這個框架,他們就知道可以在那裏盡展自由,「以前無邊際的自在,已經無可能再有,那就想盡辦法在邊際中找空間。」

「很多佳作也是體制的眼中釘。」

我在想,那我們就另闢窄道,齊來做「釘子戶」吧。

(特約分享)

活動推薦:

【金田光學】x 【電影文化中心】 x 【文房】

                             —【金田光學—2D手繪動畫工作坊】

【金田光學】本地資深動畫導演陳偉文、鄭崇炘與美術及動畫指導馮慶強組成,旨在傳授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繪動畫技巧,由從事2D動畫創作需要由概念、構圖、分鏡、人物造型等各方面打好基本功,,三位經驗豐富的動畫師與電影文化中心及文房合作,為大家帶來2D手繪動畫工作坊,除了講解有關Full animation,Limited animation, Pose to pose , squash and stretch, anticipation, follow through , over lapping等知識外、展示2D動畫的拍攝台講解原理及運作,從經典的迪士尼公主動畫到《阿基拉》、《攻殼機動隊》,與大家分析及講解當中的創作精粹。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馮慶強曾在漫畫界叱咤風雲的「玉郎集團」工作,輾轉在電影、動畫、廣告之間遊走,主要負責分鏡與特效設計,曾參與之作品包括《少林足球》、《滿城盡帶黃金甲》、《麥兜菠蘿油王子》等。現為電影文化中心董事局成員,「Booska古本屋」二手書店店主。(陳卓斯攝)

同場還有他的兩位好朋友,動畫長片《小倩》導演陳偉文(Andrew)和先濤數碼的動畫導演、制片鄭崇炘(朱朱)。

我們幾人在深水埗基隆街,在差不多55年樓齡的舊樓內,談了整整兩小時的動畫。圍著我們的是一疊疊關於老電影、老漫畫的二手藏書,書紙泛黃,出版年代久遠,阿強一本一本地在整理。

動漫
「Booska 古本屋」是位於基隆街龍祥大慶一樓的小單位,一家主打電影、文學、漫畫、音樂主題的二手創庫,現由店主馮慶強「佛系」打理,不定期開放。(陳卓斯攝)

「唔係整郁啲嘢就係動畫」  千錘百鍊的嘗試與成果

三人說起自己著迷了半輩子的「技藝」,滔滔不絕,你一言我一語,他們說了很多我們不熟悉的名字。

「John Sinarwi 是非常厲害的動畫前輩,亦是我們第一個老闆。」

「許誠毅,『史力加之父』,當時也有製作成語動畫廊。」

「你有聽過黃迪嗎?如無意外,他是香港的第一代動畫師。」

「沒有呢⋯⋯」我急急在筆記本上寫下這個名字的同音字。

「白貓洗衣粉的廣告,是他做的。現在M+博物館也有展出。」阿強補充說,這樣提起,大家就有印象了。

80年代初的白貓洗衣粉廣告,動畫師把卡通白貓與真實的場景結合,觀眾可以看到片中的女士與白貓之間是有情感的交流。

「現在不少電視節目也會做動畫片頭,但觀眾看到的,只不過是一個『郁咗嘅嘢』(會移動的東西)。」阿強說,「拍戲的角色要有戲,我們創造的動畫人物亦然,不只是『識郁』的Template(模板)而已。」

動畫的細節有亮光的東西

「好像之前有同事要畫『曱甴』(蟑螂),即使多害怕也好,也要親自捉一隻來觀察,看牠的腳、觸鬚,在走路時怎樣擺動。」Andrew強調,無論是2D動畫,還是3D動畫,先觀察、研究,再參考其他人的畫法,然後慢慢建立出自己想要的風格。除了角色的本體外,Andrew指顏色也很重要,「你看到唐老鴨那隻黃色和藍色,迪士尼的動畫師們不是亂配的,又例如吉卜力工作室的龍貓,很耐看,不會令人生厭。」潛而默化,這些動畫的角色在日常生活中,也會為我們帶來喜悅。

動漫
陳偉文(Andrew)1985年投身動畫行業,1993年留學日本東京,兼職動畫師;曾參與多齣日本電視動畫製作,包括《男兒當入樽》、《美少女戰士》、《龍珠》等。1995年加入徐克導演成立的「新視覺特技工作室」擔任執行導演及美術指導, 主要製作動畫電影《小倩》, 該片於1997年榮獲第3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陳卓斯攝)

 因此,當一般人以為是細枝末節的事情,在專業動畫師的眼中是不可輕視的。「比喻我們在講一個女孩子的裙,被風吹起了,在技術層面上可能只是不停loop(重複)那幾幀,但『那條被吹起的裙子』其實是可以有details(細節)的表演。」

阿強說完後,看見我和友人有點不解,他便耐心地順勢解釋,「那條裙子被風吹起了,未必只是飄來飄去,有否飄得傷感、有否飄得寂寞,這些都是觀眾會感受得到的事。」

沒有金像獎的認可  無阻對動畫的瘋狂 

在香港,學習動畫是一件難事,教育方面是缺乏支援的。小時候,我們的家長會覺得畫畫只是一個興趣,到長大後,在整個創意工業的體系中,動畫也沒有被看成「香港電影」的一部分。

「本身,香港這個事事求快的地方,在文化上是無前瞻的,鄰近國家的南韓是發展娛樂事業為國策,日本更厲害,動畫文化是一個產業,而香港本身沒有文化政策,只不過有些廣告、有些遊戲,有些電影需要用動畫去完成,僅此而已。」阿強說。

在金像獎的獎項列表中更是沒有「最佳動畫」,即使在早幾年前,香港的動畫短片作品《暗房夜空》榮獲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動畫短片」,似乎也沒有令動畫這個行業得到關注,一路走來,動畫像霎眼的花火,仿似永被看低一線。

「那就看香港的創作人有多大的能耐,到底我們有沒有那種瘋狂的喜愛⋯⋯」朱朱憶起在自己剛入行時,很多東西也是自學。阿強在旁補充,「以《麥嘜》為例,也是因為當時有人想做動畫,然後邊做邊學。」一個香港傳奇的作品,因而誕生。

「那一種東西叫狂熱。像我的一個朋友,他看動畫片是會拿著搖控器逐格逐格的看,從中分析 當中的「in-between frame」(中間幀)和「key frame」(關鍵幀)。」在這個精細地觀察學習的過程中 ,阿強認為這才稱得上叫熱愛,「到底庵野秀明《新世紀福音戰士》和押井守《攻殼機動隊》所呈現 出來的動畫表現有什麼不同呢?」只要用心鑽研,領悟便會出現。  

「技術」,或許花時間 copy and paste 就能掌握,但作為一門「投藝」的動畫,則須我們反覆地琢磨、鑽研、傳承。這些學問全不是可以輕鬆領略、蒙混過關的。

隱藏式的行業  入行靠運氣

在座各人的入行契機,他們一致認為是「運氣」。

那時剛剛完成學業的朱朱,打了幾份散工後,經朋友介紹,成功進了 Quantum studio 工作,「後來我不再打散工了,動畫成為了我第一份長工。」朱朱自豪地說,「在以前,你不會想到灣仔會有一家二十多人的工作室,大家每天都在畫公仔,然後一個月後會在你家中的電視機出現。」

動漫
鄭崇炘(朱朱)本身為quantum studio 2D手繪動畫師及3D動畫師,後加入香港先濤數碼擔任動畫導演及制片,二十年間先後為多個廣告動畫先擔任制片和特效指導,如可口可樂cny泥娃系列,葡萄適系列,麥當勞等,及後展開電影特效制片工作,作品有《刺陵》、《痞子英雄》、《龍門飛甲》、印度電影《Enthiran the ROBOT》和《BAAHUBALI》。(陳卓斯攝)

而Andrew亦是因為小時候是有畫 Flip book(翻頁書)的習慣,在媽媽的朋友穿針引線下,獲得一次參觀動畫公司的機會。

原本 Andrew的媽媽是很不喜歡他花時間在做這件事,每次在暑假完結後,她就把其畫作全部扔掉,「有次,媽媽跟朋友聊起這件事,那位姨姨便跟我媽媽說,這些畫作不能扔,全部都是很珍貴的。」

後來,Andrew 到了 Quantum studio 參觀,「我還記得當時的老闆 John Sinarwi  問我為什麼沒帶作品集來,我還傻傻地回答,我打算來參觀而已。」說完後,Andrew 尷尬地笑了一笑,在後來他補送了自己平日臨摹海報的畫作,如《千年女王》、《高達》、《超時空要塞》等等,非常順利的進了這家香港的動畫工作室。

在獨立與主流尋找平衡   創作前不必「分眾」

「你想想早年的創作人,無論香港也好,日本也好,他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是,當自己的作品做不到一個娛樂讀者的水平時,就會失去一個在公開媒介「連載」的機會,直接被斷生計。」因此,阿強認為或許他們面對這種生活的逼迫,令到他們「能夠訓練到一點本領」。

「現時在香港的動畫也好、文學也好,我有種感覺也是一些很精英的東西,缺少了『大眾』的部 分。」阿強直言,以往香港文化盛行的年代,文學界的倪匡、金庸、劉以鬯等,為了糊口,也會供稿給大報,「他們會以大眾為目標,寫多數人喜歡看的東西」,而在漫畫界,從前有黃玉郎、馬榮成,「先不論他們畫得好不好,但能夠支撐起整個產業的發展,受到讀者歡迎,那就是popular(流行),是大眾化,不是精緻文化。」

但眼底下的香港,相比日本的動畫界,好像偏側了一邊,「我們沒有一個很大的光譜與維度,正常是有人做好pop的東西,又有人做很另類的」,但礙於無人投資,「年輕人亦不相信在主流的世界中,自己的作品可以脫穎而出,加上他們覺得做主流的東西不夠型,所以大家都在做獨立作品,成本可以降低,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內容。」

但當新一批的創作人的底氣未夠時,匆匆忙忙地「做自己」是否一件好事呢?阿強是有保留的,「我們要先搞清楚,所謂『自己』是甚麼?」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大家對『主流』是有偏見的,『獨立』就是有個性,但其他地方是不會存在著這種分歧。」

主流與獨立是可以並存的,「不必在一開始做創作前,已經『分眾』,包容性是重中之重」,「就正如三浦建太郎《烙印勇士》和井上雄彥《男兒當入樽》,主流熱門的東西,也可以非常出色。」阿強補充。

馮慶強認為宮崎駿的作品主要對象也是「大多數的觀眾」,亦即是所謂的「主流」,但並沒有影響其質素,作品最重要是創作者有否說好一個故事。(陳卓斯攝)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學動畫「不只學軟件」

「我們不是神人,但起碼有經驗,或許我們能教到一些技巧,能夠令想做動畫的朋友在起步時不會太困難。」現在也有在大學任教的朱朱說,「大學的動畫課程內容大部分是集中教授學生如何用軟件,但動畫的原理、手繪的技術、表現力⋯⋯這些都是直接被跳過的。」

朱朱憶述,以前在動畫公司工作時,最大的得著就是會看到一個精良的作品是如何誕生,即使自己可能只是其中的「分鏡」,或者「合成」,甚或「剪接」,從中也會有所體會,「學動畫是要有系統」。

「對,當見識這一個系統學習後,繼而要建立一個敍事的能力。」阿強接著說,「香港很多畫畫很好的人,但他們頂多是插畫師,未完全做到一個漫畫家、動畫導演。」

「插畫師,與漫畫家、動畫導演有何分別,可否多說說?」我好奇地問。

「前者只是畫造型、畫一張圖,可以畫的很美,但只是一張畫,並不是透過連續圖像來敘述一個有時間跨度的故事,漫畫家甚至會考慮翻頁時如何掌握讀者對下一個畫面的預期,以此來製造意料之外的效果。動畫也是一樣,而且要兼顧的還有聲音等的運用。」

阿強特別強調,他並非看輕插畫。

相反,插畫師對圖像的表達力、理解力,要求同樣很高,但以連續圖像的方式,透過戲劇或反戲劇的手段來說故事,這確實是漫畫、動畫本身的媒介特性。

的確,現在娛樂豐富後,人人都有手機,大眾的選擇多了,除了精美的畫功,說故事的能力也是不可或缺。


重拾冒險精神 有危才有機

往常,香港的創作人面對最大的挑戰,排在榜首的必然是資金問題,但當下的他們,逃不過的是內容審查與政治風險。

11月中,有傳媒報導,一位學生電影節中的動畫短片參展作品,因內容涉及「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而未能在公開放映前,取得電檢處發出的核准證明書,被逼取消放映。

面對著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創作媒介,也受到如此般的打壓,阿強認為香港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差,「我覺得這是給創作人的真實考驗,其實過往的自由,是否真的讓我們做出很厲害的作品呢?」

很多人喜歡懷緬過去,眷戀昔日的香港,阿強卻主張忘掉以前香港的輝煌故事,「只是一場誤會,那時候鄰近國家的文化未ready、未發展,我們碰巧賺到錢而已。」

「換一個角度,現在才是我們找自由的機會啊!」阿強說,他們以前做廣告的年代,客人要一個三十秒的廣告,多一秒、少一秒也不行,但有了這個框架,他們就知道可以在那裏盡展自由,「以前無邊際的自在,已經無可能再有,那就想盡辦法在邊際中找空間。」

「很多佳作也是體制的眼中釘。」

我在想,那我們就另闢窄道,齊來做「釘子戶」吧。

(特約分享)

活動推薦:

【金田光學】x 【電影文化中心】 x 【文房】

                             —【金田光學—2D手繪動畫工作坊】

【金田光學】本地資深動畫導演陳偉文、鄭崇炘與美術及動畫指導馮慶強組成,旨在傳授香港絕無僅有的手繪動畫技巧,由從事2D動畫創作需要由概念、構圖、分鏡、人物造型等各方面打好基本功,,三位經驗豐富的動畫師與電影文化中心及文房合作,為大家帶來2D手繪動畫工作坊,除了講解有關Full animation,Limited animation, Pose to pose , squash and stretch, anticipation, follow through , over lapping等知識外、展示2D動畫的拍攝台講解原理及運作,從經典的迪士尼公主動畫到《阿基拉》、《攻殼機動隊》,與大家分析及講解當中的創作精粹。

10堂 | 逢星期三、四 |7pm – 10pm

【電影文化中心】(逢星期四)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hkfcc

【文房】 (逢星期三)

報名詳情: www.facebook.com/penhousesanpokong

延伸閱讀
回到個人記憶是最真實——「鑊鑊新鮮鑊鑊甘」細想現在、過去與未來

陳卓斯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製作、策劃紀錄片,專責《誌》影像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同案男友罪成囚3年半 無罪女生探監求婚:無論如何有一個人在出面等你

Next Story

Dear 戰友、朋友:隨心乘風而行 相約食米線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