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叫佢設計香港字,下馬問前程,問下佢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嘅創意製作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今日唔要「大」,我哋躺平玩「細」,一樣Local。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得住個種,you can’t kill us all !

 


幾年間,香港歷盡苦難,每日面對「突然死亡」。《蘋果》無咗,百位區議員辭職,第時捂住心口都可能有罪。再推演落去,廣東話有罪,茶記侍應寫隻香港字都有罪,香港製造仲點行落去!?

延伸閱讀
麥海珊談「誠惶(不)誠恐」:與恐懼共存,做自主的人
Previous Story

【悼念六四案】「709大抓捕」六周年鄒幸彤提堂保釋被拒 天安門母親成員:香港是六四32年的濃縮版

Next Story

將軍澳彩明苑4000萬公款失竊案 主席網上解話惹民憤 街坊集體報案控法團失職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