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ostman’s White Nights》遙望蘇聯 — 失竊事件劃破尋常 走出虛無之後墮進另一個虛無世界

《郵差的白夜》預告片截圖

故事從一個虛無的日常中開展,以往所指的虛無主義世界出現在人類開始放棄以宗教觀解釋事物,轉而以科學觀去理解世界的時候,電影所呈現的虛無世界則是人們昔日的價值已失落的世界,人生驟然失去存在的價值。Aleksey 既享受社會主義公有制給他慵懶的空間,俄羅斯城中正流行應有盡有的資本主義。對於生活在前蘇聯的國民來說,他們正活於舊有制度正在倒下,新的制度在建立中的虛無世界。

烏托邦的意外

在這個看似烏托邦的理想世界中,每天只享受生活,花天酒地,甚至不用為了物質而煩惱,但這個看似桃花源的背後卻經不起改變和風浪,最後只剩下被遺忘的宿命。

Aleksey 的馬達有一天無端被偷走了,令日常的鏡湖泛起????漪。他問過村中的所有人都得不到答案,沒有馬達就不能送信。失竊一事打破了主角的生活規律,這個突破讓Aleksey 走出了仍在社會主義模式下的鄉村,走進大城巿。他希望從公部門中尋求協助,到了政府單位向上級請示,看到的卻是政府機關的遲鈍和僵化,跑過一大堆程序也沒能解決區區一個小馬達的問題。除了官遼主義外,Aleksey 又走進象徵資本主義世界的商場,物質的滿足頓時變得垂手可得,在商場中他想喝酒可以隨時買得到,不會受限於認識的彼鄰勸喻要戒酒。

Aleksey 求助無援,只能向認識的將軍着手,但他之所以認識這位將軍只因他特別喜歡捉魚。Aleksey 所在的鄉郊漁獲豐富,但政府嚴禁當地人拖網捕魚,曾有村民拖網被任職漁護類職員的Irina沒收漁網。Aleksey便幫忙安排走後門,讓將軍方便方便。Aleksey 到了將軍所在之地,將軍卻沒有空閒接見,獨留Aleksey 在龐大的工廠內觀看俄國軍備競賽的成果。Aleksey 看過後重回那鳥不生蛋的鄉村,看着Irina的離去讓他也心生離開的念頭。但離開過去,他難忍在火車軌旁的姐姐家中的嘈吵,只留了一天就回去了。

導演以Aleksey 的視覺遙望昔日的蘇聯社會主義,批判軍國體制對於平民百姓的壓迫,生活在虛無的社會主義制度下,同時又慨歎着資本主義的入侵令他們無以適從,被困在一個時代更替的狹縫中。放眼現今的香港亦處於另一個時代的更替中,未能投入新時代的懷抱,仍懷緬着過去的美好,作為城中生活的人們又要如何自處?

生活在虛無世界的郵差

《The Postman’s White Nights》(中譯 :郵差的白夜) 當中Aleksey Tryapitsyn生活在俄羅斯一個鄉村的郵差,每天如常從村中的郵局和便利店收集信件、報章和日用品等。天天泛舟,在水天一色的湖面游蕩,逐一分配村內每一個家庭。Aleksey 暗戀村內的寡婦Irina,和她的兒子Timur 關係要好。一天,Aleksey 的船上的馬達被偷走了,他帶着Timur 走訪更大的俄國世界,看到一個平日看不到的景像,令他萌生離開的念頭。

Aleksey每天穿着老舊拖鞋,走過空礦只剩黃得發青的蘆葦草田,每天拿着兩個大水桶從河邊打水,回家從用水煮泡濃茶,下一粒方糖,這些看似鎖粹的日常,卻在故事的開首舉世無遺地讓觀眾看清楚,故事的主人翁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中。

在完成了這些日常的起床儀式後Aleksey始才開始每天的「工作」,在郵局領取村落中每人的年金,為生活各處的人採購麵包、燈泡等日用品。靠着每年領取的年金,這些人不用為生活而工作,如Aleksey的朋友The Bun般,錢領來了就買酒喝,每天買醉過日子,或是像退休水手Vitya的一大班夥伴們一樣,整天在花園泡茶,不然就是在湖中釣釣魚。

《郵差的白夜》預告片截圖

故事從一個虛無的日常中開展,以往所指的虛無主義世界出現在人類開始放棄以宗教觀解釋事物,轉而以科學觀去理解世界的時候,電影所呈現的虛無世界則是人們昔日的價值已失落的世界,人生驟然失去存在的價值。Aleksey 既享受社會主義公有制給他慵懶的空間,俄羅斯城中正流行應有盡有的資本主義。對於生活在前蘇聯的國民來說,他們正活於舊有制度正在倒下,新的制度在建立中的虛無世界。

烏托邦的意外

在這個看似烏托邦的理想世界中,每天只享受生活,花天酒地,甚至不用為了物質而煩惱,但這個看似桃花源的背後卻經不起改變和風浪,最後只剩下被遺忘的宿命。

Aleksey 的馬達有一天無端被偷走了,令日常的鏡湖泛起????漪。他問過村中的所有人都得不到答案,沒有馬達就不能送信。失竊一事打破了主角的生活規律,這個突破讓Aleksey 走出了仍在社會主義模式下的鄉村,走進大城巿。他希望從公部門中尋求協助,到了政府單位向上級請示,看到的卻是政府機關的遲鈍和僵化,跑過一大堆程序也沒能解決區區一個小馬達的問題。除了官遼主義外,Aleksey 又走進象徵資本主義世界的商場,物質的滿足頓時變得垂手可得,在商場中他想喝酒可以隨時買得到,不會受限於認識的彼鄰勸喻要戒酒。

Aleksey 求助無援,只能向認識的將軍着手,但他之所以認識這位將軍只因他特別喜歡捉魚。Aleksey 所在的鄉郊漁獲豐富,但政府嚴禁當地人拖網捕魚,曾有村民拖網被任職漁護類職員的Irina沒收漁網。Aleksey便幫忙安排走後門,讓將軍方便方便。Aleksey 到了將軍所在之地,將軍卻沒有空閒接見,獨留Aleksey 在龐大的工廠內觀看俄國軍備競賽的成果。Aleksey 看過後重回那鳥不生蛋的鄉村,看着Irina的離去讓他也心生離開的念頭。但離開過去,他難忍在火車軌旁的姐姐家中的嘈吵,只留了一天就回去了。

導演以Aleksey 的視覺遙望昔日的蘇聯社會主義,批判軍國體制對於平民百姓的壓迫,生活在虛無的社會主義制度下,同時又慨歎着資本主義的入侵令他們無以適從,被困在一個時代更替的狹縫中。放眼現今的香港亦處於另一個時代的更替中,未能投入新時代的懷抱,仍懷緬着過去的美好,作為城中生活的人們又要如何自處?

 《郵差的白夜》Aleksey Tryapitsyn 是一位郵差。

紅紅綠綠的小屋堆砌在湖的一旁,鏡面的銀湖中劃着碟碟的波紋,一條小船從湖的一頭開到另一頭,每天如是,湖面上泛起的紋理亦如是,生活在村莊的老人們像生活在波紋當中,來來回回,也找不着生活的出口,他們像是在一個被遺忘的時空當中,還過着當年期許的社會公社式生活,拿着公關機構給予的年金,為着難以言喻的生命目標而活着。

生活在虛無世界的郵差

《The Postman’s White Nights》(中譯 :郵差的白夜) 當中Aleksey Tryapitsyn生活在俄羅斯一個鄉村的郵差,每天如常從村中的郵局和便利店收集信件、報章和日用品等。天天泛舟,在水天一色的湖面游蕩,逐一分配村內每一個家庭。Aleksey 暗戀村內的寡婦Irina,和她的兒子Timur 關係要好。一天,Aleksey 的船上的馬達被偷走了,他帶着Timur 走訪更大的俄國世界,看到一個平日看不到的景像,令他萌生離開的念頭。

Aleksey每天穿着老舊拖鞋,走過空礦只剩黃得發青的蘆葦草田,每天拿着兩個大水桶從河邊打水,回家從用水煮泡濃茶,下一粒方糖,這些看似鎖粹的日常,卻在故事的開首舉世無遺地讓觀眾看清楚,故事的主人翁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中。

在完成了這些日常的起床儀式後Aleksey始才開始每天的「工作」,在郵局領取村落中每人的年金,為生活各處的人採購麵包、燈泡等日用品。靠着每年領取的年金,這些人不用為生活而工作,如Aleksey的朋友The Bun般,錢領來了就買酒喝,每天買醉過日子,或是像退休水手Vitya的一大班夥伴們一樣,整天在花園泡茶,不然就是在湖中釣釣魚。

《郵差的白夜》預告片截圖

故事從一個虛無的日常中開展,以往所指的虛無主義世界出現在人類開始放棄以宗教觀解釋事物,轉而以科學觀去理解世界的時候,電影所呈現的虛無世界則是人們昔日的價值已失落的世界,人生驟然失去存在的價值。Aleksey 既享受社會主義公有制給他慵懶的空間,俄羅斯城中正流行應有盡有的資本主義。對於生活在前蘇聯的國民來說,他們正活於舊有制度正在倒下,新的制度在建立中的虛無世界。

烏托邦的意外

在這個看似烏托邦的理想世界中,每天只享受生活,花天酒地,甚至不用為了物質而煩惱,但這個看似桃花源的背後卻經不起改變和風浪,最後只剩下被遺忘的宿命。

Aleksey 的馬達有一天無端被偷走了,令日常的鏡湖泛起????漪。他問過村中的所有人都得不到答案,沒有馬達就不能送信。失竊一事打破了主角的生活規律,這個突破讓Aleksey 走出了仍在社會主義模式下的鄉村,走進大城巿。他希望從公部門中尋求協助,到了政府單位向上級請示,看到的卻是政府機關的遲鈍和僵化,跑過一大堆程序也沒能解決區區一個小馬達的問題。除了官遼主義外,Aleksey 又走進象徵資本主義世界的商場,物質的滿足頓時變得垂手可得,在商場中他想喝酒可以隨時買得到,不會受限於認識的彼鄰勸喻要戒酒。

Aleksey 求助無援,只能向認識的將軍着手,但他之所以認識這位將軍只因他特別喜歡捉魚。Aleksey 所在的鄉郊漁獲豐富,但政府嚴禁當地人拖網捕魚,曾有村民拖網被任職漁護類職員的Irina沒收漁網。Aleksey便幫忙安排走後門,讓將軍方便方便。Aleksey 到了將軍所在之地,將軍卻沒有空閒接見,獨留Aleksey 在龐大的工廠內觀看俄國軍備競賽的成果。Aleksey 看過後重回那鳥不生蛋的鄉村,看着Irina的離去讓他也心生離開的念頭。但離開過去,他難忍在火車軌旁的姐姐家中的嘈吵,只留了一天就回去了。

導演以Aleksey 的視覺遙望昔日的蘇聯社會主義,批判軍國體制對於平民百姓的壓迫,生活在虛無的社會主義制度下,同時又慨歎着資本主義的入侵令他們無以適從,被困在一個時代更替的狹縫中。放眼現今的香港亦處於另一個時代的更替中,未能投入新時代的懷抱,仍懷緬着過去的美好,作為城中生活的人們又要如何自處?

延伸閱讀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Previous Story

美劇《Euphoria》:若愛情太過燙手 誰還會敢碰?—雜談創傷的軌跡、親密關係與自我認同

Next Story

沒有餐廳的情人節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