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樓消防喉轆曾被扯出 「白帽」人士或出庭作供

三樓消防喉轆曾被扯出 「白帽」人士或出庭作供

周梓樂死因研訊第八天。隸屬寶琳消防局,案發時負責巡視尚德停車場三樓的消防隊目鄧智恒(同音)和消防員岑嶺峯,以及處理這次事故的總主管消防隊長詹德鵬作供。

鄧智恒有先遣急救員資格,當時與昨日作供的消防車主管消防隊目、負責巡視尚德停車場二樓的黎偉傑乘坐一部「細搶」前往現場。 鄧當日被指示與消防員岑嶺峯到尚德停車場三樓進行巡查。  至於處理事故總主管詹德鵬當時乘坐升降台消防車到場。三人在事發時出於停車場不同的位置,均在昨日作供同僚將傷者翻身後才見到傷者。

【記者王紀堯報道】

 

三樓消防喉轆曾被扯出  「白帽」人士或出庭作供

消防員鄧智恒(左)、岑嶺峯出庭作供。(王紀堯攝)

三樓消防喉轆被扯出 撳手被打破

鄧當時被指派到停車場三樓視察有沒有火警發生。 他與岑乘坐升降機到三樓巡視有沒有火警。 根據閉路電視片段, 鄧和岑在閉路電視係事實時間凌晨一時三分到達停車場三樓位置。鄧走出升降機之後往右,向尚德商場方向巡視,而岑則向左走,即是接近周梓樂懷疑墮樓位置巡查。

鄧稱,在從升降機走到三樓消防喉轆位置大約二十多秒,曾經見到一名市民在他的前面路過。在近方向的停車場內位置發現消防喉管被扯出,喉轆旁邊的消防撳手都被打破,但不知原因。

死因研訊主任問,當時會否有印象水喉或附近是否有水跡, 鄧稱「沒有印象」。 其後陪審團再追問,鄧答:「我不肯定水喉有沒有出過水,消防喉是拉得較直」。

「沒有為意」三樓停車場有異樣

負責巡查近寶康那一邊停車場路的警員岑嶺峯在三樓巡查,但並沒有留意當時停車場周圍的狀況。死因研訊主任懷疑周梓樂墮樓位置的情況,包括有沒有留意停泊車輛的位置,停車位後位置等,岑指當時「沒有為意」,印象中也「沒有異樣」。

閉路電視時間顯示, 岑在約凌晨一時三分左右沿車路到二樓高層位置。岑表示,在那個位置「有點迷路」,也找不到隊目鄧智恒, 也不知道原來停車場有「二樓高低層」,於是繼續在二樓高層位置巡視。鄧供稱,當時視察是沒有印象遇到任何人。其後播放有關閉路電視片段,在岑剛抵達二樓高層時,有市民與他擦身而過,代表周梓樂的鄭淑儀問岑是否記得該處有些市民走過,岑說沒有,鄭大狀問「係咪隔了一年沒有印象」,岑回答「都係」。

見傷者時已翻身 身體有抽搐

鄧供稱,當時沿着行車路去了二樓高層繼續巡查,並我在二樓高層的近寶康路一邊停車場就遇到在對員。鄧就示意他在二樓低層繼續搜索。當時收到消防隊目黎偉傑通知當時二樓有傷者,於是到二樓低層搜索。

鄧形容,當時見到傷者神智不清,手腳有抽搐,是「沒有意識的郁動」,有呼吸脈搏,頭部和臉上都有很多血,靜止的血跡。當時鄧負責檢查腰部以下的傷勢,用手摸骨折,眼看有沒有損傷,沒有發現骨折或明顯的傷口 ,下身沒有流血。

岑供稱,傷者有發出微小的「咿咿呀呀」,因為傷者不停有「郁動」,擔心頸有受傷,因此做穩固頭部,亦有用敷料找哪處出血,但將敷料一放在頭部已經全部都是血,見不到頭部有傷口。他有嘗試叫「先生、先生」,但都沒有回應。

岑指,當時只是有聽過有人提及「跌咗落黎」,亦有聽到有人提及是科大學生。

三樓消防喉轆曾被扯出  「白帽」人士或出庭作供

寶林消防局消防隊長詹德鵬指,當時有誤會,有兩輛救護車到達現場, 事發時候以為有兩宗傷者的案件。(王紀堯攝)

曾經過尚德停車場到消防控制中心

寶林消防局消防隊長、事發現場總指揮詹德鵬。當晚他乘坐升降台消防車前往尚德停車場A,期間在尚德邨尚明樓外遇到有巴士停泊,導致未能前行,後來成功通過巴士,沿著唐明街直行,在凌晨零時五十五成功停泊分在停車場外。

包括他在內五名消防員沿着樓梯到尚智尚德停車場A一樓,再沿樓下到地下樓層,然後走到尚智樓德消防控制室與四名「細搶」消防車到場的隊員會合。

九人分成三隊到各層巡邏,其中詹和一些同僚留在地面控制室。不久之後,他就收到負責巡邏二樓的消防隊目黎偉傑的通知指發現傷者,他就與隊員鄭樹榮趕上二樓。

庭上播放詹德鵬和消防控制中心的對話, 再凌晨一時零九分至十分左右, 詹德鵬曾經與消防控制中心聯絡,對話詹指出「有人高處墮下」,要求派出一輛救護車,地址是尚德邨尚禮樓,但「未畀到確實位置」,控制中心指救護車A344 將會到場。當時詹稱是從二樓高層走到傷者身處的途中,因此在對話中指自己還未接觸到傷者。

消防控制中心又問詹德鵬火警「係咪和Tear Gas有關(是否和Tear gas有關)」,詹當時回應「應該是打爆Breakglass」。職員又問:「關唔關個啲POE(公眾活動)事?」他回應「暫不時知」,又稱火警鐘發生誤鳴。

凌晨一時九 消防控制中心指派救護車A344

庭上再播放一條凌晨一時十三分的錄音,詹再聯絡消防控制中心,指傷者當時沒有知覺,並匯報同僚正在做初步護理。

凌晨一時三十四分, 救護車A344的救護員到場, 詹通報消防控制中心上傷者「過咗去救護車,送走架啦」。詹在通訊期間都說,「A237救護車聯絡過我」,不知道甚麼原因。詹解釋,當時有兩輛救護車到達現場, 事發時候以為有兩宗傷者的案件。

市民拍攝片段中亦顯示,約有人對外呼叫救護員,根據證供指當有救護員到達尚德邨和廣明苑之間的車路,影片中有人稱「他們不是做這一轉的」。 詹承認這是解釋因為救護從廣明苑方向走向停車場,但詹誤以為救護車有跟隨他的建議在升降台消防車附近停泊,因此估計救護員應該從另一個方向走來,所以這樣提出。後來致電A344救護車確認後,他才得悉,地下的救護員本來就是處理他旁邊的傷者,所以指派其他消防隊員帶他們上來。他指,這是一場「誤會」。

三樓消防喉轆曾被扯出  「白帽」人士或出庭作供

白帽人士有可能出庭作供。

周梓樂死因研訊出現新關鍵證人 — 「白帽少年」

今日三名事發當日有份參與救梓樂行動的消防員作供後,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新的市民證人昨晚已經完成錄取口供。高偉雄稱,法庭仍然需要再看閉路電視確認證人身分和案發時候的位置。

高偉雄形容該名證人曾在呈上庭上的閉路電視出現過的「白帽少年」,而他的出現時間與周梓樂墮樓時間相當接近。

在尚德閉路電視片段顯示,一名白色鴨嘴帽少年曾經在約凌晨一時零五分從二樓高層停車場沿著車路走上三樓,而該行車道與梓樂墮樓位置相差不遠。從閉路電視畫面可見,一名帶白帽少年在一分鐘內沿著車路跑回二樓高層位置,隨即一名黑衣少年遇見消防員,並帶他們到傷者位置。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