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兩度叫消防警方「走開」 消防:事主有掙扎、沒有配合拯救

  1. 梁凌杰家屬沒現身 陪審員「廣東話講得唔好」 官解散陪審團明日重選
  2. 梁凌杰一家前年八月底已離港 筆記留遺言 :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
  3. 警問梁有何訴求 梁凌杰不發一言 一度持????刀指頸
  4. 鄺俊宇要求接觸梁被拒 多次換談判員 梁凌杰訴求: 希望行政長官和警察向示威者道歉
  5. 「不平安」的遺憾
  6. 梁凌杰爬出鐵棚架之前 消防是否準備接近梁 談判員:電光火石之間未能確認
  7. 法庭裏的長鏡頭 他和鴿子佇立在那沒再回航的地方
  8. 梁凌杰兩度叫消防警方「走開」 消防:事主有掙扎、沒有配合拯救
  9. 梁凌杰遺願:不需任何儀式和墓位 不想留任何東西在香港
  10. 梁凌杰死前手機記錄 多次搜尋「跳樓」備忘錄:惡法殺港 心灰
  11. 警方不偏不倚拯救梁凌杰 代表律師:凌杰的死不是任何外力可以逆轉
  12. 陪審團一致裁定梁凌杰「死於不幸」
  13. 梁凌杰之死 沒有填補的空白

2019年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墮樓身亡。今天進入第六天(15日)的死因庭研訊,由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處理。

死因庭分別傳召五位當日在太古廣場四樓平台地盤圍封範圍,負責拯救梁凌杰的五位消防員,分別為消防隊長駐守中區消防局分隊主管王仕賢、消防總隊目消防員廖寶迪、消防員徐煒烈、鄺軍灝、梁志榮。他們均稱拯救時當時梁凌杰有掙脫、沒有配合救援行動。

消防隊長駐守中區消防局分隊主管王仕賢稱,當日下午4時32分接報,有人在太古廣場有人企跳。 他到場後,他分別進行了兩項措施,包括在金鐘道地面開設救生氣墊,以及開設一個 「高角度拯救系統」,即是在西邊花槽與工作平台(1)的樓梯,以及東邊花槽旁設置兩個的「穩固點」,確保救援人員能安全地在高空平台進行救援工作。

王仕賢稱,與一般企跳案件類似,為免刺激事主,當時沒有消防車到場時關掉了聲響,沒有使用無線電裝置等發聲裝置。

三方商討 消防退後 放下????刀才搶救

談判專家到場後, 王仕賢、警方和談判人員曾進行三方商討,制定現場的策略和計劃。王告知警方因????刀是危險的因素,所以不會上前做搶救的工作,三方達成共識,「先用游說的工作放下????刀,消防才會上前提供協助」。另外,為免讓梁看見消防人員受到刺激,於指示左方和右方小隊撤走到花槽後以及地盤圍封範圍外。 

在晚上8時半, 王仕賢便去更換照明裝備,包括探射燈和電筒等,亦叫隊員更換頭盔,並指示消防隊員不要刺激到事主。大約晚上9時間,正當王確立右方加固點完成,再去左方的工作平台,那時候聽到金鐘道方向有人大叫,逐走向右方花槽察看,看見事主已經爬出欄杆外。 

梁兩度叫消防警方「走開」 掙脫消防手腕

另一位中區消防總隊目消防員廖寶迪作供指,當日負責在右方的救援工作,與梁志榮一同行動。晚上8時50分收到王的消息說梁凌杰願意回到安全地方,但過了不久,就發現梁凌杰突然站起來,爬出工作平台外的鐵棚架,於是和同僚走向事主。他形容梁凌杰背向金鐘道,兩手晾在金屬棚架上,但一直腳站在安全架上。他隨即向梁凌杰說:「你咁樣好危險,你上返嚟咁」,梁凌杰:「走開」,他其後和同隊消防員退後一、兩米。

四名消防員救梁凌杰的一刻。呈堂IG影片截圖

談判專家隨即再次游說,問:「你想警察過來幫你還是消防員過來幫你」,當時梁同樣回應:「走開」。

當時廖留意到當時棚架是臨時搭建,亦見到梁凌杰有「伸下條腰」的動作,意識事主開始感到疲累,於是與另一邊的同僚用眼神和點頭示意要準備救援工作,並慢慢踏上工作平台(2)。梁當時沒有任何反應,消防員亦慢慢接近。

廖又對梁凌杰說:「係咪好攰,不如你兩隻腳企反上平台先」。廖見同僚開始拯救工作,逐上前協助,並上前捉住他梁凌杰的手腕,梁掙脫,然後就感覺他掉在地上。

梁爬出欄杆前看手機屏幕

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大律師問,根據現場觀察所見,會否有什麼原因會導致梁凌杰突然站起,爬出去工作台?廖稱,當時只是見到梁凌杰手持電話,看著電話屏幕亦沒有望向東面的花槽。他形容梁凌杰的情緒平靜,當時「不願意溝通」,現場在梁爬出去之前,看不見有任何能刺激到他的事情。 

其他在工作平台候命的消防作供的時候亦有指出,梁在爬出為圍欄外之前,有看手機屏幕,他們均稱現場沒有任何東西明顯刺激到事主。 

消防員徐煒烈,第一位捉著梁凌杰手臂的消防員。(王紀堯攝)

拯救梁前有商量 先捉實事主 再拉其褲頭

第一位踏上工作平台拯救梁凌杰的消防員徐煒烈,亦被傳召作供。他指當時聽到王隊長的轉述,事主梁先生的情緒軟化,「有可能會落嚟」。

約在晚上6時,徐煒烈協助警方談判組的人員穿戴全身式的安全帶後,有與隊員鄺軍灝商量,如有突然情況下的應變方案,兩人在作供時,均有提及他們事前有了共識,會以一般在消防局內的訓練模式,先由徐負責固定事主的手,再由鄺負責拉其褲頭。

鄺軍灝在作供時提及,當時梁凌杰沒有配合拯救,鄺只能成功捉到他上身的衣服,「我感覺他想把自己滑出去」。

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問,「你的評估中,他是刻意做這個動作,還是他太重不小心滑了下去?」

鄺回應指,當時不能判斷,只感覺到梁有一下「縮手」的動作。

消防總隊目廖寶迪

官:事主不想你救他? 消防稱「很難評估」

廖寶迪稱當時決定上前拯救是他的決定,他指當時的情況如果再用無線電請示上級王隊長是不理想的。葉志康問廖,若然往後回想,如何評價當時作出上前救援的決定?

廖稱當時很難作出決定,因為當事人所依靠的平台是不穩固的平台,有即時墮下的危險,亦不能確保會在哪個時刻跳下去所以在緊急狀決定上前拯救。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你會否覺得他不想你們救他?」

 廖指,其實我很難去評估,我覺得他有機會跳下去。

高續問,是否覺得事主有機會跳下去,你才會給予訊息同僚?

廖回答:「是的。」

高最後問:「如果沒有猛烈掙扎,4個消防員,應該可以捉住?」

廖回答:「是的。」

駐守中區消防局分隊主管消防隊長王仕賢
位置證人事發時行動
不在平台上消防隊長王仕賢與警方和談判人員展開「三房會議」,左右兩邊和隊員溝通。


平台的右方
(面向金鐘道)

消防總隊目消防員廖寶迪用眼神示意眾人可以行動,曾捉著梁凌杰的手腕但遭掙脫。
平台的右方 (面向金鐘道)消防員梁志榮
與廖寶迪一同行動。
爬下鐵欄,嘗試觸及梁凌杰但失敗

平台的左方(面向金鐘道)消防員徐煒烈第一位登上工作平台,捉著梁凌杰右手前臂的人,指梁凌杰「無配合拯救」。
平台的左方(面向金鐘道)消防員鄺均豪最後扯著梁凌杰衣服,感覺他從衣服中縮手。
出庭作供消防員當時位置及行動

案件編號:CCDI481/19

延伸閱讀
批出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證書 料再釐清身在現場是否「共同犯罪原則」的必要條件

王紀堯

《 誌 HK FEATURE 》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獨立記者的 Medium
獨立記者的 Facebook | 獨立記者的 Instagram

Previous Story

法庭裏的長鏡頭 他和鴿子佇立在那沒再回航的地方

Next Story

消失中的民間風景 人手Back Up 樓梯舖故事

Latest from 法庭日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12港人案中的3人,鄧棨然、鄭子豪及廖子文,與另外兩名男子涉於2019年9月,在灣仔一個單位管有半製成汽油彈材料。此案除了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其餘4名被告先後承認屬交替控罪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