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員作供:周梓樂口罩滲血失去意識 手腳彎曲「撐下撐下」

消防員作供:周梓樂口罩滲血失去意識 手腳彎曲「撐下撐下」

死因研訊第七天。早上庭上播放當日其中消防車的控制中心錄音,透露有消防車在約零時五十分尚德邨尚禮樓對出,控制中心呼叫消防車「係咪已經到場,over?」,消防車回應「negative(不是),有防暴和示威者,我會等一陣,我會在附近等待一陣。」

寶琳消防局隊目黎偉傑作供。黎當日在寶琳消防局當值,在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四十三分收到控制中心通知,有一級火警的自動火警鐘響,地址是尚德邨尚智樓及尚禮樓停車場。 黎指,有關火警時當消防撳手被啟動,因此會啟動自動警報系統。

梓樂被裁定「死因存疑」真相消失在八秒之間

黎和其餘四名消防員登上「細搶」(細搶救車),出消防局後左轉寶琳北路再右轉進入寶康路。當轉入唐明街的時候,見到地下有路障,有雜物、磚頭,膠欄和雪糕筒等路障。 黎指示隊員搬開雜物,令到細搶可以通過。通過後到唐明街和唐俊街,看到左手邊有防暴警察,右手邊有示威者,需要掉頭。並於凌晨零時五十三分駛到寶康路巴士站位置停下(足球場旁)。

黎和其餘四名消防員步行到,一分鐘內就到達尚德尚禮樓和尚智樓的消防控制室。他們當時會合另外一部消防車的主管詹Sir。詹是整件案件的主管,當時另一部升降台消防車在寶琳消防局與黎所在的「細搶」同時出動,但得悉附近一帶有衝突,因此採取另一條路線前往該處。當時詹帶同車內合共五位消防員與黎會合,現場共有九名消防員到達消防控制室。

消防分成三隊巡邏 有人大叫「有人跌咗落樓」

他們分成三隊人,「將整個尚德停車場走一次」。 黎和同僚黃康杰在二樓巡邏期間,看見市民「快步走動」,但沒有跑,也沒有見到任何人追逐。黎指,聞到油催淚煙的味道,但沒有「流眼水」。兩人走到盡頭,順着行車線,走到盡頭,再回頭順着行車線,經過升降機繼續走。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凌晨一時六分,黎沿著行車道上高半層,因為負責二樓,所以循這個路線走完全層。 巡邏至二樓高層,有一名約175厘高的途人從三樓跑下來說:「有人跌咗落樓啊!」黎回應:「喺邊度墮樓,發生咩事,位置喺邊度」,該名男子沒有回應,只是手部動作指著二樓低層方向。

消防員作供:周梓樂口罩滲血失去意識 手腳彎曲「撐下撐下」

消防員黃康杰出庭作供指,三樓巡邏時收到消息,立即趕到周梓樂墮樓的樓層。

發現傷者手腳動 「口罩有起伏」

黎與黃沿著行車道下到二樓停車場,到一個車位後面,跨過矮石牆,當時傷者身處行人道位置。黎沒有為意剛才帶領他們的深色衣服人士的去向。

黎供稱,接觸傷者的時候身邊沒有看見任何人。黎卸下裝備,嘗試和傷者接觸,並問「先生、先生,發生咩事,你叫咩名?」他沒有回應,但觀察到口罩的起伏,黎形容是似「呼吸的起伏」,沒有說話。傷者身旁地下有血跡,臉上都有血跡,當時沒有檢查衣服有血跡,手部和腳部動作是不斷彎曲和伸長。

黎指自己有先遣急救隊的資格。有關資格是在救護車到場前,為傷病者即時提供基本急救。其後陪審團詢問傷者傷勢,黎補充,當時是協助傷者翻身後,傷者有動作,但不能分別是因為痛楚所以動,還是有意識的動作,只能形容其動作是「間歇性」。黎和黃當時亦只就着傷者的動作,分析傷者是「神智不清」地用手和腳「「?住?住」」移向車位附近的石牆,而他們只是被動地順著這個姿勢移動。他亦重申,到場發現傷者時傷者是「沒有意識」。

周梓樂口、鼻和耳有「靜止」血跡

黎當時對同僚說:「傑仔,你幫我照顧住Patient」,繼而用手提無線電通知上司(詹sir),報告「有人懷疑高出墮下,男性,有呼吸,現場需要同事支援和一輛救護車」,並確認主管收到訊息,再專注照顧傷者。

與黎偉傑一同行動的消防黃康傑下午出庭作供,他憶述隊目黎偉傑去呼叫支援,黑色口罩上有很多血跡,整個口罩滲出血跡,血呈「血漿」狀態,當時因為怕妨礙到他呼吸,因此移除口罩。當時有市民走過來,於是黎偉傑主動着市民叫義務急救員來幫手。他解釋,因為他現場沒有醫療裝備,只有醫療手套,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只是想用物資幫助傷者,

黎指,當時用手和電筒去照傷者的頭部和摸他的頭部 ,沒有發現頭顱上有明顯的創傷, 但口、鼻、耳都有血跡,是一些「靜止」,並非「流動」的血跡,其後亦有檢查頸椎,沒有發現明顯的骨折和異樣,「盆骨隱定」。由於當時傷者身上帶着「有帶」的袋子阻礙,黎用呼吸輔助器上的軍刀去切開袋的袋,將袋子放在一邊。

消防員作供:周梓樂口罩滲血失去意識 手腳彎曲「撐下撐下」

周梓樂父親兩度作出呼籲,希望目擊者出來作證。(《誌》資料圖片)

義務急救員拾到傷者錢包 消防領救護到場

詹到場後,黎交代情況,一名義務急救員曾經上前,稱拾到傷者的錢包,得知傷者的科技大學學生。後來有同僚帶同醫療裝備到場協助救援工作,黎續監察傷者請情況。前方有嘈雜的聲音,有防暴警察在矮牆之外,有市民在行人道。黎抬頭看見我就說「我們救緊人」,我就沒有理會,我就繼續我們的工作,沒有聽到當時的防暴警察有任何說話,也沒有留意身邊的人有任何說話。

防暴警察沒有亦沒有常識跨過石牆進入行人道,沒有為意逗留多久 。 詹sir一直用電話和救護同事聯絡, 指著一個方向,說「那三個救護是了。」黎當時蹲下來在廣新閣對出的車道見到三名救護員,就主動到樓下接救護員到傷者位置。

下午消防員黃康杰作供後,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研訊主任是否有新證人, 主任確認的確有最新的證人提供資料,並稱需要再作調查或了解。原訂明日死因庭會繼續由消防員作供,但未知是否會安排新證人先作供。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