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灣河開槍警否認拔槍時情緒激動 向人群大叫「走」欲嚇走白衣身後人 官裁定表證成立

2019年十一月十一日大三罷期間,被稱為「熊仔餅」的學生周柏均(21歲)在西灣河被交通警開槍射傷,周柏均及另一名學生胡子鍵(20歲)被控企圖搶劫、阻差辦公和企圖從合法羈押下逃脫共三罪。今日控方完成控方案情,法官謝沈智慧裁定表面證供成立。開槍警員A否認他在拔槍時情緒激動,解釋自己拔槍是因覺得眼前的白衫人想煽動他人,以及再次指出他當時回想起在新聞見到的襲警片段。

開槍警員否認情緒激動 指拔槍因覺白衫人想煽動他人

呈上法庭的影片中可見,開槍警員A用槍指著一名白衫人。白衫人之後逃脫。警員A供稱,他本想拘捕白衫人,因為白衫人做了個雙手撥向自己的手勢,警員A認為白衫人想煽動其他人。警員A遂拔槍喝止,白衫人並沒有停止,反而向警員迫近。

警員A曾指他在現場面對不少壓力,但他不同意他因聽到西灣河文娛中心有人講粗口、白衫人做手勢而情緒激動。

警員A也不同意他衝向白衫人用槍指住白衫人心口是因情緒失控。辯方律師指出,警員A在早前錄口供時並沒有提到他拘捕白衫人是因為白衫人做了手勢。警員A不同意他在庭上說自己拘捕白衫人是因為他做手勢,這個說法是「新近創作」。

警員A又指,他想拘捕白衫人的另一原因是白衫人煽動身後2至3人與白衫人一起上前。

辯方問警員A為何想拘捕白衫人但又大聲叫白衫人「走」?警員A則解釋那是因為當時環境危險,大叫「走」是想嚇走白衫人和白衫人身後的人,但白衫人不斷走近,於是A決定拘捕白衫人。不過,辯方指出,當時白衫人手上沒有武器,問警員A為何要用槍指住他?警員A則回答指,他看網上片段,見到很多場面,一個單獨警員被人包圍,很快有十幾人襲擊警員,令警員嚴重受傷或有生命危險。但警員A不同意他拔槍只是因為想起在運動期間襲警的片段。

辯方律師在前日盤問警員A時,曾嘗試指出案發現場有很多不是黑衫黑褲、似是上班的人。控方今日在複問警員A其間,播放案發當日的片段,指出一些不是穿黑衫黑褲的人也有堵路的行為。

「熊仔餅」周柏均早前披露自己槍傷後其右邊肝臟的兩塊肝葉、腎臟須切除。

警司B跌手銬沒告知警員A 

當日與警員A一同當值的警司B指,當日警車駛到愛信道,準備轉入太安街時,發現太安街塞滿車,於是與警員A一同下車看看發生什麼事。警司B指他跟在警員A身後,但走到一半發現手銬跌了,於是回頭拾手扣,所以A獨自行到案發地點。警司B說他沒有跟警員A說他掉了手銬是因為他當時與警員A有一段距離。警司B憶述他再追上警員A時就見到警員A與白衫人糾纏,在警員A身後也有兩名男子包圍警員A。警司B說他見狀就揮勢動警棍上前為A解圍。警司B指他在聽到兩聲巨響後,本案第二被告倒地,警司B就控制了他。

警司B說他制服了第二被告後,留意到「熊仔餅」流血,「相信現場開過槍」。警司B指,救護車剛到時,「熊仔餅」自己站起,B於是跟「熊仔餅」說「你受了傷,不要站起」,但「熊仔餅」沒有回應,不過「熊仔餅」有向警員A示意要除下背囊。對於之後「熊仔餅」站起然後拔足狂奔,警司B認同「熊仔餅」是跑向人群方向。

《誌》公民記者Jasper當日趕到現場,地下留有血跡,警民對峙。

警長起初不確定「熊仔餅」中槍 

控方在庭上讀出在開槍事件後有份處理「熊仔餅」的警長的口供,警長指他處理「熊仔餅」時,「熊仔餅」伏在地上,向著天,他按住「熊仔餅」。警長見地上有血於是問「熊仔餅」是否受傷,但熊仔餅沒答,警長遂叫「熊仔餅」坐起身,但「熊仔餅」沒有理會。

警長之後再見地上有血,又見「熊仔餅」腹部「濕了一大截」,於是再問「熊仔餅」感覺怎樣,但「熊仔餅」沒反應,此時警員A跟警長報告他開了槍,警長才知「熊仔餅」受傷。

延伸閱讀
陪審團一致裁定梁凌杰「死於不幸」
Previous Story

2020六四案黎智英、鄒幸彤及何桂藍罪成 官:黎智英身為公眾人物 在維園默站足以煽動他人

Next Story

2020年六四案判刑 最高判刑14個月 鄒幸彤陳情書:燃點蠟燭悼念的人被隨意貼上罪犯的標籤 鬥爭就變得關乎歷史

Latest from 法庭日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12港人案中的3人,鄧棨然、鄭子豪及廖子文,與另外兩名男子涉於2019年9月,在灣仔一個單位管有半製成汽油彈材料。此案除了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其餘4名被告先後承認屬交替控罪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