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男慣犯 30年4次被捕 性侵13歲男童 重判入獄6年半 官:判刑需有阻嚇作用

趙南森(又名趙淑謙),現年63歲,已婚,沒有子女,為退休人士,被控一項向16歲以下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另被控三項猥褻侵犯罪,共四項控罪。案情指,被告在2019年十月廿八日、2020年8月20至25日、8月31日和9月1日於巴士上和新界大埔的村屋猥褻侵犯13歲男童X。

經審訊後,法官周燕珠早前裁定被告全部控罪罪名成立,今日(4日)判被告共入獄6年6個月。法官指出,判刑需具阻嚇作用,被告與X的年齡差、被告在X家門口犯案以及被告不是第一次犯案等皆為加刑因素。

官:被告由扮好人變成壞人

事主男童X於2019年10月22日在一間玩具反斗城拿了陀螺,擅自拆了包裝。X其後被該店店長盤問,被告見狀(X與被告本身不認識),就替X付錢,遂取得X的聯絡資料。法官早前形容,被告這個行為是「去玩具反斗城找獵物」,以扮好人取得X的信任,繼而拿取X的聯絡資料。

X在旺角東玩具反斗城好奇之下拆開玩具,被店長查問之下,被告替X付費,從而結識X。

被告曾多次到X家門口替X手淫,有一次更要求互相手淫。法官指,X在這些事年中的心理狀態是不情願的。因為X一知道被告要去他家,心情就會不好。同時,每次到X家都是被告提出的,被告去X家的路程不短,法官強調,「(被告到X家)目的只有為X手淫」 。再者,每次完事後X就叫被告走,X說被告是變態的男人。除此之外,被告在Whatsapp 內對X說「肉麻訊息」,例如「愛你不分早晚」、「I miss you so much」,被告又要X講「契老豆我愛你」。 法官認為被告已年過60,因此這些事「從任何角度都是不尋常的」。此外,法官指出,被告曾送X小禮物,如Airpod、200元港幣現金,而X也說過被告會用物品來引誘X做「變態的事」。法官認為,X案發時只有12、13歲,經濟都是要依靠家人,airpod對於X來說是昂貴的東西,被告「扮好人但最後變身成為壞人」。

被告10歲曾受性侵 心理報告指重犯機會高

求情指,被告現年63歲,無業,太太57歲。被告領取綜援以及傷殘津貼,太太另外會給被告生活費。另外,辯方求情時亦指出,被告在見心理醫生時將事情「和盤托出」,覺得自己辜負了妻子。此外,被告在1992年患紅斑狼瘡,於2009年復發,2021年4月又再次復發。

被告的精神及心理報告指出,被告童年不快樂,父親因婚外情而離開他。被告於1997年曾經營補習社。此外,被告在10歲時受性侵,自此以後沉迷於性(sexually preoccupied)與色情物品(indulge himself in pornography)。被告也曾摸弟弟以及偷窺母親和姐姐/妹妹洗澡。報告另指,就算被告一直性侵的對象都是男生,被告一直以來仍堅持自己是異性戀。

報告指被告有戀童癖,且有一段長的犯罪歷史,重犯機會是中至高(moderate to high)。

趙南森
在2019至2020年其間,男童多次被被告跟蹤。

事主男童X事發後感自責 望被告終身監禁

男童X的心理報告指,X仍不覺安全,認為被告最好終身監禁,最好以後要戴追蹤器。X對被告感到憤怒,報告指出,這憤怒部分是出於X的內疚和自責,覺得自己沒去尋求幫助。

X父母的口供則指,他們害怕有人會再傷害X,也怕X對性知識有錯誤的理解。X事發後也常常發惡夢。

法官強調,判刑需有阻嚇作用,以顯示社會對被告行為的厭惡。

法官指出,被告和X年齡相距50年,同時X正值發育初期,被告會令X有錯誤性知識。再者,被告犯罪地點正是X的家,「家應是安全但就變了犯罪的地方」。法官認為以上皆為加刑因素。

另一個加刑因素就是,被告這次是重犯。法官指出,由1987年去到2008年,二十年間,被告有3次刑事定罪紀錄,涉及13項罪,當中有9項非禮罪(1987年、2000年),4項向16歲以下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2008年)。被告最近一次是在2008年10月29日於高院被定罪,被判入獄5年。在2008年的這宗案件中(案件編號:HCCC 133/2008),被告與受害人於球賽認識,被告自薦替受害人補習,但之後卻要求受害人替他口交、肛交。被告於2011年5月23日出獄,與今次案發的時間相隔了8年半。

法官判刑時指,第一、三、四控罪,涉及被告在巴士上摸X下體和在X家門口替X手淫,量刑起點為3年;第二控罪,涉及被告替X手淫至X射精的一次,量刑起點則為4年。考慮加刑因素後每項控罪加刑6個月,總刑期為6年6個月。

案件編號:DCCC 265/2021

延伸閱讀
法庭觀察:極權要來了,記者是會吶喊的
Previous Story

2020年悼念六四案 鄒幸彤煽惑非法集結罪成 判囚15個月

Next Story

《百變香江》邱良逝世25週年紀念展 重看香港市井百態

Latest from 法庭日誌

12港人涉汽油彈案 四名被告還柙至7月16日判刑

12港人案中的3人,鄧棨然、鄭子豪及廖子文,與另外兩名男子涉於2019年9月,在灣仔一個單位管有半製成汽油彈材料。此案除了正在內地服刑的鄧棨然,其餘4名被告先後承認屬交替控罪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