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廢青」十.一來港賀國慶:我和「手足」在山上走

內地「廢青」十.一來港賀國慶:我和「手足」在山上走

香港,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我去過香港很多次了,除了我自己長期居住的城市以外,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香港。

我對一個地方的感情從來沒有像香港那樣強烈,有時候香港就像是我的第二故鄉,那裡的風景、那裡的人、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大街和繁華的商場,步履匆匆的行人總是觸動著我。

在十月一日參加反修例運動之前,我已經參加過三次遊行,在內地可能已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我在2017年參加了當年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2018年參加了當年的七一遊行,2019年6月在「六.四」三十周年的大日子,我再次參加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其主要也是怕修訂《逃犯條例》通過後,不會再有六四燭光晚會,但沒有想到今天香港人的抗爭如此激烈。我非常羡慕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人香港人所擁有的自由,在大街上可以肆意批評政府的不是,法輪功在街上擺攤員警不抓。這一切都令我十分嚮往。

與香港人同呼吸

6月9日開始的轟轟烈烈的反送中運動,我一開始就關注,我的心時刻與香港的抗爭者在一起。由6.12包圍立法會,6.15義士相繼自殺犧牲,6.16「200萬+1」的大遊行;還有香港人心中永遠的痛的一天,7.21元朗恐襲,8.31香港警在太子站內無差別打人的事件,還有令我熱淚盈眶的8.23香港人鏈。每當想起這些,都歷歷在目。

記者關震海攝於九龍。

我是一個膽小如鼠的人,雖然極其不滿中共政權,仍只敢用舒適的抗爭方法,通過一些比如缺席升旗禮,愛國講座,這些方式來自我安慰已經抗爭過了,但是這幾個月來,中國大陸的社會氣氛令人反感,甚至可以說令人作嘔,什麼阿中哥哥,厲害了我的國,14億人猶如喪屍一般罵爭取民主自由的人士是廢青。

值得注意的是,在視頻看到大陸人見到香港人口中的「藍絲」或者員警被打的時候還沒那麼憤怒,聽到中共的國旗被抗爭者拋入海中反而更憤怒,掀起了14億人護國旗的運動。那一幕幕令我十分噁心,特別是那些港台藝人為了賺取人民幣,爭相「舔共」。

受《願榮光歸香港》感召 國慶來港

有一天,香港人寫出了一首歌,叫《願榮光歸香港》,我心想,有一天我一定要到香港去與各位抗爭同袍一起唱這首歌,然而也隨著中共國慶七十周年的逼近,我越來越不滿大陸的社會氣氛,我決定在中共國慶七十周年的一天選擇來到香港,與香港的抗爭者齊上齊落。

十月一日中午不到12點,銅鑼灣天后地鐵站附近已經擠滿了穿著黑衣服的抗爭者,有長者、中年人、青年人、有情侶,不同年齡和階層的人都在身邊,大家高喊著口號,互相打氣,在中共七十周年國慶這一天一起「賀佢老母」。我和我的香港朋友也一起參加了這場遊行。

《誌》公民記者張倫攝於港島

一開始員警沒有出現,整個示威非常和平,大家只是高呼著口號,撒一些溪錢,值得注意的是,抗爭者之間的配合非常默契,大家都將衣服收進褲子裡面(廣東話:攝衫),而當示威者叫其他人後退的時候,會有節奏的喊「一、二,一、二」,香港人的堅韌、團結令人敬佩。

我們一路走,看到示威者互相幫助,有免費的水還有口罩,路過有一些小店有連儂牆,有些店家也拿出自家賣的食物給大家吃喝,我也看到了一些有名的公眾人物。

我們還到循道衛理公會那裡休息了一會兒,當我們走著走著的時候,過了警察總部,突然看到很多「手足」往後退。「一、二,一、二」齊上齊落之聲此起彼伏,而且大家走得很急,原來防暴員警已經向我們推進。我們急忙往後退,隨後背後在員警總部也有警員衝出來夾擊我們,隨後我們聽到幾聲槍響,很多「手足」急忙往一座我不知道名字的山上跑,我們也跟著他們往山上跑,到山上之後從山上已經隱隱約約看到一個個軍綠色的點再往前推進,與那些黑色的點交織在一起,顯然「黑警」在山下已經開始肆意濫捕。

上山逃跑記

我們到了山上之後,據說「黑警」已經把下山的路都堵住了。我不知所措,驚魂未定,不知如何是好。很多手足也在等待著有車輛過來,還好我的香港朋友認識一名「黃絲」計程車司機,過來接我們,我們才安然無恙地離開了。

回到賓館,雖然很累,但久久不能入睡,我看著《蘋果日報》的直播,久久不能入睡。我擔心在路上看到的每一個手足,他們是否被捕,是否受傷。儘管非常累,仍久久不能入睡。

《誌》公民記者張倫攝於港島

一幫中國大陸的奴才罵一幫敢於反抗的青年是廢青,我倒想問一下這幫罵別人廢青的小粉紅,你的一生可否有一刻曾經抵抗過強權,不要說來自政府的不公義,來自學校的不公義他們是否反抗過?

奴才竟然稱人為廢青。一幫看著抖音、整天對別人漠不關心,沒事罵一下那些根本沒有侵犯自己利益的人,這才是廢青。包括我自己也是廢青。

我十分欽佩香港人當今時代革命的勇氣,他們面臨的是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還有他們教育出來的十幾億瘋子。這場完全不對稱的戰爭,似乎沒什麼可能答應這場仗,但是我作為基督徒,要告訴各位手足,你們就像面對巨人的大衛,大家都認為大衛輸定了,但是我要告訴你們,上帝站在你們這一邊,最後勝利必定屬於你們。到時候我們必定在立法會門外煲底相見。

感謝這場「時代革命」

我也要特別感謝香港的勇武派抗爭者,他們所受的指責最多,但是我卻要特別的指出他們,他們在前線抵擋黑警,才能讓我們這些和理非可以全身而退,我要特別感謝他們的無私奉獻,也希望他們自己也可以安全無事,不受傷不被捕。

香港的抗爭者,謝謝你們為我上了一門如此寶貴的一課!

香港人加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報道記者

  • 2019年創辦《誌》,記錄香港,香港有誌,心願是打造一個亞洲獨立記者平台,做到內容獨立、經濟獨立,每個獨立記者有他們的經濟模式。極權來臨,我們更需要記者。關震海的日本採訪室MattersMeWe

Go to top
回上一頁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 /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