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視法庭手語傳譯制度首次上立法會 建制派議員指檢討無迫切性

審視法庭手語傳譯制度首次上立法會 建制派議員指檢討無迫切性

聾人界別一直批評法庭手語傳譯制度欠監管,外界根本不清楚手語傳譯員的具體名單,當中亦無監察機制。

十一月十一日,司法手語傳譯制度首次進入立法會大會議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回覆指,現時有十七名特約手語傳譯員,「聘用全職手語傳譯員都不符成本效益」。張又稱「訴訟雙方如有投訴,亦可向法庭提出,法庭會嚴格依法處理」,惟《誌》得到投訴文件,政府所闡釋的「監察機制」,法庭在兩年前的回覆文件中以手語翻譯員是兼職為由,對翻譯員的行為「不作評論」。聾人遇上不公平的情況,可能有冤無路訴。

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反駁檢討制度是「吹毛求疵」,沒有迫切性。倡議者則慨嘆,難得爭取將議題帶入立法會大會,民主派總辭後,在議會內不知期望誰去爭取改變制度,他不希望法庭再製造聾人冤案。

【記者關震海、王鈴欣報道】

審視法庭手語傳譯制度首次上立法會 建制派議員指檢討無迫切性

邵日贊指聾人的權益問題應該不分政治光譜,跨黨派去爭取。

十七名特約手語傳譯員 應付一年百宗個案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就司法機構手語傳譯服務提出質詢。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十一月十一日就質詢在立法會大會內作出回應。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回應指,現時政府有一份登記司法手語傳譯員的名單,在有需要的時候,會以特約的形式安排名單上的傳譯員為法庭提供服務。現時名單上有十七名特約手語傳譯員,政府公布的數字與現時聾人界別口耳相傳的十名,數字上有所出入。

張建宗續指,過去五年,需要手語傳譯服務的案件維持每年約百宗的水平,名單上的人手足以應付需求,因此司法機構認為「現時沒有增加手語傳譯員的迫切需要,聘用全職手語傳譯員都不符成本效益」。

張建宗又稱,司法機構一直都有監察機制以確保手語傳譯員的服務質素,司法機構會向法庭傳譯主任和法庭使用者(當中包括市民)收集對於手語傳譯員服務的意見,司法機構亦會不時檢討這個機制。

對於有關手語傳譯員的投訴,張建宗指,相關部門會按既定程序處理,並會進行調查。張建宗補充,過去五年,司法機構收到一宗有關投訴,投訴涉及一名特約手語傳譯員在法庭上的表現,但在調查過後,有關機構決定投訴不成立。張健宗又說,訴訟雙方如有投訴,亦可向法庭提出,法庭會嚴格依法處理。張健宗又稱,「司法機構打算引入一個優化機制,包括繳請本地大學相關學者和有法庭傳譯經驗的資深傳譯員來考核應徵者的能力」,可是並未有公布確實的時間表。

《誌》得到2018年聾人張中傑向法庭語文辦事處投訴的文件,投訴手語翻譯員郭君迪在警方拘捕他的時候,竟主動叫張認罪,而不是在翻譯警方的說話。投訴信件中,法庭高級傳譯主任陳寶齡回覆指:「手語傳譯員並非司法機構的職員,是以兼職身份手語傳譯服務。有關他們接受政府部門或其他機構聘用時提供服務的情況,司法機構不作評倫。」

換言之,張建宗所說的「訴訟雙方如有投訴,亦可向法庭提出,法庭會嚴格依法處理」的機制並不成立。

法庭傳譯主任監察能力成疑

對於張建宗的回應,邵家臻作出了兩點質疑。邵家臻反駁指,現時該十七人的名單未能在網上找到,有欠透明度;其次,法庭傳譯主任根本不懂手語,未能評估手語傳譯員的表現。

張超雄議員反駁張指,優化機制只針對應徵手語傳譯員的階段,並不是針對現有制度內的問題。對於張超雄的反駁,張建宗重申,法庭使用者亦會監察手語傳譯員,同時,手語傳譯員和法庭傳譯主任在庭內會有互動,因此傳譯主任有能力監查傳譯員。張建宗續指,優化基制能令整個司法機關在手語傳譯方面的能力有所提升。對於張建宗指法庭使用者可以監察手語傳譯員,建制派議員謝偉俊議員則反駁,法庭使用者如律師和市民都未必懂得手語,根本無從監察。

另一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則質疑司法機構手語傳譯服務的迫切性。他指這是「吹毛求疵」,政府優先要處理的是其他問題,如法庭人手不足,法庭電子化等。張健宗回應指,法庭的確有其他問題要先處理,但同時也不能忽略聽障人士在法庭內的需要。

審視法庭手語傳譯制度首次上立法會 建制派議員指檢討無迫切性

十一月十一日早上聾人團體到立法會請願,希望立法會關注手語傳譯員的問題。

手語傳譯名單不透明

龍耳創辦人、多年關注司法手語翻譯問題的邵日贊在立法會聽了張建宗的答辯。

邵反駁張建宗所指「十七名特約手語傳譯員」,實際上「很多手語傳譯員已退休,以我所知至少有四個人已退休,政府所指的監察,是庭內還是庭外的人?什麼監察的團體及機構的名字?裡面又是什麼人?我們連手語翻譯員的名單也看不到」。

「醫院都有醫務委員會紀律聆訊,在傳譯上法庭沒有委員會,讓訴訟雙方投訴,這樣十分不公平。」邵日贊解釋,聾人的圈子很細,很容易有利益衝突,而且香港的手語沒有統一的標準,「有些手語是普遍性,例如簡單詞彙如汽車,翻譯者及講者有共識;但其他詞語有它的個人性,翻譯者可能不懂對方的手語,根本與資格無關。」

邵日贊過去在法庭上目睹不少傳譯者的錯漏,影響被告的供詞,更甚的曾出現傳譯員是聾人,傳翻員本身未必了解法官之全意,亦有翻譯員曾叫被告認罪,有妨礙司法之嫌。邵建議法庭要錄影錄音,公平審訊,不要製造冤獄;他又建議如果有不良紀錄的手語翻譯員,也要記錄下來,如果錯誤太多,法庭應該永不錄用。

審視法庭手語傳譯制度首次上立法會 建制派議員指檢討無迫切性

致力為聾人爭取權益的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辭職後,聾人組織擔心在議會無人替他們發聲。

民主派總辭 關注者慨嘆:還可以找誰幫忙

對於何君堯認為審視手語傳譯制度是「吹毛求疵」,邵日贊慨嘆:「呢個世界上唔係一定要靚,你的口材好,其他嘢唔好,是否要扔了垃圾桶?整個社會需要包容,聾人是少數,如果要幫,要從整體去睇,今日嘅社會救一隻貓,都出動咁多消防員,是否當少數不是一個整體?彩虹咁靚,正因為有不同顏色。」

十一月十一日,正是民主派選擇總辭的一天,審視聾人司法手語翻譯的問題歷史性首次上立法會大會,隨民主派總辭,亦可能是最後一次在立法會「亮相」。「 幫聾人申張正義,應不分黨派,經常幫聾人的立法會議員已經失去位置,我們應該找誰幫助呢?」邵日贊說會繼續尋求改變制度的方法。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