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散港人創辦雜誌《如水》「如水」發行絕不自我審查

流散港人創辦雜誌《如水》「如水」發行絕不自我審查

《港區國安法》生效半年,多位社運人士、民主派代表流亡海外,暫別香港「本地戰線」。「移民」、「逃亡」成為香港新關鍵詞。香港人成離散族群,流落不同地方。

離開並不代表放棄,一群身處海外的港人和流亡者,創辦雜誌《如水》,冀建構一個公共議論香港的媒介。《如水》編委會成員、民間外交網絡前發言人張崑陽說,海外港人有責任,去說些身在香港的人不能說的事,保存香港文化和論述,「我們現在好像地下水的伏流,還是川流不息,只在等待一個時機,令到地下的伏流成為汪泉,破土而出。」

被通緝的張崑陽坦言,在海外內心充滿罪疚感。

【記者廖俊升報道】

前年一場無大台的「流水抗爭」在2020年冷卻下來。新冠肺炎肆虐,限聚令成常態,夏天落實《港區國安法》生效,有人被捕,有人流亡,抗爭力量彷彿被瓦解。

2021年伊始,一班流散到海外的香港人,辦了一本名為《如水》的雜誌,望在自由空間,無顧忌地議論香港,與在地港人與相補位。「我們現在好像地下水的伏流,還是川流不息,只在等待一個時機,令到地下的伏流成為汪泉,破土而出。」張崑陽說,香港人靈活如水,終有天會滴水穿石。

一直打「國際線」的張崑陽,去年初勝出民主派初選,然後在八月流亡海外。上月有媒體引述消息指,張崑陽正被通緝,一旦回港即會被捕。

去年十月底,張崑陽牽頭發起辦刊計劃。他參考過台灣戒嚴歷史,島內社運人士辦了一份《美麗島》雜誌,掀起一場大型運動和鎮壓。部份流亡海外的台灣人,繼續辦《美麗島》海外版,延續抗爭精神。

張崑陽預料香港的紅線會繼續收緊,編採自由和出版自由也將按威權的劇本收窄。「身處海外的人都有一定責任,透過一些媒介,說些香港人不能夠再講的話。」他期望《如水》會是香港本地之外,一個保存香港文化、思想和實力的平台。

《如水》的創刊宣言:「人要如水,先要清淨如水、清空心智,審視自身的盲點及未圓之處。」

受台灣社運啟蒙 以雜誌連結海外港人

台灣戒嚴時期,散播自由思想的書籍,被視為「叛國」產物而遭禁止。六十年代,台獨運動家史明為逃避政權威脅而亡命日本,日間賣餃子,至凌晨挑燈夜讀,撰寫《台灣人四百年史》、發行《獨立台灣》月刊,宣揚「台灣民族主義」,即被當時國民黨列為禁書。流亡艱苦時,他這樣勉勵自己:「這是為了革命在吃苦」。

史明曾在回憶錄中道,歷來關於台灣的史書皆由外來統治者所寫,「要打倒外來殖民體制,台灣人一定要暸解自己的歷史才行」。他用寫作打「國際線」,以著作連繫世界各地留學台生。

今天歷史恍如重演,張崑陽希望《如水》成為「國際線2.0」里程碑,不再停留於倡議和呼籲外國制裁,而是要鞏固離散族群的政治論述,連結海外港人,令香港被國際聽見和看見。「很多海外港人對香港歷史的重新啟蒙是在2019年。他們移民多年,幾年前的辯論,甚麼本土派、民主中國、大中華、香港人等等,對他們來說是真空了,沒有認知。」

他意識到「反送中運動」中,海外港人展現了龐大能量,無論在物資、資金或輿論上,都持續地支持本地抗爭,因此有必要加強海外港人與在地港人的連結。

前立法會議員現在身在倫敦,他是《如水》的顧問。

禁書難入境 轉賣電子書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公共圖書館覆檢部份政治敏感書籍,包括黃之鋒的《我不是英雄》和陳雲的《香港城邦論》;《BBC》報道,有出版商不敢再出敏感政治書籍,可能觸碰到法律的字眼都要刪減。更有部分香港獨立出版社已直接將印刷的工序搬到台灣並發行,有香港書店老闆更透露曾疑似便衣警喬裝讀者到書店,向店主查問一些政治書的來源。

香港漸漸步入「禁書時代」,《如水》雜誌推出三天,《大公報》即指雜誌企圖推翻香港政權,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有港區人大代表說港府應加強執法,「制止這些鼓吹接近恐佈主義思想的刊物或信息流入香港」。

「其實早料到,香港如此急速崩壞,有禁書也是假以時日的事。」《如水》編委會早已想過雜誌會被禁,就算雜誌在台灣印刷,也難進入香港。張崑陽亦擔心,當抗爭標語物品都能成為檢控《港區國安法》的證物時,持有《如水》的香港人或會有風險。有見及此,他們打算向香港訂戶售賣電子書,對其他地方則售實體書,希望將風險減至最低。

《如水》編委會由張崑陽、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前學聯祕書長周永康、鍵盤戰線前發言人鄺頌晴,以及《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等十一人組成。團隊成員的政治立場不盡相同,包括有曾被標籤作本土派,以及左翼的成員。

編委成員鄺頌晴認為,經過多年立場爭論,再受「反送中」洗禮,昔日一切標籤都已失效,而在威權之下,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立場分歧不會影響大家對香港的愛,我們是在這個common ground上運作。」鄺頌晴說。

相信文字的力量

鄺頌晴說仍然相信文字的力量,雜誌一旦不能入境,會以電子書形式發。

現時YouTube KOL(意見領袖)政論影片成潮流,鄺頌晴倒認為文字無可替代。她說,香港現時有很大的無力感,大家寧看一些簡單、容易完結的影片,直接吸收資訊避免思考;但與畫面刺激的影片相比,看書和寫作要看上文下理、集中和消化,過程是一種思想和情緒的沉澱。

《如水》創刊主題為「絆」,談香港人的種種羈絆與糾纏。「羈絆有一種張力和磨合,例如是『和勇』之間的羈絆。他們說『不理想,但可以接受』,你會見到有張力,你內心不同意,但你會體諒。」鄺頌晴說。

修讀資訊保安的鄺頌晴,將在創刊號寫科技與社會難分難解的關係。當網上討論區和手機通訊程式牽動社會運動時,監控同時存在;但即使人們知道政府監控社交媒體,港人卻難以掙脫之,「例如當政府說,不用『安心出行』就不准搭交通工具,你就會服從。要怎樣才能掙脫呢?我的文章用了些例子去解構正發生的事。」

鄺頌晴說,《如水》會以一些理論去解構香港的狀態。她坦言不會為了讓雜誌進入香港,而自我審查和妥協,「如果這樣都容不下,代表這個政權與真理無緣。」

離散之後 他們與香港的羈絆

《如水》是一道橋,連接香港與不知歸期的離散港人。離開但不放棄,一切皆因羈絆,無法與香港切割。

去年五月,鄺頌晴與德國國會議員發起聯署,要求德方制裁中國。去年十月聯署達標,她現正準備出席本月二十五日的國會聽證會。去年七月底,她前往德國留學,如今或已變成流亡。

鄺頌晴和香港的羈絆,是種「love-hate relationship」(愛恨交纏的關係)。她形容香港生活比德國忙錄和壓力大、花四千元便能在德圍租到房子。她隨口便說到幾個香港的缺點,但她仍然想念港島電車叮叮聲、想吃米線。

「會否有一天,我不再是個港女呢?」她害怕自己會忘記香港人這個身份。如今她煮飯必會煮香港家常菜;她不敢扔掉從香港帶來的書和衣服,還要把它們放在當眼處,提醒自己是一個香港人。就算她看見香港不斷在變,她仍盼有歸期,「德國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只得一個,那就是香港。」

張崑陽也一樣,到今天依然與香港糾纏,羈絆源於罪疚感。數個月來他都不好過,每當看見朋友被捕便非常難受,「尤其初選參選人被捕,說他們顛覆國家。我自己也有參選,但逃脫了⋯⋯,那麼我該怎樣點回應?如何克服愧疚?」他嘆道,眼見朋友所受的苦愈來愈多,自己享受安全和自由就像受罪。

漂泊他鄉歸來無期,罪疚感逆襲,但張崑陽和鄺頌晴都相信,離開了更加不應該放棄。「2020年大家過得很慘,所以我們想做些振奮人心的事。這班原本不可能站在一起的人,在海外合作做些事,想給香港人希望,我們也不會放棄希望。」張崑陽說。他們在盼待,有天回到民主而自由的香港。

《流水》將以季刊形式出版,其創刊宣言中指,政權正抹殺公共辯論空間,一班流散在外的香港人將利用在海外的自由空間,建構並保存一個公共議論香港的媒介,冀整合香港政治、歷史、社會和文化面向的論述。

《如水》訂購連結

報道記者

Go to top
回上一頁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 /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