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周倒地後頭貼地想「撐起身」 周父與證人呼籲更多人出來尋真相

目擊周倒地後頭貼地想「撐起身」 周父與證人呼籲更多人出來尋真相

死因庭進入第二周聆訊。一名市民證人蒙偉傑作供,蒙當時拍攝了一共五張照片及兩條影片。蒙第一次到場時並沒有任何消防員和義務急救員。

十一月三日晚上十一時半左右,他在尚德停車場的巴士總站下與友人談天。蒙供稱,他一般慣性在晚上十時和十一時都會外出散步,往該處買宵夜。約零時四十分,尚德一帶發生衝突,警方施放催淚彈。他正在和一些五十至六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向高處和遠處躲避,到天橋位置尚德停車場連結富康花園的的天橋,即是近着香港單車館公園一邊連結尚德停車場A的天橋。

【記者王紀堯、陳娉婷報道】

自動草稿

閉路電視顯示現場多人走動,周爸爸希望更多人出庭尋找真相。(《誌》資料圖片)

有人大叫 「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

約凌晨一時三分,蒙看到一名年輕人,身材比較矮小、約廿歲的年輕人從停車場內往尚德商場的方向跑,並一邊大叫「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他和一名五十多歲的叔叔本來打算離開,後來轉向青年跑來的方向一探究竟。 他形容,當時與同行的中年男士緩步向着同一方向走。

蒙稱當時約凌晨一點零三見到傷者,自己當時在隔着行人路和泊車位置的牆外呆站距離傷者六至七米,至於另位中年男士情緒則比較激動,近乎「喊的狀態」,走近傷者近三至四米的距離,但兩人均沒有接觸傷者。

蒙形容,當時傷者向着籃球場方向,對着外街的方向,頭部貼地,手放在腰間的位置,膝蓋則近左邊身體,「兩隻腳不似青蛙」。蒙形容,當時的感覺是「曾經想撐起來的感覺,腳微微想撐起的」。

 第二批消防員 約凌晨一時十二分到場協助急救

約一分鐘後,有兩至三名消防員到達現場,當時拍下了照片。蒙解釋,當時想拍攝照片記錄傷者倒地的姿勢,因為聽到消防員說想為傷者翻身。

大約一時零九分, 消防處理傷者時手沾到血,蒙協助從消防員身上拿電筒。消防員指,正在呼叫其他救援人員前來支援,但有人未找到該處位置。蒙協助到近商場位置的尚德停車場A位置接應該批消防員, 帶消防員回去的路程中遇到義務急救員,於是一同前往為傷者急救。

蒙稱,當時回去的時候傷者已經翻了身。

自動草稿

市民證人蒙偉傑目擊周梓頭貼面。(王紀堯攝)

防暴出現層呼喝「發生咩事」

市民證人蒙偉傑續指,凌晨約一時十五分左右,義務急救員與消防員在搶救傷者時,有防暴出現在橋上,形容場面為「一班黑色人拿住枝槍」走來。

他供稱,這群防暴警大聲呼喝,其中有一、兩名警員更走近他們後面,前排特別激動,質問「發生咩事」。蒙隨即大聲回應:「救人先!」。數十秒之後,後面有一兩個警員拍拍他們的肩膀叫他們退後,他們就離開了。

蒙偉傑供稱,曾經見到傷者脈搏僅六十多,到達後跌至四十多,「所有救護員一致認為情況危急」。

根據蒙當時拍攝的影片,約凌晨一時二十七分左右,他從天橋上向下望,見到有消防處的救護員走來,尚智樓到廣新閣中間面向籃球場走來。他與在場的街坊立刻大叫,呼喚他們上來。約凌晨一時二十九分左右便有拿着「擔架」的救護員治理傷者,從影片的聲音可清晰聽到救援儀器發出的「嗶嗶」聲。

蒙指站在現場很長的時間,將五張照片給了「用Airdrop」一位年輕人,最初沒有發送影片,希望可以看看有沒有影響到其他人才公開。及後才將影片交給一些傳媒,亦接受過一些訪問。

閉路電視鏡頭顯示 消防員比證人先到

庭上播放閉路電視顯示,蒙曾經在筆錄電視顯示時間凌晨一時一分左右,在富康花園連結尚德停車場A的天橋上先談。直至播放到片段凌晨一時零二分三十秒左右,一名身穿黑色短褲的青年走過。死因研訊主任想證人提問:「你會否覺得在你背後走過的人和你知道的傷者很似」,證人回答:「對的。」

庭上續播放尚德停車場A二樓的閉路電視。畫面顯示凌晨一時四,停車場內的煙霧感應器亮起消防警報燈。蒙指出,當時在「尚十」位置有聞到催淚但的味道,但到走近傷者的停車場位置,已經沒有察覺到停車場有煙霧,也沒有問到「有味」。

閉路電視時間顯示在凌晨一時五分,有人帶著消防員出現到傷者位置,即是早在證人到場前已有消防員出現為傷者急救。而在凌晨一時七分,才有一個與蒙身影相類似的人在停車場的閉路電視畫面出現。 蒙起初質疑身影是否自己,死因研訊主任在庭上再播放一次畫面, 他才確認該身影是自己,因為認出前方跑前的人是同行的中年男士。

自動草稿

周梓樂離世翌日,大量市民到尚德停車場悼念周梓樂。(《誌》資料圖片)

 蒙: 「希望自己帶領到一些人出來作供」

蒙稱當時在傷者位置沒有見到很大煙霧,也沒有聽到很大的叫聲,停車場內亦有很多人沒有向「特定」的方向跑。 蒙補充,在消防員和急救員處理傷者過程中, 有人曾經拿傷者的證件出來,知道傷者是科大,但自己不是經手人。

及後,蒙在閉路電視片段指對一名戴白色帽子的少年有印象,又認出曾出現在傷者現場的中年人、踏著滑板車在停車場徘徊的少年等不同的人。死因研訊主任續問有關蒙當日同行中年男士的資料。研訊主任多次在庭上指出,死因庭的目的是尋找真相,希望見到不同的現場的人士給予有用的證供。

蒙在庭上指「我都希望自己係帶領到一些人出來作供」。 死因裁判官回應「片段都見到好多人,唯有希望這樣」。

蒙與梓樂同日生日感 「有緣份」

蒙在庭外回應記者提問 ,指知道周生的公開聯絡電話。從事發到現在開始,除了幾間傳媒,警方沒有嘗試過聯絡他,自己亦希望聯絡周的家人。蒙指,本身沒有打算作供,認為社會情氣氛敏感,擔心會為家人帶來風險。

蒙本來只打算與周父交代事件,但認為與傷者有緣分,「傷者的生日和我同一日」,又感覺與周父溝通時感受到對方的理念是「中立」和「正確」,要「針對事情,不要分政治」。蒙指與周父溝通時,他的對答簡潔,只是問「可不可以出嚟」,「可不可以畀資料」,感覺他不會嘗試影響證人作供,遂決定走出來幫忙,「幫到件事就幫」。

蒙又呼籲,若有其他市民目擊案件地點或附近發生的事,可以直接找周父,又指如果新證人擔心和害怕,自己可以陪同他一起找周父。他又強調,周父只是想了解事件,「不會強迫人出庭」作供。

自動草稿

周梓樂父親再度呼籲現場的目擊者提供更多資訊,還原真相。

周父再度呼籲市民提供資訊

周父在庭後面對傳媒,指自上週公開電話後,不少熱心市民透過WhatsAPP聯絡提供資料,又特地感謝今天的證人蒙偉傑作供。他提及,庭上播放的閉路電視畫面顯示,事發地點附近的天橋上有很多市民經過,希望有更多人願意提供資料。

他又指,從閉路電視可見,有兩名男子從橋上行到富康花園,分別很急地上了三樓,疑惑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可否請他們出來,找一找我。」其中他特別強調,見到有名黑衫男子在升降機那邊出現,「很接近我的兒子」,希望對方能聯絡他。他堅定道:「我相信他知道一些事情,希望鼓起勇氣,幫助尋找真相。」

他又透露,很多熱心市民傳送電話訊息,叫他要「平安」或「加油」。周父臨別時又再次感謝傳媒,指上星期作出呼籲的效果理想,希望今個星期「效果更好些」。他又重申其電話為 96604837,可直接聯絡他或死因庭。有記者追問或有市民憂慮事件敏感不敢走出來,他重申:「目的只有一個,希望找到真相。希望他們能鼓起勇氣,走出這一步。」

報道記者

  • 2019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曾經於明周文化撰稿有線新聞兼職港聞記者,畢業後加入獨立媒體《誌》,寫專題和拍攝紀錄片。書籍著作有《香港大道》,參與紀錄片《中大保衛戰》、《元朗吶喊》等。

  • 獨立記者,對人性好奇、對世界疑惑,喜歡探索寫作的各種可能性。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討厭不公義與偽善。

Go to top
回上一頁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 /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