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Water 網絡移民潮 KOL、區議員、傳媒小編彈指之間的聚散

BE Water 網絡移民潮 KOL、區議員、傳媒小編彈指之間的聚散

民主派初選五十三人因涉嫌犯港區國安法被捕,成為2021年第一個新聞震撼彈。外媒報道被捕者的手機「被送中」,香港警方並沒有否認。同時美國發生佔領國會山莊事件,總統特朗普被指涉嫌煽動右翼份子釀成悲劇,他被Twitter、Facebook 無預警的情況下封戶。

社交媒體巨擘壟斷資訊,一步一步蠶食用戶私穩,我們還可以退到哪裡?Whatsapp 宣布將更新私隱條款,要求用戶在二月八日之前,同意WhatsApp與Facebook 共享用戶資訊,否則遭停用。Facebook 亦開始掃街坊「黃Group」,一月五日有十二人萬的「Tai Po Group」亦被封,連街坊群組也響起警號,香港人紛紛轉到MeWe「重新再來」。

霸權當前,香港史無前例,和勇不分、黃藍不分的反對Whatsapp 與Facebook 霸權。 在過去十天,香港人忙於網絡大遷徒,看專頁、新聞由Facebook 轉去MeWe,私人通訊則由 WhatsApp轉去Signal。今次大規模移民,大眾媒體《蘋果》、《立場》或《100毛》的追蹤者火速升過十萬。

在Whatsapp的工作群組,同事早上狠狠拋下最後通牒:「再喺Whatsapp講一句話就罰X錢」,在Whatsapp 留下Signal「 加入群眾」的Link 便迅速「轉場」。大學同學、朋友 Group 立即響應熱潮「轉場」。年長的父母見形勢不妥,急急找敲女兒的門探問:「聽講Whatsapp 會出賣我哋資訊,阿囡係唔係呀?」

一場對抗社交媒體壟斷的大戰,香港人又動起來Be Water,向Facebook Say No。群情洶湧,Whatsapp將私隱條款延至五月十五日,只延不撤,香港人在網上留言「又算撤都一樣會走」。

十多日掀起網絡「移民潮」,香港人撤得狠。我們在社交媒體人與人之間關係分得愈來愈細,誰留低?誰先聚在一起?誰先行動?誰的情感牽動誰?從這次「移民」窺探出香港2021年開局的理性與感情之間的複雜氛圍。

 

《誌》訪問KOL、媒體小編及民主派區議員,他們翻天覆地社交媒體「轉場」的時候,這樣看香港人在網上去或留的微妙變化。

 

【記者關震海、王紀堯報道】

BE Water 網絡移民潮   KOL、區議員、傳媒小編彈指之間的聚散
插圖設計:Yanky

一月十三日 .  家.KOL黃可盈

同溫層更保溫「是時候換血了」

黃可盈(Flavia) 在Facebook的粉絲專頁有逾二萬人讚好,Instagram則有13.1萬的追蹤者。在社交平台上收到關注,也因此也吸引了不少廣告商邀請她賣廣告,並獲邀拍攝電視節目。

通訊軟件的私隱問題並非新鮮事。黃可盈說,去年十一月曾看過網上提出一些關於Whataspp的私隱問題,所以曾下載Signal,但當時社會的反應一般,沒多久這個新通訊軟件被打入冷宮,她亦從手機中移除了Signal。

直至這週,WhatsApp因更改私隱條款而引起「網絡移民潮」,Signal被重提。「大家都很活躍叫大家轉、教大家用。我也不知道可否稱之為『朋輩影響』,但我都從新開始使用Signal。」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亦擔心私隱問題。 雖然whatsapp會與Facebook共享甚麼資訊還是未知之數,但未知的恐懼可免則免,她亦選擇開始轉用signal。

 

轉場開Group 為同溫層保暖

同時,黃可盈也加入了另一個新的社交平台MeWe。她形容MeWe 的功能與Facebook很接近, 但由於在MeWe上開設粉絲專頁(Page)需要付錢,因此她只是開始了群組(Group)。大家紛紛在群組中自我介紹和打招呼,氣氛非常熱烈,不少舊有平台的追蹤者亦十分支持他們這樣做。 然而,啟動群組首天,只有八十人加入群組,一星期已躍升至四百六十人加入

使用新平台的人數雖不多,但她認為這並非一件壞事。「Mewe是一個洗血的好機會。Facebook和instagram長年累積了很多人,但肯繼續在Mewe關注你的是真正支持你的人,加上mewe的賣點是沒有廣告,所以可以有更真誠交流。」 她會先同步三個社交平台發放的資訊,但長遠而言,她期望能夠在MeWe發放一些更「個人」、更「獨家」的資訊,與忠實的支持者交流。

網絡大遷移,是否棄舊迎新?黃可盈與不少同行看法一致。

 

「大家都很習慣使用舊有的平台,MeWe並不會成功取代Facebook 和Instagram,只會是多一個平台的選擇,要完全遷移就需要等待一段很長的時間。」

她坦言,沒法預計熱潮過後還有新平台的用戶增長,但相信短期內廣告商亦未會依賴新平台的數字作為參考。

*     *     *

一月十三日.地鐵站.傳媒資深小編

 

公司專頁已轉MeWe

習慣長期掛起耳筒,處於隨時可通話的傳媒小編A,在迫地鐡的三十分鐘,抽空接受《誌》的訪問。「是否轉過去MeWe,我們十一月已經在討論了」。公司猶豫了兩個多月,終於決定開Page。

小編A 說公司一早發現,社交媒體出現年齡斷層,年輕人放棄Facebook。「公司之前做了一些調查報告,三十歲左右的讀者絕對走得郁(可以改變),他們適應不同的Social Media;而一些中年或更年長嘅一層,佢哋忠誠度係好高,但未必可以一下子適應到新介面。」小編A用了三層人去簡單分析,在網絡成長的千禧後、九十後根本習慣用不同的社交媒體去溝通;三十歲以上的八十後因為工作關係他們願意也有能力「大遷徙」;年長一輩就算「移民」,也可以在Facebook看到他們專頁,因此「移民」的成本不大,反而藉着這個機會找到更多年輕的一群讀者。

 

「移民」轉場讓年輕一代看得見

 

作為一個兼顧廣告推廣的社交媒體小編,小編A認為要接受時代轉變,未來社交媒體的「大眾」漸漸瓦解,以前只在Facebook 落廣告已經不行,顧客「碎片化」,這樣反而可以迫使Marketing多思考不同類別的受眾。

「年輕一代唔鍾意一味Sell佢廣告,Facebook 已經唔work。新一代要佢哋去搵(資料),由他們去『發現』,對他們來說反而更真實。」

可是不行演算法的WeMe沒有廣告,也確令傳媒非常頭痛,始終商戶是付錢給傳媒Push廣告,要看到更廣濶的接觸率。小編A 則覺得這不是大問題,在MeWe 反而找到一班「新客戶」,又或是引來一批忠誠又不愛看HardSell 廣告的讀者。

 

WhatsApp更要求客戶同意跟Facebook分享用戶資料,幾日之間,觸發香港人快速由WhatsApp轉到Signal,由Facebook轉到WeMe。那數天,小編A不斷收到讀者問:幾時轉去MeWe?小編A 不諱言做媒體要 Be Water,要如水的跟大眾走,十一月「見步行步」考慮MeWe 要不要Join,因為公司認證以及「轉場」之風未成形,一月人多就成路,「轉場」根本不用考慮。

 

「完全感受到風向,再唔食住個勢,我哋就蝕底」,小編A說。香港人網上大遷徙的速度前所未有如此快,大眾媒體開WeMe專頁數天,《蘋果日報》的Follower簡單過十四萬、其他如《100毛》、《立場新聞》近十萬。

 

小編A 認為香港人的特點是快、一窩瘋,香港傳媒要轉得快,今日要面向讀者,一定要從多元的社交媒體發展,不能只靠Facebook,「做傳媒小編,不要想社交媒體為你帶來什麼,而是努力在不同群眾找到存生感」。

 

香港人在線下不止一次逃亡,這場線上「鄧寇克」,小編A認為總會有人留在Whatapps、Facebook,那一批就是他家中的母親。「對佢哋(父母)嚟講,睇YouTube 影片已經好叻,要佢移民,有啲難」。照顧父母,是小編A 決定怎樣也留低WhatsApp、Facebook Apps 的最大原因。

 

*     *     *

 

一月十三日晚上七時 .區議員辦公室.朱江瑋

 

舊同學集體「轉場」街坊思考應否「重新再來」

 

參選前,旺角南區議員朱江瑋在旺角花大半年時間免費為長者開班教授他們用WhatsApp、Facebook,驟眼間香港人又轉場了,長者未必適應到新介面。街坊Group在 WhatsApp Group 七咀八舌討論去留,有些建議在MeWe 先建立個購物Group 找個逃生門。

 

街坊團購群組陸續有人退場,亦有人在MeWe 重新建立。

 

「對於『不如重新再來』,街坊是有點猶豫」,朱江瑋說。一向用WhatsApp 廣播功能的朱江瑋在他四千個「廣播名單」當中,他說只有十多個街坊表明以後不用WhatsApp ,兩者皆用的街坊佔大多數,始終工作、生意來往、親人都在WhatsApp ,而且更重要的是Signal 沒有廣播功能,對於某些事業如保險、傳媒、政治人物是有點不便。

 

朱江瑋留意到較保障私隱的Signa出現後,社交媒體出現「親疏有別」的情況,「以後留低一些不是太熟的群組在WhatsApp ,還有一些不太強的連繫、但有公關元素的群眾也會留在WhatsApp。你會發現今次有深厚關係的朋友走得好快,我中學、大學群組已經即刻轉晒過去。」

 

 工作VS私人 楚河漢界

 

由大學開始參與社運的朱江瑋認為,社交媒體走得快,難免出現割席,或開始在社交 媒體分開公私,楚河漢界,這次「移民」超越政治光譜,不論黃藍可以無情地親疏有別,私事在Signal傾,工事在Whatapps傾。

 

「大學同學放低條(Signal)Link就叫你走,你走唔走?這並不是理性的取捨,是感情的選擇。跟親人,跟朋友,今次是一種決絕的 SAY 一次 GOODBYE」。

 

朱江瑋留意到,遷徙的速度某程度反映政治醒覺的程度,也可以超越年齡層,他身邊五十至六十歲「黃絲」長者,很快做了決定轉去Signal。「『重新開始』是很貼近現在的政治情緒,經歷了初選五十三人搜捕,警方將手機『送中』,私隱度全無,香港的政治氣氛已去到『危險』的情形,這跟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好似,總之要走,BeWater,走咗先,行動最實際,未來係點無人知」。

 

「機動性強也反映文化水平,同溫層會強大;同溫層不強的街坊有可能會滯留。」朱江瑋分析網絡上能力不大的街坊,在今次網絡大遷徒接不到軌,資訊會漸漸割裂,可見未來會更碎片化,這是無大台必然的結果,連結社區的社交媒體亦會趨向多元,不再靠只靠Facebook、Whatapps。

返回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