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ckett 當時與俞警員糾纏在地上,對峙其間手握俞的警棍。(王鈴欣攝)

美籍律師襲警案上訴
被告拿警棍、打警員為調停 官:警員追疑跳閘男時大叫「非禮」沒問題

美籍律師Samuel Bickett被判控襲警罪成立,入獄四個月。Bickett今日於高等法院上訴庭作不服定罪及刑期上訴,案件由法官杜麗冰審理,現時未有裁決。

辯方今日指出四個月的刑期對初犯者過高,加上Bickett的行為只是剛巧在現在和想令現場情況冷靜下來。辯方亦提到,警員追截疑跳閘男生時大叫「非禮」是一個錯誤的指控,但杜官認為,基於當時的社會環境,這是沒問題。

辯方:警員先不認後再認是警察令人生疑

案件發生於2019年十二月,當時休班警員俞樹生在銅鑼灣地鐵站追截疑跳閘的男生,Bickett其後上前嘗試拿去俞的警棍,俞失平衡跌倒,Bickett打了俞一至兩下,最後被控襲警。

辯方指出,沒有影片顯示實際上為何休班警員俞樹生追截男生,這代表證據上沒有證明到俞是否在執行作為警員的職務。控方則指出男生一直都不合作。

至於俞失平衡倒地、然後Bickett打了俞的臉幾下,辯方表示Bickett當時只是自衛。辯方解釋,由Facebook的片段可見,俞倒地後仍拿著伸長了的警棍打Bickett的腳。不過,杜官則反問,在片段中,俞倒地,Bickett在俞之上,而警棍當時在Bickett大腿之下,俞怎能襲擊Bickett。

在同一片段亦可見,一名戴粉紅帽的外籍人士問了俞兩次「are you popo」。俞第一次答不是,第二次答是,之後Bickett便拉著俞的警棍,最後俞失平衡倒地。辯方表示,當時俞的情緒激動且拿著警棍,Bickett認為情況危險。杜官指,俞拿的只是警棍不是槍。此外,辯方指出,俞是先說自己不是警察,但之後又說是,加上俞對疑跳閘男生使用過份的武力,例如,將警棍推在男生頸上,所以Bickett是有理由不相信俞是警察。辯方形容,Bickett的行為只是想令俞冷靜下來。但是控方指出,俞先說自己不是「popo」是因為「popo」不是一個常用來代表警察的字,加上「popo」有對警察不尊重之意。控方也表示,Bickett對俞施加了過份的武力:Bickett踩了俞的肚,又打了俞的臉。此外,俞的警棍是推了在男生的胸口而非頸。不過控方亦有指出,Bickett拿警棍是合理的。

警員大叫疑跳閘男是「非禮」因想引人注意

另外,辯方指出俞當時大叫疑跳閘的男生「非禮」是一個錯誤的指控。但是,杜官說,俞已解釋了他叫「非禮」是因為這較能吸引到路人的注意,路人可幫忙截停男生。杜官強調,辯方需看當時的環境作定論,不能就此說俞沒有跟從相關指引。杜官解釋,因為當時的社會事件,跳閘不是一件非尋常的事,很多人都跳閘。

休班警員俞樹生一度否認自己是「Po Po」(網上影片截圖)

辯方:初犯刑期過高

辯方指出,Bickett沒有刑事定罪紀錄,加上他當天也是剛巧在案發現場,他亦不懂廣東話,其實不太清楚現場實際發生什麼事,因此四個月的刑期以及兩星期的加刑是過高以及不合理的。控方則反駁指,當時Bickett嘗試拿走警員的警棍,同時激起了車站內的人的情緒。杜官在聽取辯方律師的陳詞期間,曾扔筆,並冷笑,又說「I was not born yesterday」。

Bickett在休庭後沒有對上訴有任何評價,他只引述了杜官在庭上說男生跳閘沒人會理,但性侵就會有人理;以及控方說Bickett拿警棍是合理的。

案件編號:HCMA 339/2021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