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蔭聰 X《開玩笑的夏天》作者清如 — 站在歷史的開端,論記錄的熱誠與「急凍的狀態」

《開玩笑的夏天》講座

1989年,葉蔭聰是學生,參與公民運動,2019年,我是學生,參與公民運動。身份的交替,其實是時代給我們深深的烙印。

八、九十年代香港逐漸建立公民社會,很多公民組織如雨後春筍,不少公民社會的元素開始湧現,例如政黨成立、立法會選舉等。但這一兩年,不少公民組織解散,八九後成立的支聯會的解散便頗為標誌性。

八九六四鎮壓之後,葉作為交流團長,同年冬天曾組團到大陸考察,那時他們還能毫不避諱地問當地幹部:「你如何看八九六四?我哋真係唔驚」,當時未到一個監控的狀況,基層的空間是有的。直至10年前,中國還是有空間自由活動做研究,「現在是歷史的開端」。

複雜又微妙的「急凍的狀態」

不少香港人還是相信會有空間和希望,所以選擇回大陸參與公民社會的建立,例如搞NGO。葉對於2019年後的觀察,提到一個比喻「急凍的過程」,2019年的事情是行動先於思考的,大家還沒有來得及消化,便被急凍。大家對此形成了失語和真空的狀態,無從處理這種「急凍的過程」。

會員限定內容,請先登入
現在加入誌訂閱會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