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時代牆外的人在紅線上堅持什麼?

/

國安法時代 高牆外的人在紅線上堅持下去的理由

清晨時電話彈出新聞提示,總讓人心驚膽顫。根據往例,警方總是在清晨出動拘捕「政治犯」,這變成香港的新常態。有人因害怕警察大清早來拍門,不想一覺醒來便失去自由,所以把作適顛倒,等到早上六時之後才進睡,至少不用驚醒過來。

這兩年,Telegram法庭文字直播台響個不停。截至今年二月底,反送中運動被捕人數達10,242人,至少2,521人被檢控,當中700多人被控暴動罪。去年七月實施《港區國安法》,警方至今年三月拘捕一百人,包括今年一月六日搜捕民主派。

背負被捕者的期望,「堅持」兩字變得沉重。原本在牆外的民主派政治人物,因為2020年民主派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牆外的人變成牆內的人。《港區國安法》管治下,街頭抗爭消散,政權展開無盡搜捕,身處高牆以外的人,面對恐懼壓逼,若然選擇留下,該怎樣「堅持」?

「這個社會沒有給大家喘息的機會,大家仍然有很多事需要去做。」有一班人未敢停下,做社區工作、探監寫信、辦小型示威,和擺街站,在不同崗位負重前行。

「十年見!」的重量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拼命用眼神報平安 賢學思政戰友:只想人月兩圓
Previous Story

「紙本分格」逆市開實體店:我相信漫畫的存在,看手稿來這裡看個夠

Next Story

相約馬屎埔:當中佬遇上中年狗波子

Latest from 會員限定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