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POSE:「現實世界」未能成為的人 淺談七、八十年代的LGBTQ、次文化


「The category is…Roalty」

她徐徐走到台前,反射在disco ball的燈光照在她身上,金色的披肩、代表皇族的紫色裙子,她都穿上了。她轉了一個圈,向評判擺出各種姿勢,在那沒有冷氣且狹窄的地下空間,她的肌肉竟感到無比放鬆——每次伸出手、每次轉身都是自然的,不會害怕碰到牆。在ballroom(舞廳)內,Blanca可以dream big,她可以是model、business woman⋯⋯各種她在「現實世界」未能成為的人⋯⋯。

Blanca是一名拉丁裔美國人,她是一名跨女,也是一名處處為「子女」著想的「母親」,每個星期你也可在ballroom找到她。同時,Blanca也是美劇POSE的主角。

在ballroom內,有不同category的比賽,有參賽者,有主持,有評判。(劇集截圖)

在流行文化中的ball culture

在流行文化中,不時也會找到ball culture的身形。例如美國著名的變裝王后真人show,RuPaul’s Drag Race,每一集的最後,drag queens們也要走一走不同category的runway來比試。值得留意的是,drag queens在日常生活中,沒有說一定要是什麼性別或身份,有些是男同志,有些是性別流動者,也有跨女,甚至在最新一季RuPaul’s Drag Race中的參賽者Gotmik則是一名跨仔。

三十多年過去,ball culture這個LGBTQ+群體的次文化得以放在電視上,令更多人可去了解、明白,人們對LGBTQ+群體也比以前多了一點認同和尊重。在那些艱難的時代,要LGBTQ+群體的人去想像自己可以有成就是困難的,而這正正是為何ball culture這麼重要。

Blanca在最後一集對身邊成為了會計師、model的house members說:「你要記住為何ball要存在。那是因為它容許我們成為所有我們在現實世界不能成為的。你走了多少次『business woman』這個category?現在你已是個business woman⋯⋯我們不是在假裝,我們是在做準備,我們弄假直到成真。更重要的是,我們證明了我們是值得去夢想,值得有夢想成真的一天⋯⋯」

Pray Tell的兩位母親相遇。(劇集截圖)

沒有正式加入、但又被Blanca視為house的一份子的Pray Tell在劇中染病,最後過世。Pray Tell知道自己只有半年命的時候,他回鄉找母親Charlene。Pray Tell因父親虐待他、家人不能接受他,就離家二十年。當他告訴母親Charlene自己因愛滋病而將要去世時,Charlene傷心得離開餐桌,拒絕與Pray Tell對話。這時,Pray Tell作為基督教教徒的姨姨卻說要為Pray Tell祈禱,希望神可原諒他所犯的「罪」。Pray Tell於是憤怒起來說:「就是那時(你們不接受我)開始,我就酗酒、濫藥、有很多一夜情,就是那時開始⋯⋯」劇中曾提到,有人覺得愛滋病是一個天譴、一個對LGBTQ+的懲罰,但其實愛滋病這個疫症到底是天譴,還是像Pray Tell家人這樣的人造出來的禍呢?可幸Pray Tell 最後也跟母親和好。出生給予他們有血緣的父母,成長使他們與父母分開,最後到死,孩子與父母才再有勇氣相見,因為是最後一次。

Pray Tell的過身也令兩位母親相遇——有血緣的母親Charlene與常伴在左右的Blanca。Charlene感激Blanca照顧Pray Tell,Blanca也感激Charlene把Pray Tell帶到世上。

在ballroom內,有不同category的比賽,有參賽者,有主持,有評判。(劇集截圖)

在流行文化中的ball culture

在流行文化中,不時也會找到ball culture的身形。例如美國著名的變裝王后真人show,RuPaul’s Drag Race,每一集的最後,drag queens們也要走一走不同category的runway來比試。值得留意的是,drag queens在日常生活中,沒有說一定要是什麼性別或身份,有些是男同志,有些是性別流動者,也有跨女,甚至在最新一季RuPaul’s Drag Race中的參賽者Gotmik則是一名跨仔。

三十多年過去,ball culture這個LGBTQ+群體的次文化得以放在電視上,令更多人可去了解、明白,人們對LGBTQ+群體也比以前多了一點認同和尊重。在那些艱難的時代,要LGBTQ+群體的人去想像自己可以有成就是困難的,而這正正是為何ball culture這麼重要。

Blanca在最後一集對身邊成為了會計師、model的house members說:「你要記住為何ball要存在。那是因為它容許我們成為所有我們在現實世界不能成為的。你走了多少次『business woman』這個category?現在你已是個business woman⋯⋯我們不是在假裝,我們是在做準備,我們弄假直到成真。更重要的是,我們證明了我們是值得去夢想,值得有夢想成真的一天⋯⋯」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人類學教授麥高登的偶然與賭博 — 留在香港做漆黑中的明燈

王鈴欣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法庭報道,社會時政實習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蘋果》公司代表缺席聆訊 押後至10月12日再訊 通知文件寄往人去樓空的壹傳媒大樓

Next Story

村上春樹短篇小說《Drive My Car》 ——一個病態演員的喃喃自語,其實我們都有病

Latest from 會員限定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