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蔭聰 X《開玩笑的夏天》作者清如 — 站在歷史的開端,論記錄的熱誠與「急凍的狀態」

1989年,葉蔭聰是學生,參與公民運動,2019年,我是學生,參與公民運動。身份的交替,其實是時代給我們深深的烙印。

八、九十年代香港逐漸建立公民社會,很多公民組織如雨後春筍,不少公民社會的元素開始湧現,例如政黨成立、立法會選舉等。但這一兩年,不少公民組織解散,八九後成立的支聯會的解散便頗為標誌性。

八九六四鎮壓之後,葉作為交流團長,同年冬天曾組團到大陸考察,那時他們還能毫不避諱地問當地幹部:「你如何看八九六四?我哋真係唔驚」,當時未到一個監控的狀況,基層的空間是有的。直至10年前,中國還是有空間自由活動做研究,「現在是歷史的開端」。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在被捕名單上的仰光八十後 義不容辭作戰到底
Previous Story

Highlight林鄭任內五年的施政文本:國家發展大局 — 一再強調的「愛國」和消失中的「自由」

Next Story

閱讀世界自由純粹 文學力量消滅欺凌

Latest from 會員限定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