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IMG 260ymt 3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tpk1
▲ 在場的PPRB一直叫記者「向後退」。(攝 / 劉愛霞)

編者按:區議會的採訪安排一直由區議會秘書處職員安排,一月新一屆區議會上任後,區議會的議題偏向「警暴」,當區指揮官和處長亦紛紛赴區議會接受議員質詢。警隊高層到議會,警隊應該派出適當的警力保護高層,過去便衣警員擔當保護警隊高層的工作,直至五月十一日元朗區議會,警方派出傳媒聯絡小隊(下稱:PPRB)安排記者採訪,警方一度阻止傳媒入區議會採訪,做法罕見,亦有僭越區議會秘書處職員的職能之嫌。警權「過界」,見微知著,《誌》記者到元朗區議會,觀察到採訪權愈來愈小。

採訪:劉愛霞

五月十日母親節,有網民在各區發起「和你Sing」活動,傳媒在場採訪期間,先有十三歲學生記者在尖沙咀被捕,後有警方在旺角包圍記者和市民,尤其對記者作出「行刑式」對待:近距離向記者眼、耳等噴射胡椒噴劑,強迫他們向着警方的錄影機讀出姓名、身份證號碼及所屬傳媒機構名稱,更甚的是命令記者蹲下,沒有法律依據地喝斥記者禁止繼續拍攝。

種種行為讓公眾及傳媒憂慮,警方在執法時以「限聚令」之名,打壓傳媒的採訪自由,出席元朗區議員的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表示警方做法「不理想」,惟只跟四個記者協會商討,其他如壹傳媒工會、《明報》工會等記者工會一概不入警方商討名單之列。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今早到元朗政府合署出席元朗區議會會議,事前,已有大批警力在附近戒備,在青山公路元朗段就有三架 PTU 車輛執勤,東至元朗站,西至大橋村,重裝戒備。大約九時半,記者到達元朗政府合署,一出升降機門,迎面而來有建制支持者揮動國旗、手持標語,準備歡迎鄧炳強到來。

區議會的景象跟以往不同的,門外多了一隊警方傳媒聯絡隊的成員,在區議會門前駐守。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img 2145 2
▲ 區議會內多名警員保護處長鄧炳強。(攝 / 劉愛霞)

PPRB阻記者跟區議會秘書處溝通

按過往到區議會會議旁聽的經驗,都是由區議會秘書處職員主理傳媒或公眾旁聽的登記程序,惟是日區議會有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列席,則換上傳媒聯絡隊成員做「左右門神」。他們先讓會列席會議的官員、區議員、議員助理進入,著傳媒在旁先排隊,稍後再作安排,當時我排在隊伍的第四位。約九時四十五分,傳媒聯絡隊成員告知在場排隊的記者、攝記,指早前已有一批傳媒內進,現時議會內的位置滿額,所以不能安排我們入內。於是記者追問,「區議會秘書處為內進的傳媒設下了多少個配額,現時又有多少個傳媒在會議室內?」後來亦有行家加入追問。該成員著我們與站於走廊的秘書處職員溝通,本人則說,「但我們現在連第一道門都進入不了,如何溝通?」有人提議我們派代表進去與秘書處溝通,但傳媒聯絡隊無意讓記者進入,所以亦有人託傳媒聯絡隊成員叫秘書處人員出來與我們交代。

陸續到達的行家,愈來愈多,隊伍長得快要阻塞出入口,而傳媒聯絡隊成員就像示威現場一樣看待記者,一直著我們向後退,騰出更多的空間,不要阻塞主要通道。我們並沒有後退,我在門外探頭,傳媒聯絡隊成員與秘書處低頭接洽,但其後並沒有向我們交代情況。只是,到會議開始前,到達的傳媒數目不斷增加,警方傳媒聯絡隊眼見勢不可擋,才允許我們內進,進入時按以往的登記程序,寫上所屬的傳媒機構,姓名和聯絡電話。而我進去後發現,更多的傳媒工作者陸續有來,並不如警方傳媒聯絡隊成員所當初所說的「滿額」。

席間,在五月十日因協助市民離開現場,而被警方以「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拘捕的立法會議員兼北朗選區區議員鄺俊宇,怒斥警方當日對傳媒的行為是「離曬大譜」,亦問鄧炳強有否任何一個警員需要為當日的對傳媒的暴力行為負責,鄺稱,「如果你(鄧炳強)這樣也不出來說一句,整個制度會崩壞」,並問鄧炳強會否就當日警方對記者所作出的行為,向傳媒致歉。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img 2065
▲ 區議會門前出現建制支持者,鄧炳強入場前向他們揮手。(攝 / 劉愛霞)

建制派順水推舟 推記者證發牌制

天恆選區區議員王百羽亦怒指,「前線警員在街頭用暴力驅趕記者,你們警隊就在電視上稱尊重記者的工作」,並稱「只有恐怖分子在捉到人質之後,才會要求他們在鏡頭面前讀出他們的姓名和機構」。

鄉事派議員鄧鎔耀則說,「現時香港人的求知慾非常高,為了找真相,大家就去做一個比較喜歡的工作,但是所謂的做記者,時下的記者,與以前具備尊重的記者,(記者的質素)是有參差」,反問警隊會否負責記者證的發牌制度。

鄧炳強回應時稱,「就當日傳媒的經歷,我也覺得是不理想,我們會檢討」,並指已約了相關的工會下星期開會商討記者的採訪工作,但並沒有就事件向傳媒道歉。

【採訪手記】記者的退路 — 警隊「進駐」區議會 PPRB阻採訪 hkf12052020
▲ 直至處長走後,PPRB亦跟隨處長離去,記者陣終於可以向前採訪。(攝 / 劉愛霞)

PPRB 只叫記者「向後退」

其後鄧炳強在區議會門外會見記者前,傳媒聯絡隊成員再次以「現場環境狹窄」為由,指示傳媒採訪的企位,不斷指令行家們要往後退、往左退、往右退,又叫「各位行家合作些」,其中有一位行家反駁,「你叫我後退(到那麼後),那我如何問問題?」,直至有人說:「其實現在大家都okay」。

鄧炳強結束發言後,傳媒聯絡隊成員隨即收去「咪兜」,行家爭相去認領自己的器材,輪到元朗區區議會黃偉賢主席見記者時,沒有了「官方」的限制,不用「往後退」,記者反而向前行,大家的感覺好像好多了,氣氛都freestyle 了一點,與十幾分鐘前,處長見傳媒的氛圍,形成反差。
我一直聽著「向後退、向後退」,心裏想著的是,採訪自由經已退無可退。

報道記者

  • 少年時以擔仼記者為人生理想,長大後愈走近現實,愈發現心中美好價值與現實的距離。縱然無力改變,至少希望保持覺醒,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人。

Go to top
回上一頁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

分享 /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