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擬在在30米山腰上建220米大廈。

覓地揠苗助長? 鏟平青衣綠化帶 起220米高公營房屋

深耕廣播道 節目
「菜街444隨意門」
撮寫文章
主持 / 
關震海、劉曉靖
嘉賓 / 
青衣島民成員王必敏
及 媚姨
政府擬在在30米山腰上建220米大廈。

5月11日,規劃署、土木工程拓展署及房屋署向葵青區議會提出「青衣西路公營房屋發展計劃」,將曉峰園東南處、與長康邨只相隔了一條青衣西路的「綠化地帶」改劃為住宅用地,並初步計劃興建3座220米高的大樓,提供約3800個公營房屋單位,預計容納人口為10300人。

然而,計劃一出,不少居民在網上反映該區交通設備不勝負荷;葵青區議會亦在會上一致反對,並要求暫緩計劃。在該處興建房屋,實際上會對附近已有屋邨居民會造成甚麼影響?該綠化地帶又有何生態價值?

今集請來王必敏和青衣島民媚姨,從當區居民的口中,更實在地了解一下計劃中的「青衣西路以西地帶」是怎樣的地方。

青衣島民是一個青衣的社區組織,2017年成立自今,曾在青衣自然教育徑進行幾次生態導賞,了解生長在該處的中草藥、植物、雀鳥及河溪生態。而今次政府提交的發展計劃,便正正包含了一段青衣自然教育徑。作為屢次進行生態導賞、關注自然生態的團體,他們對於該處的生態,有著一定的了解和認識。

album-art

podcast by 誌 HK FEATURE


剷走幼樹 報告
疑報細數

根據提交區議會的研究評估,該處範圍內的樹木主要為果樹及普通品種樹木,另外有四棵土沉香幼樹及半成年樹;而為了配合工程,顧問公司建議可移植該四棵受影響的土沉香,其餘樹木則需移除。然而,媚姨指出,是次發展計劃覆蓋的範圍貼近河流,亦包括了一整片樹林,當中亦有其他受保護物種,例如有俗稱「金毛狗」的金毛狗蕨,亦受到法例保護,但研究報告並沒有提及。「他們的評估有漏洞,並不齊全。」

媚姨亦指,研究報告雖提及到了土沉香,但政府文件強調只是「幼樹」,可以輕易移植。她認為,這樣的強調是不公平的。她指出了一個報告沒有提及到的生態常識:「其實有幼苗,是因為有大樹才會有幼苗,(要不然)種子從哪裡來?這證明了附近一帶有土沉香。」同時,該處亦有不少原生大樹。「根據我們的觀察,那片樹林大部分是原生的樹和植物,我們稱之為『次生林』。」一片能夠孕育出土沉香幼樹、同時生長著原生大樹的樹林,是成長中的,「將來指日可待可以成為一個很成熟的樹林」。

同時身任葵青區議員的王必敏曾在區議會會議上與政府部門代表開會,她憤然道:「河可以改道、蟹可以搬走、樹又可以搬。他們感覺上就是在告訴你:甚麼都可以解決,你們覺得有問題的都沒有問題,唯獨是工程不能搬,其他甚麼都可以搬。」


道路飽和度百分之七十 但政府估算未能作準

王必敏居住在計劃工地不遠處,從家裏可以看得見將來計劃興建的3棟公營房屋。對於該地段的配套,她直指:「這是青衣這麼多個區,(基本配套)規劃得最差的一個地方。」雖然政府提交到區議會的計劃有提及到,將會在發展地段增設一個公共運輸交匯處;而區議會會議上亦有提及,將會增設巴士及的士站,王必敏卻道:「這不是加巴士小巴便可解決的問題。這裡30年來,也沒有一架巴士直接出尖沙咀。」

據王必敏所指,計劃地段附近一帶的馬路並不闊,道路單一也是先天的問題。假如計劃落成,主要依賴的道路為青衣西路和青康路;而政府部門在區議會上提到,現時青衣西路及青康路的道路飽和道是百分之六十至七十,尚餘百分之三十可供使用。唯王必敏提到,該地段附近尚有兩個仍未落成的屋苑,分別為青富苑及明翹匯,均是以青康路作為主要道路。她質疑,現時政府對道路使用的估算未能準確反映計劃落成時的實際情況。

在斜坡建橫洲,造價一個單位40萬,青衣會否建出天價樓?(陳卓斯攝)

山上興建公營房屋 單位天價

據島民成員描述,現時計劃工地旁的山頭高約210米,現時路面其實位於山腰,而山腰與山腳相差30米高。假如在一個向下凹的山谷,從山腳興建一座220米高的大廈,所需工程技術所費不菲。「他們有機會是要先建一個30米高的平台,以平起斜坡到達地面高度,才可以在其上建樓。怎麼會如此興建一棟所謂公屋?是否真的別無他選,要去進行一個挑戰大自然的工程?」王必敏如此問道。

《誌》主編關震海在節目補充指,這個計劃興建的方式或許跟橫洲相似。而橫洲的工程,連計平整工程,一個單位的成本為40萬。假如這個計劃真的成功興建,其成本亦難以估計。值得注意的是,「公營房屋」不僅僅是指用作出租的公共房屋,用作資助出售的房屋,例如「綠置居」,亦為「公營房屋」的一種。王必敏指:「現時在青衣新建的樓宇,都是一些買賣性質為主的房屋。」到底計劃完工後會用作出租還是出售,仍是未知之數。

計劃推得趕急 島民:沒有信心但仍盡做


王必敏指,這次計劃推得趕急。葵青區議會在5月11日開會,政府部門卻在開會前五天才將文件送到區議會;當區議會提出多給數個月,再來到區議會開會,或者做社區諮詢,政府部門已經指「沒有時間」:「他們說6、7月就要交到城規會,(地區諮詢的時間)也不知有沒有3個月。」儘管區議會一致反對,計劃仍是會交到城規會。假如城規會通過,計劃就此落實,一片綠化帶就此消失。

王必敏說:「如果青衣可以除去這片綠化帶,基本上可以剷平整座山。」媚姨則指出,近年的綠化帶發展計劃是在一步一步地推進:「幾年前推行綠化地帶改劃時,(政府)標榜的是選擇破爛的綠化地帶。過了一兩年,他們選擇的已並非爛地,而是有植被的。再到最近,見到很多選擇的綠化地帶都是樹林,甚至進入自然教育徑範圍。」她推測,原本將土地規劃作綠化帶,是有為了一些生態更敏感的地方作緩衝,包括郊野公園。現在如此推進改劃土地用途,「我覺得他們是想如此一步一步去蠶食我們的自然。」

青衣島民目前希望能盡可能召集當區居民,以文字記錄居民意見,以交上城規會作考慮。然而,面對現時的社會狀況,舉行街站或活動亦需要考慮到人數上的限制。在網上收集意見始終有著局限,未能收集更廣闊年齡層的市民意見。

另外,他們亦向有相關程序經驗人士尋求建議,指現時需要的是徵召一些專業人士,實地考察交通和生態,製作報告用以跟政府部門提交的評估作對比。但面對政府如此趕急地要將計劃交到城規會,島民成員直言,只有一兩個月時間,沒有信心可以在如此短時間內做到這麼多。不過,他們也希望市民能參與他們在未來發起的活動;哪怕不是居住在青衣,也可以多留意自己居住的地區,「總有一塊喺咗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