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晚上誰在指揮元朗警署?

綜合兩個「無警時份」關鍵 14問警

28 分鐘閱讀
讀者提供影片中,X和大哥約23:00 率領50名白衣人入閘。

7月21日大遊行,民陣宣布43萬人參與遊行,晚上8時遊行隊伍陸續散落金鐘、中環和上環,以及通往中聯辦的干諾道西和德輔道西,全線被示威者封路,示威者在中聯辦的國徽潑墨,高呼「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晚上10時,上環港澳碼頭對出示威者跟防暴警察對峙,傳媒拍攝到警方發出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Now》、《 有線電視》、《 香港獨立媒體》拍攝速龍隊在橋上在沒有預警下向示威人群開海綿彈。

21日事發後的3天,警方在7月25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連同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表示,宣布對元朗示威的申請發「反對通知書」,又一併公布上環警隊再度「開槍」的具體數字,警方表示一共使用55枚催淚彈、5發橡膠子彈、24發海綿彈,並無使用布袋彈。

與6.12之後兩天,處長盧偉聰出席記者會交代的處理方法明顯不同,令人擔心香港警察開槍是否趨向「常態化」?

開槍同一時空 元朗「無差別」傷人

7月21日,元朗在上環「開槍」的同一時間,元朗數百名白衣人湧入元朗站,根據《誌》獲得居民影片和《明周》影片,《誌》確定在議員林卓廷到達元朗站之前,即22:40前白衣人已一度入閘到元朗西鐵站大堂狂打黑衣乘客。

在3小時前,有市民發現通往元朗站,俗稱「雞地」的數幢大廈地下,開始聚集百人。據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議員指出,晚上7時半已有市民報警,而黃議員直接打給元朗警民關係科,20:00 警方回覆黃已派「便衣」警員到場了解。

約20:00,超過800名白衣人手持國旗、區徽、木棍、藤條,集結元朗近西鐵車站,打着「保衛元朗 保衛家園」旗號,揚言在元朗見黑衣人便打。《誌》綜合其他傳媒影片,20:00在「雞地」開始打途人 ,22:30市民報警電話斷線,地鐵22:47報警,市民拍到的影片顯示22:52兩名軍裝警員到南邊圍對出的門口轉頭離開,元朗、天水圍警署的報案室在晚上10時半至11時落閘。

綜合居民提供的相片和資料,保守估計在鳳攸北路「雞地」,元朗站(朗樂路)、朗業街至南邊圍的範圍,19:30至10:52兩名軍裝到場起計算,該範圍至少有3小時進入一個「無警」的真空期。

有傳媒以地鐵報案時間為「無警時份」的基礎,原因是基於地鐵的報案有記錄,但亦別忽視市民和議員的報案時間。22:30之前,大批市民在上述範圍報警。元朗居民向《誌》提供12分鐘影片,讀者稱22:41拍攝。《誌》核對其他傳媒報道時間,有約5分鐘的時差。該影片約 22:45 — 22:57拍攝。

第一個無警時份:10大疑問 8大巧合

在23:15 游乃強警司未聯同防暴警到元朗之前,我們有多個問題:有多少個「巧合」才能湊合成元朗站的「無警時份」。在19:30至23:15期間,問題如下:

▧ 第一,西鐵站巡邏警員的簽簿時間。就當作3小時簽一次,軍裝警員無理由不知道白衣人湧入閘口,聚集在閘口向市民施壓。

 第二,警員當日巡邏範圍。「雞地」違泊問題嚴重,過去市民一報警便趕來抄牌,3小時沒有在上述範巡邏,是匪夷所思的事。

▧ 第三,報案電話。元朗警民關係科在20:00跟黃偉賢交代,已派「便衣」到場。當時百人聚集(有影片、相片為依據),元朗「便衣」警員到場觀察,作出了什麼決定?

 第四,根據《獨媒》報道:有市民表示,晚上11時跑到天水圍警署報案,警員翹手靠牆,開動攝錄機,然後30名軍裝和三名白衣督察級別的警員出來報案室,全程15分鐘,據報案者描述,「警方無意接受報案」。天水圍警署至少有30名軍裝,3名督察在警署,理應可以趕赴元朗站。路程15分鐘以內,元朗警署去元朗站,10分鐘以內到達。既然有30名警員在報案室拉閘,當時兩間警署警員在做什麼?

 第五,22:52兩名軍裝到場,市民拍攝到警員調頭走人。報案過程是留下報案人的姓名、電話,報案人須講述地點和描述發生事情。先假設大部分在元朗站的市民是願意留電話。22:30以後數百名白衣人散落在元朗站,報案中心將情況報告警署,(元朗/天水圍)警署根據市民報告什麼資料,派兩名巡邏的警員到現場處理?警署當日誰負責派人?

另外,兩名警員只憑在場「觀察」調頭走人,進入元朗站前有沒有致電報案人獲取更多資料?警隊過往處理暴力事件,事前一定須了解對方手持的武器,不會只用肉眼去觀察。如果兩名警員只是「觀察」,然後增援,這不算有執行職務。

元朗站鐵路警區 攝於7月26日

▧ 第六,據《立場新聞》,元朗警署報案中心「掛線」。警方指22:30 接獲 2.4萬 報案電話,但《立場新聞》的報道中有接線生指當日新界三區只有20位接線生處理,報案中心的線生為何人數如此少?

▧ 第七,白衣襲元朗情報早於7月19日流傳。在7.21的影片當中,有黑社會頭目在肆意破壞,新界北反黑組那天去了哪裡?

▧ 第八,從影片中,打市民的身穿「廈溪」的白衣,也有錦田沙埔村村民,X和收地大哥在影片清楚看見。鄉議局各鄉頭無理由不知道,亦不過問,主席劉業強好難以「講上有好多流傳不實的消息」混過鄉議局的責任。鄉議局有沒有跟警方溝通?

▧ 第九,22:55 地鐵控制中心去車長「清客」,車長已表明「有人打緊架,完全清唔到客」(7.26《蘋果日報》)。漠視惡劣的環境,要求車廂乘客落車,變相鼓勵將月台做戰場,白衣人攻擊。控制中心當時為何作了「清客」的決定?

第十,影片清楚看見,救護員約22:45到場,警員才22:52到場。同樣是999報案電話,救護員與警員到場為何有如此的落差?

23:15 游乃強警司未到現場之前,我們先撇除新鴻基的報案時間,先組織在官方組織上有多少個巧合,才會出現元朗站附近200米一帶「無警時份」。

1.警員簽簿和巡邏消失

2.報案中心缺人

3.元朗警署與報案中心情報溝通問題

4.兩間警署落閘

5.元朗警署報案中心掛線

6.新界北反黑組消失

7.地鐵遲報警+控制室下令「清車」

8.當區區議員麥業成20:30 的報警被無視 (未知王威信議員何時報警?)

第二個「無警時份」:警司游乃強消失 30分鐘

23:15 ,稱「無見到白衣人手持武器」的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警司聯同40名防暴警到現場了解(警方資料)。游指10時47分獲舉報,市民怒罵警員,在元朗站大堂擾攘一輪,23:43 游乃強帶隊離開元朗站。元朗居民向《誌》提供資料,警員離開出閘位置後,市民到元朗站地下尋找警員,完全不見游乃強和防暴警的蹤影。

00:00 香港電台向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查詢時,大批警員在鳳攸東街(即通過Yoho mall 的橋下,是南邊圍的另一邊。換言之,游乃強離開元朗站後,無警的範圍縮窄至元朗站和南邊圍,無警時份為 23:43 至 00:35。

凌晨12時35分,白衣人再度衝入車站,強行拉開商場的門閘,衝入車站車廂公然亂棍打市民。事件釀成45人受傷,1人危殆。

直至凌晨1時,警隊才派出過百名防暴警察在元朗站旁南邊圍對峙,有影片拍到防暴警和持木棍的白衣人拍膊頭,記者凌晨2時駕車入村,大量帶黑罩白衣人自由出入村落,警方未有調查。周三(7月24日),警方拘捕11人,涉嫌非法集結,被捕人士包括元朗屏山村的村代表鄧志學(鬥雞學)。

02:00 大批防暴警持長盾守住南邊圍一帶。

在第二個「無警時份」,巧合位置出現在警司游乃強和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兩邊。在地形上,元朗站夾在南邊圍和雞地中間,當游乃強在南邊圍撤離,李漢民隊伍在雞地的橋底守住,也會令元朗站真空。

結果,白衣人南邊圍和元朗站地下等候時機衝上元朗站。白衣人在第二個「無警時份」打得更兇狠,白衣人打穿前新聞主播柳俊江,「無差別」棍打乘客,促成第二次恐怖襲擊。

7月22日,政府網站仍然顯示元朗指揮官李偉文「(休假)」,當日下午社工集體報案,李偉文在場接信。據悉,7月21日他仍然在休假,當日誰指揮元朗警署?是陳漢銘,還是游乃強?

在第二次的「無警時份」,要負責的警隊高層漸漸浮面,針對數名指揮官去作出以下疑問。

▧ 在7月21至22日的政府聯絡表顯示,元朗警署指揮官李偉文是「休假」,但一反常態,沒有注明放假日期直至何時。那天,究竟元朗警署誰在處理這宗白衣恐襲?

▧ 警司游乃強基於什麼理由,在23:43決定完全撤離元朗站及地下輕鐵、巴士站範圍。游乃強在23:45至00:40的位置在哪裡?有市民向《誌》報料,00:40 大批白衣人元朗站地下的968車站衝上去。

▧ 警方須交代,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00:00至00:35的位置。如果他在元朗站,為何容許持續至少15分鐘的打鬥。(據00:00港台拍攝的位置,跑去現場約2分鐘內。)

▧ 港鐵指出,晚上10時47分多次報警,去年警方成立的「鐵路應變部隊」承諾9分鐘到場,結果「鐵路應變部隊」完全沒有出現。

之後防暴警向手持武器的白衣人搭膊頭,就當作這是一種影像的誤解,上述的時序表,我們看出市民作出「警黑合作」的指控並非無根據。報案中心數小時出現不通,斷線或不接受報案的情況,兩間當區的警署落閘,現場報案室不接受申訴,而集結精銳警員的「鐵路應變部隊」消失無形;而最重要是元朗警司到場後又離開,手持武器的白衣人仍然在元朗站行兇,追打市民。

綜合各方投訴和巧合,難免令人聯想政府高層或紅色勢力作出「最高指示」,令元朗站真空至少3小時。

社會 的最新報道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

記7月2日鮮花散落四周
怡和街天橋1120悼念

在怡和街天橋梯間,有人擺放「香港人永遠記得2021,7.1梁健輝先生,永垂不朽」燈箱,附近有數束白花在旁。再行上天橋,看見花圃上插著一束又一束的白花,正向著銅鑼灣SOGO方向搖曳。牆上留有褪色但隱約看到的字句「崇光刺賊顯丹心,一夕餘暉照俠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