駿洋邨素食餐廳 等不到黎明

  1. 「別人恐懼時貪婪」街招提字經紀 分析樓市不死傳說
  2. 疫情下蝸居的哀歌—迫遷、無口罩、收入大減
  3. 復課無期:小六生Yuki獨自填滿紀念冊的回憶
  4. 全球疫情蔓延時 外傭少主心相連
  5. 香港要惜土:復耕農放下鋤頭了Dirty Team
  6. 靜聽維港海浪的藥房老闆:內地客如 「恐龍絕跡」
  7. 政府架空議會 沙田素人區議員:香港根本談不上一個『贏』字
  8. 本地菜需求增 農夫周思中:「希望讓香港泥土越種越靚」
  9. 媽媽新主意 縫紉布口罩給女兒擺檔
  10. 本地鮮菜直送大坑井字街 「靜月」逆境中經營社區健康
  11. $2.5一個土炮「黃罩」 正式投產 黃色經濟圈擴至輕工業
  12. Be Water 的禁酒令 斜槓酒吧老闆一片迷茫
  13. 駿洋邨素食餐廳 等不到黎明
  14. 導師不忘「初心」還兒童愉快的童年 而特首不知道Playgroup是什麼
  15. 疫情下限聚 線上的基督徒生活
  16. K歌小巴踏著「灰色軌跡」 司機高歌自勉
  17. 難以呼吸的現場 記者脫「罩」之日何日來
  18. 離島淪陷 坪洲居民勸港人珍惜寧靜小島
  19. 外遊卡滯銷 檔主「逆風」賣本地卡求存
  20. 小學老師變身口罩採購員 危難中平常心面對
  21.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22. 此君堯不同彼君堯 黃店Youtuber:光復香港之前先光復自己名字
  23. 港人情緒響警號 斜槓社工用靜觀迎接「第二場」疫症
  24.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舞台劇演員在最壞的時代消毒小巴 
  25. 邊爐家族一度火燒連環船  火鍋黃店老闆外賣自救實錄
  26. 太子雷生春隔籬有間青花亭 建築美食融薈中西做好本土客
  27.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註冊社工Natalie 無奈表示需要停業,餐廳只是開業了兩個月。(麥顥徽攝)

「限聚令」十四天又十四天⋯⋯。


等了又等,政府終於願意支付打工仔半個月薪水,可是六月才可以申請⋯⋯。


武漢肺炎由一月至今三個月,「旺舖」變「吉舖」,全城吹起史無前例的結業潮,連老闆也加入失業大軍。政府一切的資助,對於已結業、已停業、已失業的香港人來說,都是別人的新聞。政府以遠水救近火,有能力捱到六月的老闆,始終是大財團。


採訪/攝影:麥顥徽

兩位剛創業的餐廳老闆註冊社工Natalie 與設計師Annette,原本在新年接手駿洋邨的素食餐廳,人生一次創業變成一場噩夢。二位老闆早於三月初接受現實,暫停營業。駿洋邨留下的,只有隔離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光景。


一月下旬,香港出現零星的武漢肺炎確診個案,Natalie 與Annette 接手後首周的客流量尚算滿意,接下來有消息傳出駿洋邨將被徵用作隔離營,第二個星期餐廳人流明顯減少,直至第三星期駿洋邨真的「入伙」了,生意額大跌八成。原本可以容納約八十位客人的餐廳,最慘烈的一天只有十一位客人。

駿洋邨變無助地帶


兩位新手老闆在接手前看準駿洋邨將會陸續入伙,附近有居屋興建中,對該區的客流抱有期望,更打算把餐廳的營業時間延長至晚市,她們推算餐廳位於新入伙的駿洋邨住戶回家的必經之路,晚市人流應該不成問題,豈料駿洋邨是另類的「入伙」。

Natalie表示:「我們是好無助,是無選擇的權利,無發聲的權利,無渠道溝通。」同時她倆對於駿洋邨準住戶的遭遇亦身同感受,本應「拿鎖匙」新居入伙,政府叫停就不允許入伙。

有註冊社工資格的Natalie清楚房屋機制,二手公共屋邨單位對比一手的,租金是有一定距離,她質疑駿洋邨成為隔離中心後,還算是一手樓嗎?政府會向租戶收取一手單位還是二手單位的租金?

設計師Annette 當初估計駿洋邨公屋入伙,有一定人流,可惜事與願違。

Annette本身是素食者,亦是餐廳的熟客,接手前已視該處為飯堂,雖然剛接手,但對經常來的客人都不陌生。疫情令大多打工仔轉為在家工作,熟客亦隨之減少,有些還會來光顧,但都轉為外賣。她們笑言 : 「還會來的,可能本身已來到這所大廈上班,覺得在大廈內的餐廳午餐都不成問題。」除了疫情爆發,駿洋邨變成隔離營,警察的駐守對生意也造成一定影響,樓下幾乎每個路口都有警員站崗,看到有路人被截查身分證,曾有客人直言:「樓下太多警察,不喜歡這氣氛。」她們亦留意到客人收入受影響,會偏向選擇價錢較便宜的膳食。


員工自願減開工時間


訪問於二月下旬進行,當時已有首月「成績表」,她們形容是嚴重打擊,營業額都不夠支付租金。曾向業主要求可否減租,無奈業主表示沒有減租空間,基於合約精神,她們願意接受。二人亦「不好意思」的向兩位廚師有所請求,餐廳營業六天,希望每位各自上班三天,廚師們都體諒,明白事理的接受。此外,餐廳還有一位長者樓面,叔叔主動向兩位老闆表示自己每天能減少一小時上班時間,希望能減輕餐廳負擔。二人感恩有幾位好員工,但有好員工都敵不過政府的決策,Annette 說道: 「感受到政府每一個決定對市民影響都好大 ,決定到市民辛苦的還是舒服的渡過。」


當談及政府有關對食肆的資助,Natalie表示:「如果有我們會申請,但平常心都好緊要, 這個政府的優惠,不敢有期望,我們可以申請到,但可以申請時,舖頭可能已經捱不來。」

餐廳開業僅兩個月,生意最差的一天只有十一位客人。

Natalie 以「派發一萬元」作例子:「可能今個月已經無糧出,可能已經交唔到租,幾個月後先可以申請,可能一年後先拎到。」政府的資助,她們愈講愈覺得可笑。


社運不及疫情影響大


社會動盪多月,Natalie 認為社會動盪,市民始終要食飯,對餐廳的影響有限,但疫情這一波,真的令他們招架不住,「政治顏色之分有所淡化,市民都主力抗疫,找口罩,香港人是團結的,市民健康比較重要,但政府不尊重香港人,為何當初不一早去封關,我覺得不可以原諒。」


二月下旬的一個訪問就此完結,過了數天,Natalie聯絡記者,三月會暫時停業,滿了之後為期三個月的租約,她們決定止蝕離場,無奈結業。政府訂立一連串對飲食業的「限聚令」,政策再延長十四,但統統影響不到這間位於駿洋邨的素食餐廳。

延伸閱讀
疫情沒完沒了 香港人邊有心情掃墓 六十年香燭老舖嘆生意減半

麥顥徽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上一則報道

Be Water 的禁酒令 斜槓酒吧老闆一片迷茫

下一則報道

導師不忘「初心」還兒童愉快的童年 而特首不知道Playgroup是什麼

地方社區 的其他報道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

荃灣「佚名」社區自救 前區議員送物資上門:做到2023年是一個承諾 

第五波以來,在社區全面擴散。官方數字累計超過112萬染疫 (截至3月28日),港大推算全港超過400萬已染疫,即香港約一半人口曾染上新冠病毒。控制人群的隔離措施令街坊手停口停,政府的防疫措施經常改,造成社區資訊混亂,3月初更一度出現「搶購」物資潮,掏空多區的超級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