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學思政入警署報到: 「國安人員」單獨會面、逐字朗讀過去言論 疑為口號劃線

賢學思政入警署報到: 「國安人員」單獨會面、逐字朗讀過去言論 疑為口號劃線

10 分鐘閱讀
今日(二十九日)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聯同其他成員舉行記者招待會,控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旺角警署內有自稱「國安人員」的人警告他們,不能再提及任何關於港獨的言論,否則不排除往後直接「上門拘捕」。
事源賢學思政成員於十一月三十日,在旺角聲援12港人的街站時被警方控告公眾妨擾罪,警方原先通知他們於二十九日到旺角警署報到,但突然提早通知須在二十五日下午到警署,被捕的四名賢學思政成員表示不明白為何提早到警署報到,警方亦無解釋。

四人分派不同房間 一疊文件「招呼」

王逸戰指,十二月二十五日他們到警署報到,並分配他們到不同的房間,有自稱「國安人員」的疑似警員到他們房間個別查問。「國安人員」向他們查問有關資金來源及組織理念,又暗示他們曾收受外國資金,有洗黑錢之嫌;同時亦警告賢學思政在街站曾舉「黃黑旗」,據「國安人員」的紀錄,他們曾說「呢個(旗)係未來香港嘅國旗」,又多次個別盤問他們「是否支持港獨」?
「國安人員」向王逸戰展示一疊檔案,關於 王逸戰的過去的資料,「他展示的是每一個街站、每一個言論及關於我的圖片 ,並將我過去的說話印成文字呈現出嚟,而那些文字是我曾經講過的說話。」

王逸戰續指,「國安人員」遂一朗誦他過去的言論,並強調是由2019年監察至今, 當中包括「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以及當局認為有關港獨的言論,「國安人員」稱他們已違國安法,但現在不會即時拘捕,在警署作出「嚴重警告」,未來不排除會再「上門拘捕」。

在查問的過程中,「國安人員」亦套他們更多資料:「我話俾你知你唔知嘅嘢,你話俾我知,你唔知道嘅嘢。」
成員之一朱慧盈指出,「國安人員」在房內向她道出在銅鑼灣街站的言論,她曾說:「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國安人員」指她是宣揚港獨思想;但朱認為賢學思政是一個本土派的組織,意念是增加港人對本土的歸屬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沒有宣揚港獨思維,如果港府因為「一句口號」觸犯港區國安法,只是搬龍門之舉。

警方澄清 無國安公署人員到警署

警方在十二月二十九日零時在社交媒體發文澄清,絕無沒有「國安公署人員到旺角警署會見」相關人士,又指「警務處國家安全處至今共拘捕四十人,全部均由警方自行調查、搜證及拘捕」。
對於警方的澄清,王逸戰回應指跟他們會面的人自稱「國安人員」,並沒有說是「國安公署」或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我知道執行都係警方,國家安全處,總之佢哋自稱『國安』。」朱慧盈指,在警署內有「國安人員」向她指「你哋的組織有金主,有洗黑錢」,朱指這是「誣蔑」組織,是想分化及恫嚇賢學思政。王逸戰續指,五月二十六日成立至今沒有收到不明來歷的錢,「哪怕幾十蚊」都沒有收過。
有傳媒問及賢學思政的成員在政治的漩渦,有沒有考慮逃亡,王逸戰指面對的後果可能好嚴重,自己已有心理準備坐牢,但會堅持心中認為對的事;朱慧盈指「生於斯 死於斯」,她不會退縮,絕不離港。記招當日,賢學思政的成員舉起「紅線進逼決不言退」,王逸戰認為在紅線之下,「香港人仍然有很多反抗的空間」。
賢學思政入警署報到: 「國安人員」單獨會面、逐字朗讀過去言論 疑為口號劃線

社會 的最新報道

【元朗咆哮】一世記住 白衣人跟警察的距離

言原來是真的!白衣人堆中,有人身穿「中國製造」,白衣上還有莫名其妙的字句,舉起紅字「保家衛國」的牌。總之,他們都穿白衣,窮兇極惡,有些手纏紅布,更多的是持木棍、騰條及雨傘,向站內的喊打喊殺。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