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說」聖誕展覽 手足獄中策展 為香港人打氣

面對社會運動低迷期,在獄中的連儂牆手足「肥貓主人」堅持與一眾策展團隊「儂友」的成員一起策劃「連儂說」展覽,希望令香港人重拾初心,並為香港人打氣。到底與一名在獄中的手足一同策展會是一個怎樣的經歷?而這個經歷又怎樣影響到展覽的方向?策展團隊「儂友」在訪問中詳談策展經歷。

【記者王鈴欣報道】

「連儂說」聖誕展覽 手足獄中策展 為香港人打氣

策展團隊(左起: Brandon、Candy、CY、Man) 希望藉展覽,舒解香港人的情緒。

 在獄中也可策展 香港人要Be Water

「儂友」之一的Brandon指,在今年七月時,「儂友」得知「肥貓主人」想舉辦一個關於連儂牆的展覽,於是「儂友」就鼓勵她把計劃寫出來,讓大家一起策劃展覽。可是「肥貓主人」在策展其間卻因為「反送中」運動的事件而要入獄,她與「儂友」就只能以書信的方式溝通。Brandon說,要寄信到獄中需要一個禮拜,而他們又要等候「肥貓主人」的回信,整個過程需要兩至三個禮拜。

Brandon覺得雖然以書信溝通比較慢,但是正正是因為慢,所以每次寫信時都會「放更加多感情落去」,亦會不斷反思自己認識「肥貓主人」的一年到底對於自己有什麼意義,以及改變了自己些什麼。

同是「儂友」之一的MM亦補充,在這些書信中,雖然他們都會談及展覽行政上的事宜,但「儂友」從書信中得到的是不斷的反思,而這些感受令他們不斷修改一些展覽的內容和方向。MM透露,他們將在展覽中展出其中一封「肥貓主人」在獄中寫給他們的信。「肥貓主人」入獄後仍沒有輕言放棄,在獄中以書信的形式策展,反而有個不同的化學作用。正如Brandon說,「今日做唔到呢樣野,我地搵第二啲方法去做」,「就算一個方法唔得都唔好乜都唔做」。

其實其他連儂牆的戰友與「肥貓主人」一樣,很明白「Be Water」的道理。

Brandon覺得由一開頭大家都認為連儂牆是一件很「和理非」的事,到最後其實連儂牆都變得危險(例如有連儂牆手足被襲擊的事件),但是連儂牆的手足面對這些事都沒有立即想過要放棄,而是去思考有沒有其他方法去做同一件事。

例如,手足想到了先在家中「預製組件」,然後用五分鐘快速地把這些「組件」貼上連儂牆以避免被襲。Brandon說「對方進得幾多,就盡量擋一擋,唔好一下退晒」。策展團隊在過去的幾個月訪問了一些連儂牆手足,手足的故事將會在展覽中以文字和物件的形式呈現。

連儂說是囚中手足在獄透過書信策展。

 望能觸動香港人 面對痛苦後更強壯

「肥貓主人」希望能透過展覽觸動香港人,為香港人打打氣。MM說,團隊希望透過展覽令香港人面對過去一、兩年在自己心中的痛苦,以及幫助香港人克服這些痛苦。MM透露,參加者在看完展覽後,會穿過一個布幕到另一個空間,那個空間將會有不同的互動裝置。團隊希望在參加者面對痛苦後,可以「強壯返心靈」,有個「超渡」儀式。

「連儂說」展覽將在12月24日至12月27日於旺角廣東道1143號協和工業大廈4樓。

延伸閱讀
推開口述影像的大門 :用聽覺消化故事  讓電影真正與「眾」同樂

王鈴欣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法庭報道,社會時政實習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連場政治風波 教師自我審查與自我質疑:我還是好老師嗎?

Next Story

「體祭」展覽 :身體自主 靜靜的跟自己對話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