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界大罷工源於政府誠信破產

14 分鐘閱讀

台灣工會現場視察:醫護界大罷工 源於政府誠信破產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廖郁雯,特意來香港視察整場罷工過程。

今次發動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成立不足兩個月,會員兩萬,佔公立醫院人數四分之一。面對武漢肆虐,口罩短缺,縱使已演變成疫症「社區爆發」,港府遲遲不願考慮「全面封關」,亦不願跟工會談,發展至今工會罷工行動一再升級,參與罷工人數已達五千至七千人,幾乎癱瘓醫護系統,如此大型罷工在全球醫護界屬十分罕見。

香港爆發罕有的罷工事件,吸引了隔岸台灣醫療工會來香港視察。抗爭一星期,震撼台灣工會的,除了新工會行事快、透明度高,也驚訝政府縱使作出讓步的政策,但政府代表仍然可以完全不在談判桌上。台灣工會分析香港局勢,問題在於香港政府的誠信破產,香港政府亦無意放下身段與民商討,再這樣失信於民,生產多少個口罩都不能穩定民心。

採訪:劉愛霞
攝影:劉愛霞、關震海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工會理事對工運了解不多,由組織工會、招募會員、簽署罷工宣言也是邊學邊做。工會會員讚嘆眾志成城,「印章是臨時造、投票場所是臨時找」,行事如流水,會員互稱「手足」砥礪前行。

2月3日晚上,醫管局大樓會議廳談判桌前,除了余慧明外,還有工會副主席羅卓堯、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和兩名醫管局代表。而台下是參與罷工的會員,席間有人直接對行政總裁發問,「嘩!這很震撼,在台灣,我幾乎沒有看過這種談判」,來自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的秘書長廖郁雯,專程來到香港觀察是次罷工,這場面讓她眼前一亮。去年8月,廖郁雯所屬的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已有關注香港反送中運動,亦曾與台大醫院企業工會,合辦過「台灣醫護撐香港」的活動。上月,她所屬的工會更與「醫管局員工陣線」有過交流,所以當她得知他們有罷工計劃時,就決定要來香港參與其中。

廖郁雯憶述,台灣過去的罷工主要跟勞工權益有關,所以香港醫護今次的罷工理由,出發點是想捍衛全港市民健康,不是為了加薪加福利,她形容是次罷工是「政治訴求」。

香港防疫制度欠系統

經過五天觀察,廖郁雯覺得工會的罷工流程很有條理,由2月1日工會開放給會員投票罷工意向,到監票過程,她認為「公開透明程度完全被展現,不可能有人偷偷摸摸」,而2月2日起,工會每日早上和下午各有行動,如街站簽到、請願,她留意到幾乎每隔數小時,工會行動也會逐步升級。她說,這節奏雖難以捉摸,但感到「很刺激,新鮮」,「有時候我問到主席本人,她都說下一步行動還未定下來,蠻有趣」。

不論年資的醫護人員都參與這次歷史性大罷工。(關震海攝)

在工會設立的7個簽到街站,廖郁雯經走訪3個,她會走到簽到隊伍中,找願意接受訪問的醫護人員。她訪問過醫生、護士、放射治療師及物理治療師,發現每位都一致認同工會的訴求,而她自己注意到的是,香港醫護人員對病人自願申報的旅遊狀況,非常不信任。相較台灣政府的防疫措施,她指出台灣有一個健保卡制度,只要醫護人員把健保卡跟旅遊出入境紀錄連結,就可以得知病人有否虛報,與香港需要依賴病人自願申報的政策截然不同。而台灣購買口罩是用實名制,她認為台灣政府這些措施可以穩定民心。

提到口罩,她也有一番見解,她認為防疫的重點應放在洗手與滅菌的工作,現在香港的問題處於一個恐慌狀態:「如果(社會)繼續恐慌下去,產量多少都不夠。」

談判桌上的空櫈

反觀香港的應對措施,2月4日 香港政府宣布多封四個關口時,特首林鄭月娥仍然堅持「措施與過千醫護罷工無關」,更批評工會做法「極端」。廖郁雯指,如果類似情況在台灣發生,至少政府是應該和工會建立對話渠道,例如開防疫會議,讓工會代表能夠參與,來減少民眾對疫情的恐懼。偏偏在民主制度薄弱的香港,政府的態度卻可以如此對待群眾,「記者會上,林鄭月娥就是不跟你談判,這是蠻堅持的」,廖郁雯說。

不少資深醫護人員向我們透露,醫護界的士氣比17年前的沙士更差。(關震海攝)

她形容,香港和台灣的關係好像「兄弟或姊妹情」,彼此與中國的關係,面對相同困難,而香港的困難更大。她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未有全面封關,是不想給中國造成麻煩,正如台灣現時未能加入世衛,「最大原因都是中國」。「我覺得香港醫護幾千人的罷工,是反映了對政府的不信任」,這句話總結了廖郁雯這幾天的觀察,而她認為這種不信任是與去年的反送中運動有關。

社會 的最新報道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

記7月2日鮮花散落四周
怡和街天橋1120悼念

在怡和街天橋梯間,有人擺放「香港人永遠記得2021,7.1梁健輝先生,永垂不朽」燈箱,附近有數束白花在旁。再行上天橋,看見花圃上插著一束又一束的白花,正向著銅鑼灣SOGO方向搖曳。牆上留有褪色但隱約看到的字句「崇光刺賊顯丹心,一夕餘暉照俠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