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課無期:小六生Yuki獨自填滿紀念冊的回憶

10 分鐘閱讀

教育局就武漢肺炎疫情不斷更新停課安排,學生復課遙遙無期。突如其來的悠長假期,彷彿是每個小朋友的美夢。小六學生黃偲予(Yuki)不用再每天清晨起床上學,在家睡到「自然醒」,但美夢的代價竟是空空如也的紀念冊以及未知能否舉行畢業營。

她一月底在新聞得知停課消息時有點驚訝,但又見不得雀躍。人細鬼大,她一臉正經地說:「死了那麼多人,都擔心,不會因為疫情放假開心。」

沒有體育課、小息的日子 科技學習與解悶

Yuki是一個略胖的小妮子,鼻樑上架著一副圓形的眼鏡,額前的瀏海剛好沒有蓋住圓滾滾的眼睛。記者一到埗便擺起成年人的架子,問:「放大假,有沒有完成功課?」在房間唸中五的姐姐聽到談及網上功課,大聲搶著回應:「她 Google Classroom (網上系統)的功課全都『missed』(欠交)!」。她立刻反駁:「咩啊,我有做少少。」

復課遙遙無期,她手上有同學給她寫卻未歸還的紀念冊
復課遙遙無期,她手上有同學給她寫卻未歸還的紀念冊

她手勢純熟地打開電腦,登入google classroom,再瀏覽課堂的資料。她說,在停課期間,老師就會使用網上的系統教學和發放功課。「全班都會收到老師發送的連結和資料,我們看完之後就要在訊息區打感想 。」聽上去簡單,在家中躺在床上都可以繼續學習,但她說還是想念回校上課的日子。「我鍾意要返學,可以直接問老師,現在要打字好麻煩。不可以上體育堂,又不可以小息和同學在操場玩。」

不用「坐定定」在課室上學還是為她帶了一點「自由」。「休息的時候就會看Youtube,通常是別人DIY手作的片和一些Youtuber的片,最喜歡看笑波子。」

取消的呈分試 不能分享的喜悅

鑑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確診和懷疑個案增加,教育局於一月二十五日宣佈,全港學校延長農曆新年假期到二月十六日止。五天後,教育局再公佈,全港學校最早會在三月二日復課。 直至二月十日,教育局進一步延遲復課兩星期。二月中,教育局也宣布取消小六第三次呈分考試。由於呈分試會決定升中派位組別,這個消息是好是壞視乎第一、二次的成績如何。「我兩次呈考試不算太差,本來擔心甚麼都未教就要要考,好難會考到好中學,現在這樣比較好。」

然而,兩次的呈分試成績都未如理想的學生,便失去了「翻身」的機會。Yuki 在同學的通訊群組發放取消呈分試的新聞時,同學就回了一句「今次無啦」,她便知道自己內心的喜悅不可輕易與同學分享。

空白的紀念冊和未知的畢業營 復課無期?

二月底,教育局決定全港學校延長停課不早於四月二十日復課。記者問,會不會最後到五月沒有辦法復課?她很訝異:「吓,咁我畢業營咪無左囉」。聽過比自己年長的姐姐小學畢業營的難忘經歷,她坦言也很想經歷一次,留下美好回憶。

復課遙遙無期,她手上有同學給她寫卻未歸還的紀念冊。
復課遙遙無期,她手上有同學給她寫卻未歸還的紀念冊。

在宣布停課安排前的農曆新年架起,她已經為小學畢業做好準備,買好了紀念冊留下同學對自己的心聲。無奈復課遙遙無期,她手上既有同學給她寫卻未歸還的紀念冊,也有一本屬於自己卻空空如也的紀念冊。這本是一個遺憾,但她卻異常樂觀:「如果看不見他們,就打算whatsapp紀念冊上的問題給他們,我再把他們的答案抄上去。」

訪問完結,關掉錄音筆後,她誇張地嘆了一口氣。記者問:「你是否很緊張?」她尷尬地笑了一笑:「對,很像中學面試答問題。」

爭氣人 的最新報道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當旺角不再旺,當區的小店如何守?疫情反覆,政府防疫措施後知後覺,民不聊生。聖誕節面對晚市堂食禁令和二人限聚令,大家開始出現抗疫疲勞,街上人流比前幾波疫情為多,然而似乎也難以扶食店餐廳一把。  

全年無休「好心」生果店 芊菓屋為街坊篩選優質水果

在大角咀埃華街、角祥街交界的十字路口,面向七十年代落成的大同新邨、還有千禧年代落成的君匯港,在新舊交錯的地段,老街坊想買高檔生果,步入一式一樣的超市是「唯一選項」,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去年四月,該區多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舞台劇演員在最壞的時代消毒小巴 

康民署轄下表演場地自二月起關閉多月,終於在六月一日重開,一眾舞台從業員連月來手停口停,沒有工開的日子,唯有四出「炒散」求存。女演員葉嘉茵與丈夫都是劇場人,除了要養活自己,還要照顧年幼兒子。前陣子她找到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港停課,應屆中學文憑試的考期一再延期,應考之路漫漫,前路茫茫。教育局由一開始言之鑿鑿,稱文憑試「可如常在三月二十七日舉行」,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疫情蔓延至歐美、日本,外國留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