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歌小巴踏著「灰色軌跡」 司機高歌自勉

12 分鐘閱讀
平民歌手 Simon 的夢想是轉做貨Van 歌手司機,隨心隨地而唱。

周日,歌神許冠傑在互聯網直播《2020許冠傑同舟共濟Online Concert》,為香港市民打氣。

夕陽西下,映照兩岸維港,阿Sam大唱《快樂》:
「快樂是一張晚報,一兜腸粉⋯⋯;快樂,其實邊一位都有份,不管你是富或貧。」

疫情之下,租金企硬,香港眼巴巴看著小店結業,有半個世紀的小巴也瀕臨結業。晚報早消失,香港今日連「一兜腸粉」快化成灰,做一個「繼續微笑」的快樂人成本太高,香港人如何談「快樂」?

去年旺角就算催淚彈直射在小巴車頭,旺角紅Van 亦「常滿」;今日泊在先達廣場的紅Van,車上時滿時不滿,旺角前所未見這樣的孤寂。寧靜的小巴車隊中,我們聽到有人唱K,原來維港有阿Sam,旺角紅Van 都有歌神。紅Van 小巴司機Simon 自設「K歌之車」,將小巴變為表演場地,一展歌喉,自勉一番,「唉,陸續有司機交車,命運如此,也無辦法。」

採訪:王紀堯、陳卓斯

生意跌超過一半 自唱等客

司機Simon 等客上車,花了數小時,有時紅Van拿起咪大唱《灰色軌跡》。

「踏著灰色的軌跡,
盡是深淵的水影。」

平日熙來攘往的先達樓下,泊了兩行紅Van。滄桑的歌聲在Simon 的車廂內環繞,隨風飄到空空如也的小巴站。「K歌之車」 司機 Simon 開心時唱歌,艱苦時唱歌自娛。他在小巴錄好自己的歌聲,在小巴內播放,最難忘一次有乘客在鯉魚門下車前對他說:「司機你好嘢,只是差一點高音。」遇到坦率的知音,Simon特別高興。

拿起咪克風的Simon喜在眉梢 ,Simon 不介意乘客唱 :「你喜歡哪一首,可以任你點。」伴奏音樂一起,他雙眼直盯手機螢幕上的歌詞。手機的「唱K app 」就如K房的螢幕,為進入正歌倒數,提示歌者是時候吸口氣預備唱歌。音樂奏起,Simon台風十足、全情投入。

繁忙時間消失

Simon 給記者手機內的歌單,一直滑下去,都是近期練過的歌。他說,最近等待客人的時間唱久了,唱歌的時間也長了,歌單愈拉愈長。Simon說,過往繁忙時間「幾分鐘坐滿一輛車」,小巴站頭經常出現人龍。 疫情期間,市民避免外出,加上「禁聚令」的措施,鬧市熙熙攘攘的情境不再,「基本上沒有繁忙時間,十分鐘都未坐滿,要四小時才走到一轉(來往油塘及旺角)」,生意額足足少了「一半有多」。

綠Van有危機,非專線小巴一樣在懸崖邊。「車主減了百多元,無得再減,車主都供車會的」,Simon說新年之後,油塘往旺角先達的路線,若滿車的話一車收入約$170,平日一更十多轉,扣減約一千元的車租,才夠自己人工。武漢肺炎感染個案在二月開始上升,一更小時才有四轉車,「好彩滿人才僅夠車租,有時做夠十二小時才賺三百元,有時坐不夠人,就要貼錢。」

沙士、抗爭不及肺炎嚴重

談到「K歌之車」的誕生,Simon說已經是兩、三年前的事情,從小就喜歡唱歌,那時候只是想:「我想做香港未有人做過的事。」Simon 於1994年年來港,當年廿七歲的他第一份工作做「咕哩(苦力)」,在落山道推火水。 他說,以前內地還不及香港風光,香港是「食天堂、玩天堂,要什麼有甚麼,搭車方便,社會氣氛很好」。做過搬運、「廚房佬」,經朋友介紹1996年尾就轉行做小巴司機。

K歌之車見證旺角變遷,催淚彈也趕不走乘客,一場疫症令紅Van 陷入危機。(王紀堯攝)

2003年沙士一疫,香港經濟不景氣,小巴生意受影響,他靈機一觸, 到內地購入口罩回港賣,幫補一下生計,但他說:「沙士還好,沒有維持這麼久,現在的疫情是沒了期。」去年反修例風波,旺角長期有示威活動,堵路又會否影響更大? Simon直言能夠理解年輕人不讓車通行的心態,

「堵路都有影響,但不大,雖然塞車但都有生意,現在是出去、回程都沒有生意。 」

香港經歷了動盪不安的一年, 內地經濟反而越來越好,Simon 也有想過加入一直待在內地或許生活或會更風光,但絕對不會談「後悔」,他說:「命運就是如此。」

望疫情過後 夢想駕「K歌貨車」

五十多歲Simon 留在香港有他的夢想,疫情過後,希望可以購入一輛貨車,裝上數個電視屏幕做到一部真正的「K歌之車」 ,「你點你唱,我唱又得,其他人自己點,去不同地方去玩下」。

爭氣人 的最新報道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當旺角不再旺,當區的小店如何守?疫情反覆,政府防疫措施後知後覺,民不聊生。聖誕節面對晚市堂食禁令和二人限聚令,大家開始出現抗疫疲勞,街上人流比前幾波疫情為多,然而似乎也難以扶食店餐廳一把。  

全年無休「好心」生果店 芊菓屋為街坊篩選優質水果

在大角咀埃華街、角祥街交界的十字路口,面向七十年代落成的大同新邨、還有千禧年代落成的君匯港,在新舊交錯的地段,老街坊想買高檔生果,步入一式一樣的超市是「唯一選項」,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去年四月,該區多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舞台劇演員在最壞的時代消毒小巴 

康民署轄下表演場地自二月起關閉多月,終於在六月一日重開,一眾舞台從業員連月來手停口停,沒有工開的日子,唯有四出「炒散」求存。女演員葉嘉茵與丈夫都是劇場人,除了要養活自己,還要照顧年幼兒子。前陣子她找到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港停課,應屆中學文憑試的考期一再延期,應考之路漫漫,前路茫茫。教育局由一開始言之鑿鑿,稱文憑試「可如常在三月二十七日舉行」,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疫情蔓延至歐美、日本,外國留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