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都市中細聽港人獨白 躺在酒店回看我們的「家」

抑鬱都市中細聽港人獨白 躺在酒店回看我們的「家」

8 分鐘閱讀

上酒店房,不是staycation,而是聽這段錄音:

「身邊好多同學想出國讀書,特別係英國。可以嘅話,其實我想留低,但好似無辦法,對未來有啲悲觀。」

這是香港年輕人的心聲。
 
藝術家梁志和於「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最新的錄像作品《家.不家》中,訪問了五位香港二十歲以下的年輕人。整合各人想法後,梁志和編寫了一段獨白,由其中一位受訪女生演繹。
五人之中,四人已在海外升學,剩下的一位想走,卻因為家庭負擔不起學費,滯留在港。雖然如此,但他一心準備移民:「我會讀建築,有個專業資格,成功移民機會較大。」他們年輕卻計劃周全。
【記者梁文賢報道】

抑鬱都市中細聽港人獨白 躺在酒店回看我們的「家」

客房一的聽筒播放著《開屋》(2007) 的聲音裝置

VR客房內談「家」

聲音檔展在香港逸東酒店(Eaton HK)的一間已「打通」的高層客房。參觀者可先在「客房一」欣賞梁志和2007年創作的聲音舊作《開屋》。當時他訪問不同香港人,講述他們對「家」的感覺。走到「客房二」,是新作《家.不家》,由2020年的年輕人討論「家」與「未來」。
可惜因為港府突如其來的限聚措施,《家.不家》被迫取消客房展覽,但主辦單位製作了VR版展覽,可在網上虛擬體驗
酒店不是家,但每次旅行,客房還是給你一種像家的舒適感。那麼,香港經歷了無數突變之後,這麼個城市,對我們來說,還有舒適的幻覺嗎?在展覽中,對於表達了想移民的年輕人來說,移居地又算是家嗎?

抑鬱都市中細聽港人獨白 躺在酒店回看我們的「家」

《家.不家》的房間二,電視播放的是受訪女生演繹的獨白
圖片來源: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離開抑鬱都市

落筆一刻,讀到許智峯流亡的新聞。他說流亡不是移民,再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那麼《家.不家》中的年輕人呢?他們知道香港是家,但這個家充滿傷痕,香港變成一座「灰色又充滿碎石」的城市,離開或者更快樂。
「當我想到家將不再於此,真的很難過。」其實不想走,但人總是有一點的自私。走了,對自己的未來比較好。
《家.不家》的錄音約長19分鐘,十分平靜,沒有激動的哭聲或笑聲,反而真實得可怕。一邊聽,一邊想起,這一年,每當我跟移民的朋友道別時,也是這樣既平靜,又無奈。我們都知,離開是為對方好,但又捨不得對方,捨不得這座城。我不打算走,或許我已經太老,對這裡的人與物,產生了太多感情。我難以想像,要在一個陌生的國土,建立新的家。
香港經常出現移民潮。這一次,沒有一窩蜂地走,但走的人都默
 
展覽日期: 即日至12月11日
展覽時間:12:00 – 20:00
網上登記
地點:香港逸東酒店 Eaton HK

抑鬱都市中細聽港人獨白 躺在酒店回看我們的「家」

逸東酒店大台有《家.不家》展覽的另一部分作品,名為《孤寂遺跡II》的裝置藝術。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文化記者,專責音樂專題。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下馬問前程,究竟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創意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但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到種,you can’t kill us 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