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四天】周梓樂頭顱承受「高能量撞擊」 死因庭裁判官發現廣明苑「非常關鍵」片段

誌 BOOKMARK(0)

周梓樂死因庭第十四日,法庭今日傳召伊利沙伯醫院急症醫生梁子恒出庭作供,梁作供指周梓樂頭顱受了「高能量撞擊」,手腳沒有骨折,跟一般墮樓的個案不同。今天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在午膳時間重新檢視廣明苑閉路電視片段,指發現有「非常關鍵」的片段。

周梓樂頭顱承受「高能量撞擊」 死因庭裁判官發現廣明苑「非常關鍵」片段

醫生梁子恆是首先負責周梓樂的傷勢,梁作供指周梓樂墮樓前可能失去知覺。(王鈴欣攝)

 急症室醫生指梓樂送院時情況傷勢「非常之嚴重」

梁於2019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因死因裁判官要求撰寫醫事報告。梁憶述,梓樂於十一月四日凌晨二時零一分到醫院,他形容梓樂當時「不醒人事」、「呼吸吃力啲」,且傷勢「非常之嚴重」。

梁說,梓樂到院時昏迷,屬格拉斯哥昏迷指數最低的三,亦即代表梓樂嚴重昏迷。當時梓樂右瞳孔對光沒反應;左邊則有反應;右額頭有血腫;右耳膜和兩個鼻孔均有血;口腔有血塊;心跳亦較慢,血壓高,也有貧血的情況。梁說,梓樂心跳慢,但血壓高的情況顯示出,梓樂當時的顱內壓非常高。梁續指,梓樂四肢無明顯傷勢,但盆骨有骨折。梁亦稱,無明顯證據顯示梓樂曾吸入催淚煙。

梁憶述,梓樂到院後一分鐘,他已啟動「重大創傷召喚」(trauma call),召喚其他不同專科醫生到急症室治理梓樂。經醫生評估後,醫生決定先為梓樂做開腦手術之後再為梓樂的盆骨做手術。梓樂在三時五十四分被送往手術室做腦部手術。

梓樂可能在不清醒清況下墮樓

梁指,梓樂頭部的創傷最為嚴重。梁說,梓樂的右前額有血腫,做完全身電腦掃描後,發現梓樂的腦內有血塊,而血塊「大到推咗個腦到左邊」。梁補充,梓樂除右手邊的頭骨有骨折外,顱底亦有骨折。

梁說,一般撞到通常不會令顱底骨折,所以梓樂的頭顱承受了「高能量撞擊」。梁續指,墮樓的人的手腳「或多或少」會有骨折,因為會想「撐住」來保護自己,但梓樂的手腳並沒有傷勢。因此,梁推測一個人在沒知覺的情況下才會「用頭跌下」,所以梓樂未必在清醒的情況下墮下。梁補充,梓樂當時沒有用過藥或飲過酒,血糖亦正常。因此,梁指,梓樂亦有可能先被襲擊,失去知覺,才再墮下。梓樂除頭部的傷勢外,盆骨和肺亦有傷勢。梁指,梓樂盆骨髂骨位骨折,需用盆骨固定器將盆骨穩定。梁憶述,到了三時三十五分,他獲放射科醫生通知,發現梓樂右邊肺有氣胸,但「好細」,於是他便放引流管「放氣胸」。

梁又指,梓樂頭部、盆骨和肺部的傷勢是由「高能量撞擊」造成。梁補充,「高能量撞擊」如同被車撞倒,而從停車場三樓跌到二樓低層,這「兩層樓」的高度,亦可對頭部造成如此創傷,總括來說,梓樂的傷勢與被人襲擊、被汽車撞擊或高處墮下都脗合,但單看傷勢不能確定是如何受傷。

梁又說,就算梓樂早一點被送院,即使能保住性命,可能亦會成植物人,因為在梓樂受傷的那一刻,已決定了他的「康復機會」。

梁醫生作供後,周爸爸走到他面前拍拍他膊頭,感謝他對梓樂的照料。梁醫生在周爸爸耳邊講了數句後,周爸爸就熱淚盈眶,周媽媽更一度哽咽落淚。梁醫生擁着周爸爸和周媽媽,叫他們不要擔心。

今日,庭上亦有播放由現身處海外的市民證人黃君保用人工智能(AI)合成的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就這些片段,法庭沒有新的發現。

周梓樂頭顱承受「高能量撞擊」 死因庭裁判官發現廣明苑「非常關鍵」片段

裁判官重新檢視閉路電視片段 指有「非常關鍵」的片段

昨日負責調查閉路電視的東九龍總區重案組偵緝高級警員魏冠傑在死因庭上稱,收集到全部廣明苑一帶的閉路電視片段。周父昨日透過鄭大律師詢問魏廣明苑一帶閉路電視有沒有拍攝到停車場外圍的情況,警員魏冠傑回答「拍攝不到」。下午開庭後,裁判官高偉雄指,他重新檢視廣明苑閉路電視片段,發現有「非常關鍵」的片段,更有可能會影響之後專家證人的證供,因此他想(警方)作完整調查後才再進行研訊,梓樂母親聞言痛哭,離庭時泣不成聲。死因庭會在明早十時繼續研訊。

周父在研訊之後見記者,再次作出呼籲:「剛才聽到梁醫生(梁子恆)的說話,有不安,個心好唔舒服,我現在心諗,是否有些人會看到事發經過,我不想真相沉沒。」

【案件編號:CCDI932/19】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