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3047 scaled 1 1

街拍攝影師周生的「不隨意機」 旺角有展

7 分鐘閱讀
攝影無師自通,人人都可以係攝影師是周生的攝影的信念。

六本木的Zen Foto Gallery 是東京一個民營小藝術館,於四月十日至五月十六日舉行《THREE CITIES TOKYO SHANGHAI HONG KONG 》攝影展,結集三個攝影師的作品、三個城市的相集,展現街拍魅力。攝影展的作品包括須田一政、中田搏之以及香港街拍攝影師周生。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東京於四月初進入「緊急狀態」,相展無奈延期,港式街拍暫時未能降落東京,但可以在旺角言志區一睹為快。(地址:西洋菜南街44號3/F)

人人都係攝影師

周生的前作《旅行》,花了十年時間,拍出香港街道上的光怪陸離。深水埗脫衣大叔,灣仔洋紫荆下的自遊行大合照,這些影像被周生的菲林機捲入快門。街上想記錄什麼,相機跟周生的眼早成為「不隨意肌」,做到本能反應:「影相已成為我一部分,例如一個男人見到一個女人有生理反應一樣,我本身就係一個咸濕佬⋯⋯,哈。」

言志區展出周生作品

隨意一拍,連名字也隨心,大家都稱他做周生,日文名叫Chow San:「點解我叫周生?因為個個人都做到,個個人都可以影相,可以陳生、黃生,攝影師誰都可以。」他攝影的意念就如 Zen Foto Gallery 替他出版的攝影集《NO TEACHER BUT I CAN TAKE PHOTOS》($370),無師自通,人人都是攝影師。

引人思考的相片

街拍本身的特點沒有太多事件上的元素在相片裡面,沒有抗爭的大背景,沒有血腥的對錯,周生說他的攝影觀就是「留灰」。「我好拍一睇到張相就感到好『核突』,我的相希望沒有黑與白,給多一些灰色的位置給讀者去想像。有灰的地帶,引人想像思考的,對我來說,這是作品。」周生說有一次台灣人讀了他相片,訴說:「我好傷心,我見到那時香港已不同了。」這種灰色地帶,正正是他想要的。

沒有相框的相展

街拍可以跳到東京,周生本身十分期待,因為他知道日本人也在期待香港的相片。「我們小時候好期待日本荒木經椎,其實我們調轉頭看,日本人一樣期待香港人眼中的香港。」原本在Zen Foto Gallery 破格不用相框,今次在言志區的相展同樣是「黐相」貼牆,不拘小節,周生這種堅持希望大家別將他的作品看成不可觸摸的藝術品,因為他拍的是一張生活的作品。

相展至五月三日。
周生作品,輯成《旅行》。
香港奇怪風景,你見到了多少?

人物專訪 的最新報道

告別嶺大小確幸 葉蔭聰開展人生下半場

任教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接近二十年,去年葉蔭聰向校方申請終身合約(tenure)被拒,校方給予一年的臨時合約於八月完結。系方原打算聘請葉蔭聰擔任兼職講師,再次遭到校方「出手」禁止,迫使他要徹底離開這所任教多年的學校。對於嶺大校方「封殺」的舉措,他明言無法預計自己是因為哪方面的原因而遭受如此對待,「唔知係邊樣,太多啦,例如我寫嘢,可能我比較好整(走)啲,呢個都係可能嘅一個解釋嚟」。

致我們的花樣年華
月有圓缺不離開不放棄不卻步

她與何嘉柔(嘉柔)、袁嘉蔚(Tiff)開設YouTube頻道【番號ABC】公開談性別議題,隨著袁被還柙,【番號ABC】的C不知何時歸隊,但她與嘉柔已發放了五條新片。嘉柔這樣說:「為甚麼要繼續做?是因為想他們知道在他們努力時,我們也在努力、會堅持做好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