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Tbit五格漫畫託付已成追憶的愛

14 分鐘閱讀

公民記者:蔡康琪

「女兒呀,媽媽進去啦。」婦人敲門,房門貼有雨傘海報,春聯掛在門外不遠處,櫃子放了花與相架。

「媽媽昨天出門投票啦!」不知婦人模樣,只見她手持抹布。

「你老是叫我們要出門投票,這次我拉了大老爺也出門啦。排得可久啦!」儘管頭盔、維尼熊公仔已一塵不染,婦人仍然仔細擦拭。

「⋯⋯你知道嗎?我們這次黃大仙區,建制派一席都沒拿到哩。」婦人坐在床邊,終於看到她的模樣,是街上輕易碰到的臉,短卷髮圓臉,眼紋隨笑意而深刻。

「你要是知道了,會不會安慰一點呢?」鏡頭拉遠,方知房間空寂,女兒已經不在。

出處:臉書「SXTbit

對岸的人 畫貼地漫畫

贏了政見,輸了親人,是今日港、台的寫照。長輩票投了,獨守空房,一切已成追憶的畫,是SXTbit的作品。此漫畫於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翌日(11月25日)發佈,頃刻橫掃連登、Telegram、港人的社交平台,至今已達7.8萬次轉載,更有英語、法語等譯本,將作品推向全球。很多香港人形容漫畫催淚、真實,令人回想離世的抗爭者。SXTbit漫畫作者不是城內人,而是對岸的台灣人,筆名叫SXTbit,意即16-bit,儲存圖檔的格式,很切合從事插圖、設計的身分。

SXTbit的聲音略沉,少許沙啞,語調平實溫和。她曾來港旅行數次,到過理大,愛她的紅磚建築;亦喜歡港大建在極斜大街的一端,感覺超現實。因曾到訪香港友人的家,探見過本地房屋格局、父母形象,加上長期留意反送中新聞,所以漫畫對白如「黃大仙區,建制派一席都沒拿到」,以至房間貼有「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的文宣,都相當貼地,「不過有朋友反映,香港的房間不可能這麼大」,她笑說漫畫的美中不足。

一場抗爭失去的是

SXTbit作為電影迷,構思漫畫時,相當留意場景氣氛、情節推進,「我一早決定最重要的情節放最後。大家一開始看,覺得這只是普通的家庭。母親敲門時,特地刻劃多些場景(春聯、相架),環境看起來溫馨、安逸、普通。打開門,我避免展示母親的神情,想大家只留意她手上的抹布與說話(投票)。帶人去想:母親為什麼要幫孩子打掃?環境已經很整齊。女兒是怎樣的人?之後母親坐下來。電影裏父母坐在孩子床邊,通常是要談內心的話,卻沒有小孩出聲的畫面」,最後如長鏡頭拉闊畫面,SXTbit說:「從頭開始,她(女兒)都不存在。」。房間赫然的「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的海報,穩穩地暗示女兒不存在的因由。

為什麼選在區選翌日發布呢?區選當晚,SXTbit的社交平台擠滿香港友人的帖文,友人既對選情報捷而欣慰,但亦擔憂大眾因一時間的勝利而鬆懈。「區選不在五大訴求之中」,她很想透過漫畫表達這種信息,這習慣源自太陽花學運,以繪畫宣揚重要資訊,「但很難趁大家因選情而興奮時,硬要提醒對方別鬆懈,好像直接潑冷水」。

SXTbit喜歡電影《星際啟示錄》,父親為拯救人類存亡,故決定受太空總署所托,前往外星探索。外星時間比地球流逝得慢,父親離開前,與10歲女兒說:「待我回來後,你就會跟我一樣大。」因種種意外,父親失約,女兒漸長、年老,一直繼承父親之志,為人類延續生存的可能。「在這麼宏大的宇宙,人顯得這麼渺小,可是愛,還是可以跨越一切」。看似在講宇宙,實際是說親情,這就像她最終以親情為題材,但婉轉地呈現運動的「失去」,因為失去,倖存者才要咬緊牙關。

港、台寫照「仇恨與仇恨是不能互相抵消」

紅、藍、綠、黃,一場顏色政治氣候令家庭大撕裂,鼠年到來一家難展歡顏,舉步踏入家門,腳有千斤重。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年長一輩大多數支持親中的韓國瑜,年輕一輩怕台灣成為明日香港,一面倒支持敢向中國說不的蔡英文。台灣時評人在選舉還在點票的時候已在電視上偷步分析「這是1996年有總統選舉以來,最世代分裂的一次」,網上臉書有「韓粉父母無助會」,供年輕人分享一場藍綠之爭,如何弄至親情撕裂,新一代被逐出家門未算出奇,再奇情的有家中長輩押重注,傾家財賭韓必勝,結果欠下一股賭債,一頭家從此散了。猶幸,台灣亦出現沒有血緣的「家長」,大人打開家門,歡迎素未謀面的年輕人一起過年。

親情與政治,SXTbit知道衝突難以避免,「就像我不會為了親情,而委屈自己不向父母表達立場」,但她亦嘗試畫出一條底線,「我知道每個人遇到的家庭問題很不同,但大部分的正常家庭,父母都應該是愛着小孩。若我們因政權而出事,父母有機會因為愛我們,而嘗試努力抵抗,但如果孩子與父母互相仇恨,仇恨與仇恨,是不能互相抵消的。要記住,我們真正的敵人是誰」。

社會 的最新報道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

記7月2日鮮花散落四周
怡和街天橋1120悼念

在怡和街天橋梯間,有人擺放「香港人永遠記得2021,7.1梁健輝先生,永垂不朽」燈箱,附近有數束白花在旁。再行上天橋,看見花圃上插著一束又一束的白花,正向著銅鑼灣SOGO方向搖曳。牆上留有褪色但隱約看到的字句「崇光刺賊顯丹心,一夕餘暉照俠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