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大二號橋走到沙田法院的青春樹蔭下

3 分鐘閱讀


自去年十一月中大二橋事件後,我就沒有再看telegram。去年六月起在我內心開始醖釀的焦慮和抑鬱彷彿在那個追直播的晚上一同爆發。直至近期因為想做關於襲警的專題才再看telegram。
這是我這半年來第二次去法庭。無論每次我有多早,總會有人比我更早,他們大部份是年輕人,看來香港人不太健忘。
四名被告都是學生。他們當中有要返中大做FYP (畢業專題習作)的,也有家境不太好而母親只是個家庭主婦的,這都是大部分年輕人都有的包袱,他們是踏出了這些框架的一群。
休庭後,法院門口外有大約六十人在等候,有年輕人,亦有中年大叔大嬸。五月天,炎熱,而口罩加重了焗促的感覺。法院門口遠方的蔭涼處站了三個軍裝警。在法庭門口望過去,旁聽者渺小得不可再渺小。
過了一小時後四名被告步出法院,一位一直以為她是「藍絲」的大嬸若帶鄉音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被告都離開後,她找回她的師奶朋友問:「阿蓮係邊呀?」感覺上她們像是相約聲援手足後一起去買餸準備今晚煲湯。前一秒你可以是一名抗爭者,下一秒可以做返個「普通」的師奶。
其實人人都可以做抗爭者。
實習記者王鈴欣
五月七日

社會 的最新報道

【元朗咆哮】一世記住 白衣人跟警察的距離

言原來是真的!白衣人堆中,有人身穿「中國製造」,白衣上還有莫名其妙的字句,舉起紅字「保家衛國」的牌。總之,他們都穿白衣,窮兇極惡,有些手纏紅布,更多的是持木棍、騰條及雨傘,向站內的喊打喊殺。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