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一天】周父留個人電話供目擊者致電 盼為兒子找到真相

誌 BOOKMARK(0)

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於尚德邨停車場被發現墮樓重傷,留醫四天後於2019年十一月八日不治。死因研訊今日開庭,早上選出兩男三女的陪審團,預計傳召約四十名證人出庭作供,據悉包括十名警員、三位救護人員、九名消防員,另外有二十多位證人書面證供。研訊時間為二十五天,由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處理。
【記者王紀堯、劉曉靖報道】
呈堂的證物包括一個由警方模型組製作的一比四十的尚德邨停車場A的模型。模型包括富康花園連接尚德停車場的天橋,模型一邊顯示停車場的橫切面,內有黑色圖案標示死者位置。模型上蓋可以拿起,死因研訊主任指研訊期間或會移動鏡頭去顯示案發情況。 其他證物包括尚德邨停車場A的照片、周梓樂個人物品的照片以及他的 iPad 照片等。

梓樂與家人關係良好 反修例期間「有參與遊行」

周梓樂(下稱:梓樂)的父親周德明(下稱:周父)是首名證人出庭作供。 梓樂1997年八月十三日在贊育醫院出生,在2018年九月入讀科技大學。梓樂一家在1999年年尾搬到富康花園居住。周父形容梓樂性格較文靜,對朋友「比較活躍」,與自己都可以說是「有偈傾」,與母親關係會比較親密。 他形容,一家三口的活動關係不俗,家人生日梓樂都會出席飯聚,有時候會在家裡切蛋糕慶祝,也會一起出國旅行。此時,周媽媽在家屬欄拭淚。 

周梓樂最後的上線時間是十一月四日凌晨一時。(《誌》資料圖片)

周父指,在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梓樂「有參與遊行」。他續憶述案發的十一月三日,日間時間梓樂都留在家中 。 直至晚上十一時多,梓樂身穿黑色的短袖上衣,深灰色短褲,戴上黑色的帽子,用一個藍色的水樽裝了一樽水,揹一個黑色背包準備外出。 他說,當時自己與太太在客廳看電視。

最後一個WhatsApp 提醒父有催淚彈要關窗

周爸爸當時問梓樂:「你咁夜仲出去?」,梓樂並沒有回答,周父最後叮囑兒子:「你出去要小心點」,梓樂繼續沒有回應就出門。父親解釋,當時會這樣說是因為「新聞報導附近尚德邨一帶有示威者欄路,有很多警察,有機會會放催淚彈,有報道警察會打人」。
周父大約在凌晨零時四十六分WhatsApp 告訴梓樂「警方有放催淚彈」,梓樂在數分鐘後回覆提醒家人關窗。周父指,出事之後他留意到梓樂的最後在線時間為十一月四日凌晨一時。 十一月四日凌晨兩時多,梓樂的中學同學上門拍門,告知他們梓樂出了意外,被送去伊利沙伯醫院。
他指,十一月八日早上,接到醫院的通知梓樂心臟曾經停頓需要接受搶救,於是與太太趕到醫院。他指,當時自己情緒激動,於是由周母和醫生溝通。周母對他說:「個仔唔得,再搶救下去只會令到他更加辛苦」,兩人經商量後決定放棄搶救。當周父談及梓樂搶救過程時,周媽媽再度在家屬欄拭淚。

周父坦言兒子逝世一年,非常心痛,但仍然要面對。

師長稱梓樂生前盡責和勤力 

香港科技大學體育統籌活動推廣徐婉靜提交書面證供,稱周梓樂2018年加入投球隊,在隊中表現認真和勤力,在去年更擔任投球學會的推廣秘書,多次在體育比賽中出任正選。 科技大學老師李婉儀稱周梓樂盡責,上課不太多言,品格屬於中上,能依時完成功課,在課上也沒有留意到周梓樂有談及政治議題。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司一度稱警方是十一月四日凌晨一時零五分才首次進入尚德停車場,後來遭《蘋果日報》或《眾新聞》多間媒體獲行車記錄儀片段揭發在十一月三日十一時半左右,有警方離開停車場,影像跟警方的版本相距一小時多,警方其後改口,指晚上十一時零六分首次進入尚德停車場A 。 
第一次負責進入尚德邨停車場A行動的高級督察葉寶琪出庭作供。她供稱,當時是東九龍總區機動部隊其中一隊的指揮官,當日與隊伍中三十三名警員到九龍灣輔警總部待命,下午五時又曾經收到「大隊長」的指示到坑口站作「高姿態巡邏」。 
並指因為接獲「大隊長」指示,要到尚德邨「高姿態巡邏」,並留意尚德邨停車場有沒有人聚集,如有聚集,需適時作出驅散。葉指出,當警車左轉入唐明街,她在車上觀察到尚德停車場有人聚集,因此計劃進入尚德停車場進行「掃蕩」。
隊中其中十五名警員(包括葉)進入停車場,但沒有在庭上指出其餘約十八名防暴警當值的位置。進入停車場的警員分兩個小隊巡查,葉在四樓巡查後發現沒有可疑人士聚集,就到停車場二樓會合其他隊員。 根據葉的供詞,她與所有警員在十一時二十分離開尚德邨停車場A。

周父周德明留下私人電話,希望目擊者或有相關資料的街坊可以聯絡他。(劉曉靖攝)

周父留電話 盼街坊提供資料

第一日的研訊,父親周德明成為傳媒的焦點。
周父作供時鎮定,沒有露出很多情緒,死因研訊主任仔細逐件查問梓樂的遺物,周父對答流暢。庭上顯示富康花園及尚德八十三張閉路電視片段截圖,周父謹慎清楚地確認兒子的身份。
完成了一天的研訊,穿藍色風褸的周父雙手插袋眯起眼睛在庭外見各大傳媒,態度親切。他向傳媒呼籲目擊者提供有關梓樂事發的資訊,如有人有目睹案發經過,或有與案情有關資料,可以聯絡死因庭或直接聯絡他本人。他直接公開自己的電話號碼 96604837,但他坦言未預備接受傳媒訪問。
「我想講梓樂過身了一年,做父母的,心是好痛,到最後都要接受現實」,這是周父見傳媒的開場白。周父藉此機會感謝兒子出事當日「通知消防員、急救員的幾位街坊」。有傳媒接着問:「根據證供的內容,是否未能清楚事發經過,這是令你憂心的地方嗎?」周父回應指:「我只能說,我希望關心這件事的人可以得到真相⋯⋯或者可以盡量接近到真相。」
傳媒再度追問這次死因庭會否擔心找不到真相,周父強調自己:「未有心理準備採訪,接受訪問只作呼籲」,說到「想為兒子盡少少力,可以安息」,周父三度說「希望可以找到真相」,眼泛淚光。
周梓樂逝世三天後,有傳媒拍攝到尚德停車場地下有悼念花牌寫道:「孩子,責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為榮。」下款是「父親泣拜」,有傳媒問周父是否他本人的字句, 周父頓了數秒,低聲搖頭表示:「唔係(不是)」。錄影機關機後,周父向各大傳媒表示:「唔好意思」,他說留下電話是希望知悉真相的人聯絡找他,希望記者不要打給他,他笑言:「如果唔係我會好唔得閒」。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報道記者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紀錄片、電影、社區記者。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