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媒大樓最後一喊 香港人不告別:撐蘋果,撐到底!

  1. 8.10 二百警搜蘋果日報 搜查令範圍成疑
  2. 八月十一 全城搶購《蘋果》凌晨報攤百景
  3. 國安指《蘋果》30篇文章涉犯《國安法》拘捕五名董事 上壹傳媒大樓搜主管電腦
  4. 《蘋果》總編羅偉光提禁足 CEO張劍虹願辭職 仍拒批保釋 控罪發生在國安法生效後
  5. 外媒:《蘋果日報》還會在71 前存在嗎?黎智英私人秘書Mark Simon :警察決定新聞機構的生死
  6. 新聞重新被定義《蘋果》多少紙墨有多少日子 在職記者:想像不到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7. 蘋果的滋味 記6.19倫敦撐《蘋果》集會
  8. 留下來一起做見證 記新蘋人咬這口蘋果 末代記者的掙扎
  9. 這一天,我們不能再在《蘋果日報》預訂頭版廣告
  10. 法庭觀察:極權要來了,記者是會吶喊的
  11. 政權用了七天的時間 令《蘋果日報》熄燈
  12. 壹傳媒大樓最後一喊 香港人不告別:撐蘋果,撐到底!
  13. 《蘋果》「突發房」還是第一次烏燈黑火
  14. 最後入職的《蘋果》記者 無悔見證最終章—記者不捍衛新聞自由,沒有人為你去做
  15. 這夜燈火通明 深宵買一份報紙 等剎那自由
  16. 六月來去匆匆的「蘋果夢」暫放下臨時記者證
  17. 26年真實的夢 — 掉/悼 《蘋果》
  18. 《蘋果日報》結業那天,《果籽》專題記者奪Sopa卓越新聞獎:不知道還做不做記者
  19. 忍痛執筆寫下最終章 《蘋果》首席記者:在無大台的時代 我想繼續做記者
  20.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21. 《果靈●聞庫》爭分奪秒Backup蘋果223萬篇文章 籲港人勿失根飄零
  22. 《蘋果》公司代表缺席聆訊 押後至10月12日再訊 通知文件寄往人去樓空的壹傳媒大樓

滂沱大雨下,的士徐徐駕駛到壹傳媒大樓。記者看出窗外,「司機,這裏是…… ?」司機問:「你們是去蘋果日報大樓嗎?這裏是壹傳媒大樓,走錯了。」

壹傳媒大樓內黑漆漆的,但是當車載緩緩駛到另一個街口,本來人煙稀少的工業區,突然變得熱鬧起來,車子泊滿滿兩邊,記者的鏡頭都對準了蘋果的大閘,行人道上站滿行人。他們向蘋果大樓舉起手機燈,大叫「撐蘋果,撐到底」。司機說,這已經不是第一單前往蘋果大樓的生意。

《蘋果日報》於1995年6月20日創刊,2021年6月24日結束,最後一紙印100萬份。(Ivan Cheung攝)

記者和讀者們的一唱一和,彷如老朋友要道別的時光,在漫漫長路上,縱使相隔甚遠,都要讓大家聽到彼此的聲音,證明彼此確切地存在,為對方默默打氣。在暴雨中和雨傘下,帶著悲傷、憤怒、無奈,誰也好只能順著歷史走,並且相信我們身處歷史的中段,而終點很後面,我們或不能看到,但最終會出現。香港是屬於我們的,歷史自有定論。

蘋果日報的最後一夜,口號、街燈與香港人。合照留下一些,轉地方睡最後今夜,完結這一個時代的狂野。謝謝蘋果日報,後會有期。

大批市民到將軍澳壹傳媒大樓,聲援蘋果日報。(王紀堯攝)

當新聞成了新聞人物

大樓內的記者也不甘示弱,拿出拍攝棚的大光燈,活躍地搖動。他們都大叫「多謝香港人」、「多謝肥佬黎」、「後會有期」,少不免最重要的口號,「聽日記得買報紙!」。

一踏入行業,記者便知道,在新聞現場要保持專業,不可隨意叫口號,要保持冷靜、客觀。時代運轉太快,寫新聞的成為了新聞人物,竟然有了吶喊的權利。他們的聲嘶力竭,用盡最後一口氣的吶喊。筆下寫過如此多的歷史時刻,如今被奪去執筆的自由,唯有為自己好好吶喊。

「我愛蘋果!」

「我愛你地多啲!」記者回答。

「記住食飯啊」

「知道啦,而家去。」記者再回答。

記者和讀者們的一唱一和,彷如老朋友要道別的時光,在漫漫長路上,縱使相隔甚遠,都要讓大家聽到彼此的聲音,證明彼此確切地存在,為對方默默打氣。在暴雨中和雨傘下,帶著悲傷、憤怒、無奈,誰也好只能順著歷史走,並且相信我們身處歷史的中段,而終點很後面,我們或不能看到,但最終會出現。歷史自有定論。

《蘋果日報》於1995年6月20日創刊,2021年6月24日結束,最後一紙印100萬份。(Ivan Cheung攝)

記者和讀者們的一唱一和,彷如老朋友要道別的時光,在漫漫長路上,縱使相隔甚遠,都要讓大家聽到彼此的聲音,證明彼此確切地存在,為對方默默打氣。在暴雨中和雨傘下,帶著悲傷、憤怒、無奈,誰也好只能順著歷史走,並且相信我們身處歷史的中段,而終點很後面,我們或不能看到,但最終會出現。香港是屬於我們的,歷史自有定論。

蘋果日報的最後一夜,口號、街燈與香港人。合照留下一些,轉地方睡最後今夜,完結這一個時代的狂野。謝謝蘋果日報,後會有期。

壹傳媒大樓內,手機燈火處處。(王紀堯攝)

大樓的記者見狀紛紛舉起手機燈。正當以為這是一個溫暖的交流,記者們就露出真本性,大叫:「大家幫幫手,舉起手機燈,要影相!」

原來全都是記者的「陰謀」,看看頭上的航拍機就知道,新聞照片為重中之重。對於當年打破傳統報道以搶眼大圖為主的蘋果日報,直到最後一刻,創報26日年,貫徹始終,好的新聞要襯好的「大相」。

蘋果日報大樓外的吶喊聲沒有停止。家長帶著孩子來、男友拖著女友來、婆婆撐著拐杖來,他們都不斷搖燈吶喊。「多謝蘋果」、「我哋真係好撚鍾意蘋果」、「我好鍾意食蘋果」、「蘋果加油」,「食左飯未?」、「我們不會認命,蘋果人加油」。有人帶著蘋果日報來到大樓前為要留影,也有人即席用畫作畫下大樓外貌。一陣吶喊之後是一陣掌聲。

大批市民到將軍澳壹傳媒大樓,聲援蘋果日報。(王紀堯攝)

當新聞成了新聞人物

大樓內的記者也不甘示弱,拿出拍攝棚的大光燈,活躍地搖動。他們都大叫「多謝香港人」、「多謝肥佬黎」、「後會有期」,少不免最重要的口號,「聽日記得買報紙!」。

一踏入行業,記者便知道,在新聞現場要保持專業,不可隨意叫口號,要保持冷靜、客觀。時代運轉太快,寫新聞的成為了新聞人物,竟然有了吶喊的權利。他們的聲嘶力竭,用盡最後一口氣的吶喊。筆下寫過如此多的歷史時刻,如今被奪去執筆的自由,唯有為自己好好吶喊。

「我愛蘋果!」

「我愛你地多啲!」記者回答。

「記住食飯啊」

「知道啦,而家去。」記者再回答。

記者和讀者們的一唱一和,彷如老朋友要道別的時光,在漫漫長路上,縱使相隔甚遠,都要讓大家聽到彼此的聲音,證明彼此確切地存在,為對方默默打氣。在暴雨中和雨傘下,帶著悲傷、憤怒、無奈,誰也好只能順著歷史走,並且相信我們身處歷史的中段,而終點很後面,我們或不能看到,但最終會出現。歷史自有定論。

《蘋果日報》於1995年6月20日創刊,2021年6月24日結束,最後一紙印100萬份。(Ivan Cheung攝)

記者和讀者們的一唱一和,彷如老朋友要道別的時光,在漫漫長路上,縱使相隔甚遠,都要讓大家聽到彼此的聲音,證明彼此確切地存在,為對方默默打氣。在暴雨中和雨傘下,帶著悲傷、憤怒、無奈,誰也好只能順著歷史走,並且相信我們身處歷史的中段,而終點很後面,我們或不能看到,但最終會出現。香港是屬於我們的,歷史自有定論。

蘋果日報的最後一夜,口號、街燈與香港人。合照留下一些,轉地方睡最後今夜,完結這一個時代的狂野。謝謝蘋果日報,後會有期。

延伸閱讀
這夜燈火通明 深宵買一份報紙 等剎那自由

王紀堯

《 誌 HK FEATURE 》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獨立記者的 Medium
獨立記者的 Facebook | 獨立記者的 Instagram

上一則報道

政權用了七天的時間 令《蘋果日報》熄燈

下一則報道

《蘋果》「突發房」還是第一次烏燈黑火

社會 的其他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