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案特寫—— 預料之內 意料之外的告別式

/
8 分鐘閱讀

煎熬了四天的聆訊,裁判官預告晚上七時有判決,這僅是批准保釋申請與否的判決,前面還有漫長的路。2月28日,由1/55縮減至1/47;來到法院,全民集氣,沒有希望之中,也希望上天盡可能給60萬選出來的代表有更多的自由。

 

快到晚上7時的開庭時間,記者比平時更早坐在位置上,等候開庭。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還沒有開庭。
岑子杰向觀眾席揚手敬禮,伍健偉和劉穎匡向家屬席揮手。黃子悅和張可森交談、岑敖暉搭著何桂藍的肩膀,老友鬼鬼。
一般的案件只有 2至3名庭警,今日委派了9名庭警,他們挺起腰板,站好姿勢,沒有任何慵懶的表現。
晚上7時20分,還未開庭。何桂藍走向坐在中間的朱凱迪並與他擁抱。一向都沒有甚麼動作的黃子悅都站起來,探向旁聽席,應該是想看看席上的家人。
隔了一陣子,一向活躍的何桂藍向觀眾席飛了一個吻。
7時35分,正當大家準備開庭,岑敖暉走向被告欄中間並低頭,朱凱迪用力按著他的肩膀 ,兩人輕輕擁抱。
7時40分,控方突然離開法庭,大家大為緊張,辯方律師也一個個跟著離開。
旁聽的市民和記者大感詫異。伍健偉此時合十向家屬席方向鞠躬。
 
天水連線林進與朋友相擁。

 
總裁判官蘇惠德晚上約逐一讀出15名被告的名字,並宣布他們可以保釋。 47減32,變成32分之一⋯⋯。屏息靜氣,裁判官蘇惠德讀出所有所有人保釋條件,但律政司其後即時提出上訴, 所有被告都需要即時還押,15名被告48小時後要被帶到高等法院聆訊,很多家屬接受不了。裁判官一個句話,又改變了15個家庭的結局。
張可森向旁聽席大力揮手,譚得志大叫 「政治犯無罪,香港人不死」。他們同聲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們又舉起手掌,揮手,大叫「多謝律師,大家盡左力」,有人亦說了一句「對不起」。
庭內吵吵鬧鬧,廣播系統中的吵鬧聲被放大了一點。踏出法庭,市民在法庭的走廊上,一片愁雲慘霧,吵鬧再也蓋不住啜泣聲。那些埋首在對方肩膀的擁抱,都傳來一陣陣低鳴。
 
「長毛」太太陳寶瑩、岑敖暉妻子余思朗到法庭樓下冷靜向傳媒說話。(攝 / KH)
約九時,法院大樓傳來救護車的笛鳴,有被告家屬暈倒送院。
「長毛」太太陳寶瑩、岑敖暉妻子余思朗、朱凱廸太太區佩芬由左至右一字排開,在地下準備接受傳媒訪,陳寶瑩率先講話,「我哋家屬一早已不樂觀,今日嘅法治就係咁」;輪到岑敖暉妻子余思朗,她深呼吸一口氣,先向支持者及律師道謝,語未畢,傳媒看似是救護車駛過,簇擁到大街⋯⋯,鎂光燈又去了大街外。
記者疾衝的身影,家屬們一個轉身,目送丈夫,不知他在不在這輛車。連日來,又或是在7月1日開始,太多悲哀是預料之內,一個閃身,又出現太多意料之外的事。
 
 
 
 
三月四日 西九龍裁判法院
 

47人案 的最新報道

馬拉松式國安法聆訊 法庭滋長吃人的荒謬

延伸庭震驚與嘆息,內庭的嘈吵與雜亂無章,眾人的不適和疲憊,影響着香港命運的審判,首天在這樣的氣氛下結束。在凌晨時分,陣陣涼風吹過,各人萎靡不振步出法院大樓,彷彿歷劫後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