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式國安法聆訊 法庭滋長吃人的荒謬

/
23 分鐘閱讀

二月二十八日,四十七名參與立法會初選的民主派人士被控《國安法》 中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翌日早上十一時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訊。

清晨六時,天還未亮,法院外已經有人搭起帳篷。太陽在早上七時冉冉升起,人潮也慢慢開始湧現。四十七名民主派人士,各有各的支持者。到場聲援人潮超出想像,人龍環繞整座法庭,口號聲響徹四周。 一宗國際觸目的國安法案件,即將在西九龍法院提訊。

國安法法庭 誰在滅聲?

法院大堂的人龍就越來越長。有許多家屬、也有許多記者。十時半,司法機構代表派籌,大家慢慢排隊進入延伸庭。 轉播的畫面顯示,律師在法庭內走來走去,忙過不停。

四十七名被告大約在中午十二時十五分到達內庭,庭內十分嘈吵,何桂藍大叫:「係咪開庭前不可見律師?」

延伸庭的轉播音量突然收細。

記者緊張大叫:「可唔可以較返大聲啲?」

法庭內的職員說:「現在還未開庭。」

記者們不滿,立刻站起來理論。「今次是配合司法機構安排吧內庭的位置給予家屬和律師,我在庭內本來我是聽到的!」「開庭前的對話和法庭內的氣氛都需要被記錄」「無理由這樣做,點可以突然調細聲!」職員指要請示上司做法,只是輕輕把聲量調高一點。

這個問題到第二天的聆訊並沒有解決。早上12時05分左右,被告走進被告欄, 但延伸庭依舊未聽到廣播。記者詢問職員可否重新調高音量,但遭職員拒絕。

「我有行家朋友在其他延伸庭,未開庭都聽得很清楚的!」「就連記者室都可以聽到!」「其實你們衡量會否關掉聲音的準則是什麼,為何不是同意所有courtroom處理,還是你們職員自行決定?」記者一輪的抗議,職員又象徵式把音量調高一點。

在記者室內,又有法庭職員在無通知下,突然把電視的音量調低至靜音,職員指出昨天亦曾出現同樣的情況,並已經請示上司,在法官到場開庭後,延伸庭的部分才會開始,音量才會調至正常。但有記者不滿:「平日我們可以進入庭內,亦會聽到庭內的聲音。」惟法庭職員回應:「庭內你都未必聽到,咁細聲。」

文字報道 /
王紀堯
陳卓斯

攝影 /
陳子煜

困不住的歡樂聲

第一日聆訊開始。法庭內麥克風發出咔嚓喀嚓的聲音。

「owen、owen!」「跌左啊!」「你好似瘦左!」接下來就是一陣笑聲。

「歡迎大家收聽被告人podcast,今日和大家來到西九龍裁判法院。」

「可唔可以唱歌?」「唱咩歌?」

「我當然唱mirror啦。」庭內又傳來一陣哼歌聲。

為了讓辯方律師有足夠時間向當事人索取指示,案件押後至午飯後三時半才繼續處理。 午飯之後這種「異常」輕鬆的氣氛並沒有消失,依舊是一片熱鬧。被告再次站到被告欄,法庭的麥克風再次傳來說話。

「切忌懷憂喪志。」「見字飲水。」記者們噗哧一笑,在延伸庭把臉貼近螢幕,紛紛問:「是誰?男聲,是岑敖暉嗎?好像是。」

林卓廷對又說:「支咪收唔收到? 老婆我愛你」

何桂藍忽爾又說:「一世的戰士一世的意義」。記者一頭霧水,上網查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何最愛的歌手盧瀚霆的歌。

吵吵鬧鬧之後,又開庭了。辯方分別就控方申請表態,接著就到控方陳詞,讀出要押後案件和拒絕保釋的理據,又讀出控罪書上某些罪行。直至晚上,案件並未處理完畢。有律師向庭內人士提出,有被告指未能清楚聽到律師和法官的說話。法官即籲大律師們要更大聲陳詞。

何桂藍此時大聲說:「我想補充,法官大人的麥克風是最細聲的!」

法官提高音量:「這樣可以嗎?」

「好!」「可以」「哈哈哈」大家紛紛叫好,又豎起手指公。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協助他陳詞,當提到「再結了婚」,被告欄竟又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庭內吵鬧無休,偶然夾雜笑聲。案中有四十七名被告,又牽涉十分複雜難明的國安法控罪,加上各方的陳詞內容也很長,法庭日常的安排已經不足以應對。

控方起來讀出控罪書被告的罪狀,在陳詞中又加入不寫於控罪書上的控罪。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禁不住問:「你所指的是?」控方才解釋剛才所說的只是補充資料,未有顯示任何文件上。庭內一片譁然。

控方再次陳詞的時候,辯方律師表示被告只是希望給予自己指示時,卻被庭警阻礙,律師們要求法官指示如何處理事宜。

楊岳橋隨即站起來,頗為激動地說:「案件非常冗長,這個玻璃後面的人都未能夠給予非常簡單的指示,真的是非常簡單,但非常盡責的警務人員,阻止我的律師靠近玻璃與我溝通!」

蘇官最後作出安排,讓被告就離開自己的座位,走近被告欄邊,向律師作出簡單的指示。

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

法庭的程序越來越長,進度亦十分緩慢,不知不覺間就到了晚上十時十五分左右。延伸庭內的記者們慢慢覺得疲倦,此時連控方忍不住站起來表示有點肚餓,需要休息。律師們亦指出全部被告均未吃晚飯。

林卓廷站起來說:「警方和懲教沒有安排去食飯,如果容許我們可以飲水和去廁所,情況應該會好很多。」其他人亦和應。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語氣略帶激動,對控方說:「You bring 47 people to court in one day. What do you expect!」,又指責控方準備文件不足。他說,如果控方需要吃飯,可以把陳詞交由其他控方代表處理,又指時間不早,不應該再押後處理案件。 法官後來安排被告輪流去吃飯,堅持繼續處理案件, 控方的副刑事檢控專員楊美琪最後也申請離席進食及休息。

吃人的法庭

凌晨一時四十四分,當吳政亨的代表律師準備陳詞。楊雪盈在被告欄內突然暈倒,由開庭至今案件已馬拉松式處理逾十多小時,大家都心存疑問:有必要通宵達旦一口氣處理四十七人的控罪?法官仰首傾前看一看被告,沒有說甚麼,吐出一句:「先休一休庭吧。」

救護員抵達庭內,用擔架床將楊雪盈送走,郭家麒一直從旁協助。事實上,不少在場的記者清晨到法庭排隊輪候,已經留守在法庭達逾十五小時,早已現疲態。

休庭期間,法庭書記表示,法官希望將案件押後到早上再開庭處理,即將再商議會否押後案件。內庭同時有辯方律師傾向繼續處理案件,有人稱「當然繼續,你老味!」、有些被告則指「沒有所謂」。內庭頓時又一片混亂。到底如何處理?

吵鬧聲中,書記一聲「court!」,大家才靜了下來。

楊雪盈的代表律師指,她已被送往明愛醫院。法官蘇惠德宣布案件押後至早上十一時半開庭處理,並特別准許戴耀廷完成明早原訂的高等法院上訴法庭的程序才出席本案聆訊, 所有被告都會交由懲教署看管。有律師擔心女被告會被送往大欖女懲教所,地點離法庭太遠,但法官表示無法遷就,會交由懲教署處理。第九被告徐子見以及第十被告楊雪盈則因為身體不適送院,會交由警方看管。

梁國雄的代表律師亦表示,梁的身體需要定時服藥和接受治療,如果要還柙多一晚,擔心梁未能接受有關治療或服用適當藥物。 法官指,如梁感不適,懲教署會有適當的醫療協助,最後亦沒有作出任何特別的安排。

法官宣布散庭,結束十四小時馬拉松式的聆訊,被告人拍手並大叫「多謝律師!」。然而,林景楠、譚凱邦及梁國雄就因體力不支,需要送院治理。林被拍攝到縱使戴上口罩,但是仍然遮不住蒼白的臉,譚凱雖然睜開雙眼,但雙目無神,頭側一邊,臉容面容憔悴。平日硬朗,中氣十足說「喂,阿哥」的梁國雄已閉目,躺在擔架床上,用餘下的力氣舉起三指手勢。

延伸庭震驚與嘆息,內庭的嘈吵與雜亂無章,眾人的不適和疲憊,影響着香港命運的審判,首天在這樣的氣氛下結束。在凌晨時分,陣陣涼風吹過,各人萎靡不振步出法院大樓,彷彿歷劫後的人們。

47人案 的最新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