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稱從無授權擺放 校方凌晨「斬件」移走國殤之柱 蔡耀昌反駁:校方多年來知悉、容許、甚至協助


政府連續兩年禁止六四維園燭光悼念集會,象徵着回歸後悼念六四自由、在港大豎立22年的「國殤之柱」今晨遭被拆卸。香港大學多次預告將移除雕像,今晨(23日)終被校方移往別處,在搬運過程發出巨響,恐已被「肢解」。擁有人及創作者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凌晨即時發聲明指「十分震驚」,校方此舉「是對私人財產無理及自焚行動」。

校方由昨晚開始,花近八小時拆卸國殤之柱,搬柱到港大嘉道理中心之後一小時方用電郵向學生交代。校方聲明指考慮到英殖時期的《刑事罪行條例》,以學生利益為由移除雕像,更指從沒有授權擺放雕像,前支聯會蔡耀昌則反駁校方一直知悉並協助擺放。

屹立港大22年的國殤之柱昨分成兩部分被運走。(《誌》資料圖片)

不過當時國殤之柱只能橫放於在黃克競樓外面的有蓋平台。1998年11月,港大學生會全民投票通過永久豎立國殤之柱,直至1999年的六四晚會後,國殤之柱才真正再次豎立起來,被放置於港大黃克競樓平台中間。蔡耀昌形容「校方接受了國殤之柱的存在」。

直至2010年,港大要建設百周年校園,準備規劃連接黃克競樓的港鐵站工程。因工程連接百周年校園的西面大樓,會直接穿過黃克競平台的中間位,即當時放置國殤之柱的位置。校方當時聯絡支聯會,需要另覓校園範圍放置國殤之柱,而校方會協助搬運。蔡耀昌為時任支聯會副主席和校方商討,形容過程順利。

蔡耀昌指出,校方甚至提出建議,並詢問支聯會最適切的豎立位置。支聯會最後選定了現有位置,「2010年12月我們看著校方工作人員幫手搬位,直到現在。」

因此,蔡耀昌認為港大校方近日的行動不合理,「法律上by conduct,即透過行動上,反映校方有一定承諾。至少港大校方不能說過去二十多年,國殤之柱是非法擺放於港大,因為校方人員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

蔡耀昌(中)在入獄前接受《誌》專訪指,校方一直協助國殤之柱的擺放。(黃雅文攝)

蔡耀昌反駁校方協助放置

1997年後處理「國殤之柱」的風波,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是其中一人,蔡入獄前接受《誌》訪問時指,無論是1998年放於黃克競樓平台,抑或2010年為了遷就港鐵工程而暫遷「國殤之柱」,校方也是「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如果校方指沒有容許放置雕像是不合理的。

10月28日,在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接受《誌》訪問中,他提及國殤之柱進入港大校園的歷史。1997年,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希望在香港展示國殤之柱,支聯會認同並嘗試配合,故支聯會曾與當時市政局聯繫,希望尋找可擺放國殤之柱的公共空間,卻沒得到回音。

蔡耀昌憶述,支聯會在1997年六四晚會展現國殤之柱,「但之後就無地方擺」,所以香港大學學生會便提出,可以協助把國殤之柱運送到港大校園,「學生會之前和校方溝通,但校方以安全為由不同意。當晚六四晚會完結後,我們深夜運送國殤之柱到港大,過程中都保安及警察阻止,不過有不少市民聲援。後來擾攘一輪,國殤之柱才能進入(港大)。我當晚都在現場和保安交涉。」

屹立港大22年的國殤之柱昨分成兩部分被運走。(《誌》資料圖片)

不過當時國殤之柱只能橫放於在黃克競樓外面的有蓋平台。1998年11月,港大學生會全民投票通過永久豎立國殤之柱,直至1999年的六四晚會後,國殤之柱才真正再次豎立起來,被放置於港大黃克競樓平台中間。蔡耀昌形容「校方接受了國殤之柱的存在」。

直至2010年,港大要建設百周年校園,準備規劃連接黃克競樓的港鐵站工程。因工程連接百周年校園的西面大樓,會直接穿過黃克競平台的中間位,即當時放置國殤之柱的位置。校方當時聯絡支聯會,需要另覓校園範圍放置國殤之柱,而校方會協助搬運。蔡耀昌為時任支聯會副主席和校方商討,形容過程順利。

蔡耀昌指出,校方甚至提出建議,並詢問支聯會最適切的豎立位置。支聯會最後選定了現有位置,「2010年12月我們看著校方工作人員幫手搬位,直到現在。」

因此,蔡耀昌認為港大校方近日的行動不合理,「法律上by conduct,即透過行動上,反映校方有一定承諾。至少港大校方不能說過去二十多年,國殤之柱是非法擺放於港大,因為校方人員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

悼念六四32年,今年是學生最後一次為國殤之柱清洗。(陳子煜攝)

校方凌晨拆柱 早上發電郵通知學生

記者到現場採訪期間,港大學生媒體《學苑》凌晨引述消息,校委會星期三(22日)就國殤之柱事宜召開會議,會上投票通過,將國殤之柱移離港大校園,校方將國殤之柱存放於安全地方,並在法律程序及情況容許下,另行安排擁有人取回。早上約7時,港大最後送「國殤之柱」到位於石崗的港大嘉道理中心存放。一小時後,校方在早上8時21分向學生發一封名為「IMPORTANT: HKU Council Statement on the Removal of a Statue from Campus」的電郵交代國殤之柱事件。聲明指「港大校委會在12月22日(星期三)的會中決定移除校內一個雕像,該雕像是廣為人知的國殤之柱,我們有這個決定是基於外部的法律意見和風險評估,是為了大學最大的利益」。

聲明又堅稱「從來沒有人取得大學的同意在校內擺放此雕像」,但聲明中沒有提及港區國安法,校方稱是顧及「在殖民政府時期訂立的《刑事罪行條例》」,擔心繼續展示這雕像會對大學會有法律風險。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早前在立法會選舉日被問及國殤之柱的去向時,知悉擁有權仍未釐清,因此暫未知如何處理,「支聯會又話唔係,唔關佢哋事,(支聯會)都解散咗,我哋(港大學生會)都解散咗,咁條柱係邊個呢?我哋要查清楚先。」

蔡耀昌(中)在入獄前接受《誌》專訪指,校方一直協助國殤之柱的擺放。(黃雅文攝)

蔡耀昌反駁校方協助放置

1997年後處理「國殤之柱」的風波,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是其中一人,蔡入獄前接受《誌》訪問時指,無論是1998年放於黃克競樓平台,抑或2010年為了遷就港鐵工程而暫遷「國殤之柱」,校方也是「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如果校方指沒有容許放置雕像是不合理的。

10月28日,在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接受《誌》訪問中,他提及國殤之柱進入港大校園的歷史。1997年,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希望在香港展示國殤之柱,支聯會認同並嘗試配合,故支聯會曾與當時市政局聯繫,希望尋找可擺放國殤之柱的公共空間,卻沒得到回音。

蔡耀昌憶述,支聯會在1997年六四晚會展現國殤之柱,「但之後就無地方擺」,所以香港大學學生會便提出,可以協助把國殤之柱運送到港大校園,「學生會之前和校方溝通,但校方以安全為由不同意。當晚六四晚會完結後,我們深夜運送國殤之柱到港大,過程中都保安及警察阻止,不過有不少市民聲援。後來擾攘一輪,國殤之柱才能進入(港大)。我當晚都在現場和保安交涉。」

屹立港大22年的國殤之柱昨分成兩部分被運走。(《誌》資料圖片)

不過當時國殤之柱只能橫放於在黃克競樓外面的有蓋平台。1998年11月,港大學生會全民投票通過永久豎立國殤之柱,直至1999年的六四晚會後,國殤之柱才真正再次豎立起來,被放置於港大黃克競樓平台中間。蔡耀昌形容「校方接受了國殤之柱的存在」。

直至2010年,港大要建設百周年校園,準備規劃連接黃克競樓的港鐵站工程。因工程連接百周年校園的西面大樓,會直接穿過黃克競平台的中間位,即當時放置國殤之柱的位置。校方當時聯絡支聯會,需要另覓校園範圍放置國殤之柱,而校方會協助搬運。蔡耀昌為時任支聯會副主席和校方商討,形容過程順利。

蔡耀昌指出,校方甚至提出建議,並詢問支聯會最適切的豎立位置。支聯會最後選定了現有位置,「2010年12月我們看著校方工作人員幫手搬位,直到現在。」

因此,蔡耀昌認為港大校方近日的行動不合理,「法律上by conduct,即透過行動上,反映校方有一定承諾。至少港大校方不能說過去二十多年,國殤之柱是非法擺放於港大,因為校方人員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

工人漏夜搬走國殤之柱。(陳子煜攝)
早上七時,校方仍以黃板圍封國殤之柱的位置。(陳卓斯攝)

昨深夜港大突然圍封國殤之柱,晚上10時許派工人設置圍板圍封柱,在膠板外聽見國殤之柱範圍內傳出疑似電鑽施工的嘈吵聲,引起傳媒關注。香港大學校園內國殤之柱範圍,有工人封上黃色圍板及白布,所有前往SU canteen(國殤之柱所處之位置)的路都被圍封。

在凌晨4時許 ,黃克競樓十多名工人將一座以白布和透明膠布包裹的柱狀物搬出大樓。約6時許,柱狀物件的底部亦拆除,現場突然關燈,工人摸黑包裝。之後工人先將柱狀物吊高,再吊入貨車,相信是將整支國殤之柱被搬走。記者拍攝到吊車將條狀物搬入貨車前,有工人仍小心翼翼再用膠布包裹外層一次,但吊入貨車的過程不時傳出物件的碰撞聲。據記者現場所見,港大厲樹雄科學樓貨物起卸區有貨櫃、一輛吊臂車和一輛貨車,並有保安和職員在旁看守。其中一個貨櫃上寫上「錦江航」。貨櫃的字體設計與公司「錦江航运」提供的貨櫃大致相似。

國殤之柱的擁有人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在網絡上十分關注校方摧毀國殤之柱的事,他表示感到「十分震驚」。高志活強調,「這是對私人財產無理及自焚行動」(It is completely unreasonable and a self-immolation against private property)。他在Twitter發出的聲明又指出,多個月前已跟港大聯絡,提出世界各地都提出願意接收,他會親自來港帶走國殤之柱,可是一直不獲回覆,完全跟校方無法取得聯絡。

悼念六四32年,今年是學生最後一次為國殤之柱清洗。(陳子煜攝)

校方凌晨拆柱 早上發電郵通知學生

記者到現場採訪期間,港大學生媒體《學苑》凌晨引述消息,校委會星期三(22日)就國殤之柱事宜召開會議,會上投票通過,將國殤之柱移離港大校園,校方將國殤之柱存放於安全地方,並在法律程序及情況容許下,另行安排擁有人取回。早上約7時,港大最後送「國殤之柱」到位於石崗的港大嘉道理中心存放。一小時後,校方在早上8時21分向學生發一封名為「IMPORTANT: HKU Council Statement on the Removal of a Statue from Campus」的電郵交代國殤之柱事件。聲明指「港大校委會在12月22日(星期三)的會中決定移除校內一個雕像,該雕像是廣為人知的國殤之柱,我們有這個決定是基於外部的法律意見和風險評估,是為了大學最大的利益」。

聲明又堅稱「從來沒有人取得大學的同意在校內擺放此雕像」,但聲明中沒有提及港區國安法,校方稱是顧及「在殖民政府時期訂立的《刑事罪行條例》」,擔心繼續展示這雕像會對大學會有法律風險。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早前在立法會選舉日被問及國殤之柱的去向時,知悉擁有權仍未釐清,因此暫未知如何處理,「支聯會又話唔係,唔關佢哋事,(支聯會)都解散咗,我哋(港大學生會)都解散咗,咁條柱係邊個呢?我哋要查清楚先。」

蔡耀昌(中)在入獄前接受《誌》專訪指,校方一直協助國殤之柱的擺放。(黃雅文攝)

蔡耀昌反駁校方協助放置

1997年後處理「國殤之柱」的風波,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是其中一人,蔡入獄前接受《誌》訪問時指,無論是1998年放於黃克競樓平台,抑或2010年為了遷就港鐵工程而暫遷「國殤之柱」,校方也是「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如果校方指沒有容許放置雕像是不合理的。

10月28日,在支聯會前秘書蔡耀昌接受《誌》訪問中,他提及國殤之柱進入港大校園的歷史。1997年,丹麥藝術家高志活希望在香港展示國殤之柱,支聯會認同並嘗試配合,故支聯會曾與當時市政局聯繫,希望尋找可擺放國殤之柱的公共空間,卻沒得到回音。

蔡耀昌憶述,支聯會在1997年六四晚會展現國殤之柱,「但之後就無地方擺」,所以香港大學學生會便提出,可以協助把國殤之柱運送到港大校園,「學生會之前和校方溝通,但校方以安全為由不同意。當晚六四晚會完結後,我們深夜運送國殤之柱到港大,過程中都保安及警察阻止,不過有不少市民聲援。後來擾攘一輪,國殤之柱才能進入(港大)。我當晚都在現場和保安交涉。」

屹立港大22年的國殤之柱昨分成兩部分被運走。(《誌》資料圖片)

不過當時國殤之柱只能橫放於在黃克競樓外面的有蓋平台。1998年11月,港大學生會全民投票通過永久豎立國殤之柱,直至1999年的六四晚會後,國殤之柱才真正再次豎立起來,被放置於港大黃克競樓平台中間。蔡耀昌形容「校方接受了國殤之柱的存在」。

直至2010年,港大要建設百周年校園,準備規劃連接黃克競樓的港鐵站工程。因工程連接百周年校園的西面大樓,會直接穿過黃克競平台的中間位,即當時放置國殤之柱的位置。校方當時聯絡支聯會,需要另覓校園範圍放置國殤之柱,而校方會協助搬運。蔡耀昌為時任支聯會副主席和校方商討,形容過程順利。

蔡耀昌指出,校方甚至提出建議,並詢問支聯會最適切的豎立位置。支聯會最後選定了現有位置,「2010年12月我們看著校方工作人員幫手搬位,直到現在。」

因此,蔡耀昌認為港大校方近日的行動不合理,「法律上by conduct,即透過行動上,反映校方有一定承諾。至少港大校方不能說過去二十多年,國殤之柱是非法擺放於港大,因為校方人員明顯知悉、容許,甚至協助。」

延伸閱讀
留下來一起做見證 記新蘋人咬這口蘋果 末代記者的掙扎

陳卓斯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製作、策劃紀錄片,專責《誌》影像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黃雅文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社區調查、勞工記者。
獨立記者的 Medium |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上一則報道

支聯會拒交資料案 法官:有組織地拒交文件 時任常委梁錦威認罪被判囚三個月

下一則報道

當年陳茂波力撐學術不設禁區 屹立中大十年「民女」今晨消失 黎恩灝:有形的東西不見了 我們記住無形的信念

社會 的其他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