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囚者的媽媽們 — 加入「煲湯玩樂媽媽團」 同甘共苦走下去

一年前機緣巧合下,蘇珊(化名)和一位母親碰面。這位母親的兒子剛被拘捕,警員到家裡搜刮了一輪,狂風掃浪葉,井然有序的家往後就亂作一團。談到傷痛處,母親在蘇珊面前崩潰大哭了。這是蘇珊第一次接觸被捕人的父母,真實的經歷撼動了她的生命,足足兩個星期都無法從痛苦中抽離。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和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一場社工角色的審判 :一旦牴觸了警察的職責 就能抹去社工的職責?

王紀堯

《 誌 HK FEATURE 》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獨立記者的 Medium
獨立記者的 Facebook | 獨立記者的 Instagram

上一則報道

一拐一拐到收押所的背影 「我有事,邊個支援個仔?」

下一則報道

612石牆花倒下之後 支援者憂被捕者家屬救助無門

會員限定 的其他報道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